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天工开物
    风水一脉属于阴阳家,而阴阳家源于道家。

    有很多道士都懂得风水,风水师自然也知晓些道术,两者间有着密切的关系。

    陆谦中江南脉风水也有自己的炼气传承,但他自己修炼几十年也才勉强到了炼精化气中期而已。

    他上次在响水沟遇见孟鸿儒的时候,只是觉得孟鸿儒身上气息如潮,如大海般汹涌澎湃,修为肯定在他之上!

    可再次见到孟鸿儒的时候,他发现孟鸿儒身上的气息就像平静得没有任何波澜的水面,但越是平静得水面就越发的凶险,孟鸿儒的修为必定大进,甚至已经到了他难以想象的境界。

    陆谦想到以他自己的修为在温安市都能受到众人敬仰,而孟鸿儒的修为远胜于他,不说在中江省,就算在全华夏也都能有一席之地,可就这么一位厉害至极的人物甘愿为了李大师而守在山坳里当一名普普通通的庙祝,真是难以想象大师究竟有何种魔力!

    李家坳三清庙落成典礼既开光仪式结束,香客们都陆续离山,一路看到满山翠绿的茶叶,倒也挺赏心悦目。

    一场繁华,一曲流觞。

    钟南山上空挂着的月亮,温柔的月辉洒落在竹林间,流淌在兰花里,李长青坐在竹林与兰花间,用焦尾琴谈着《阳春白雪》,旋律清晰流畅节奏轻松明快,明明是秋风萧瑟落叶凋零的秋天,却在琴音中仿佛看到了冬去春来,大地复苏,万物欣欣向荣的初春美景。

    琴音的穿透力极强,在林间传播开,有如花香招揽蜜蜂蝴蝶。

    后山与钟南山间的湖面鱼儿成群结队的跳出水面,又窜进水中,就像在给李长青伴舞。

    小树林外的山岗上来了一群野狼,昂着脖子对天长啸,恰似在给李长青伴唱。

    夜空中明月下,苍鹰发出清脆的鸣叫声,宛如在为李长青喝彩。

    秦大爷躺在椅子上,美美地听着李长青的琴声,又听到野狼的嚎叫、苍鹰的清鸣,心里很纳闷地想着:“这畜生,也懂音乐?不过这李家小子,琴音真地好听!让老夫有种春天要来了的感觉,是不是该来一场夕阳红……”

    焦尾琴旁杯子中的茗茶,散发着阵阵清幽的香味。

    一曲尽,李长青雅兴也尽了,端着茶杯抿一口,准备看书。

    “啾……”

    一道巨大的黑色身影从天而降,吓得林中的鸟月瑟瑟发抖,煞是威风凛凛,落在李长青身旁时却如个乖巧的孩子一般。

    自从李长青按照从圣人院御园中学来的法子来驯养苍鹰,苍鹰已经长大数倍不止,立着到李长青的胸口了。

    李长青给苍鹰取名为“扶摇”,出自于“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中扶摇二字。

    扶摇亲昵地用如弯刀般的喙在李长青身上拱着,力道极大,若是普通人说不定就直接摔到了。

    李长青抚摸着扶摇背后的羽毛,想着当初扶摇作为空中霸主,却被他养的大公鸡打败,就觉得有些好笑。

    扶摇低着头把鹰喙伸到李长青的茶杯里,一口就把李长青剩下的茶都偷喝光了!

    ”以后,这个茶杯就给你专用了!“,李长青无奈地笑着,又给扶摇续上一杯。

    ”啾!!“

    扶摇似乎听懂了李长青的话,非常轻快的叫两声,翅膀扑腾着,卷起了一阵风。

    李长青逗了一阵扶摇,就让扶摇离去,他自己在继续读着书。

    墨家的三本书《耕柱》、《修身》、《所染》,李长青都已经理解透彻融入到自己思想体系当中,心中念头一动就进入到诸子百家天工阁中。

    “小兄弟,咱们又见面了,已经读完上次给的三本书了吗?”

    禽滑厘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跟李长青打招呼,直接询问道。

    “测试下就知道了!“,李长青微笑着道。

    “好!”,禽滑厘话不多,直接转动手上的配腕,射出一道蓝光。

    李长青进入一副模拟投影的场景中,与一位老者一问一答,最后影响消失。

    “你完成任务了,而且对有自己的深刻见解,除奖励《天工开物》一本外,另奖励天工炉一座!”

    禽滑厘说话似乎永远都很直接了当,关闭手腕上的装置后,李长青的储物格里就多了一本书,一座造型独特的天工炉。

    “谢谢!请问刚才投影中的那位老者,莫非就是老师?”

    李长青在刚才跟投影问答的过程中,产生了些新的理解,对投影中老者的身份感到很好奇。

    “嗯!老师很关注你,命我送你两本书,望你好生学习!”

    禽滑厘点点头,又拿出两本书给李长青。

    “一定不负所望的!”

    李长青对墨家了解得愈多,对墨翟就更加敬仰,虽然此时在诸子百家游戏里,也难免激动一回。

    退出诸子百家后,李长青翻看禽滑厘给他的《亲士》、《辞过》两本书,《亲士》篇所探讨的就是如何亲近、重用贤士的问题,《辞过》则是在分析批评失度与过错。

    储物格里的《天工物开》,居然讲得是如何炼器,囊括兵器、机械等,而天工炉取源于巧夺天工之意,用来炼制锻造可以增加出现精品甚至极品的概率。

    若其他人可能会急不可耐地想进一步了解《天工开物》以及天工炉,李长青却在读着《亲士》。

    “入国而不存其士(,则亡国矣。见贤而不急,则缓其君矣。非贤无急,非士无与虑国。缓贤忘士,而能以其国存者,未曾有也。昔者文公出走而正天下,桓公去国而霸诸侯;……”

    主要是在说治国而不优待贤士,国家就会灭亡。见到贤士而不急于任用,他们就会怠慢君主。没有比用贤更急迫的了,若没有贤士,就没有人和自己谋划国事。怠慢遗弃贤士而能使国家长治久安的,还不曾有过。从前,晋文公被迫逃亡在外,后为天下盟主,齐桓公被迫离开国家,后来称霸诸侯……

    《亲士》是墨家重要的政治学范畴,体现出“兼王之道。”

    “兼王之道”是什么呢?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