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飞茶
    “他说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李建国虎目含威,瓮声瓮气地说道。

    “咳咳,我刚才的话可能有点过激,但话糙理不糙,年轻人就应该脚踏实地,有了真才实干才能走得长远!”

    蔡玉山环视周围,只见看热闹的村民眼中都带着煞气,顿时心中一虚,但他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更加不能虚,挺直了腰板故作强硬地说道。

    “你说得很有道理,那我们现在开始?”

    浪茶对温度、湿度都有要求,李长青不想耽误了浪茶的最佳时机,也懒得继续跟蔡玉山理论。

    “浪茶的目的就是进行发酵,包括碰青、摇青与静置反复交替的过程。“

    “这个过程慢不宜快,谨防发酵不足或发酵过度。”

    “我先给你们示范一遍,睁大眼睛看好了!”

    蔡玉山点点头,清了清嗓子,才开口说着,声音尖细听着有些刺耳,接着挽起衣袖,双手轻拢茶叶,翻滚茶叶。

    叶片渐渐变成‘叶缘二分红,叶腹八分绿’,叶脉透明,叶形呈现成汤匙。

    “现在这茶的状态俗称红边绿腹,香气久存,这便是碰青适度的标准!”

    蔡玉山示范完毕,放下袖子,像一只等人夸赞的骄傲大公鸡般说道。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不仅周围的村民都毫无表情,就连李长亮以及其他三名学徒都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蔡玉山。

    蔡玉山极为尴尬,觉得自己一身制茶的本事,在这个山坳里却无人识货,然后摇头叹息地说道:”李书记,说来你们东风茶场也是传承七八十年的老厂,虽然中间倒闭了,但到现在居然没有个懂制茶工艺的,真是可惜!“

    “谁说没人懂制茶?我青哥就制茶大师!”,李长亮见蔡玉山的嘚瑟劲,忍不住说道。

    “制茶大师?那就请你们李家坳的制茶大师也展示下如何浪茶吧!”

    蔡玉山觉制茶是一门巧妙地技术,他都不敢妄称制茶大师,这个山沟里的人却一直认定一位连初级制茶工艺师都不是的人为制茶大师,只能说是无知者无畏!

    “哈哈,好,那咱们就交流交流,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请蔡师傅直接指出来!”

    李长青在山上读书养性,对自己的情绪掌握得极好,面对蔡玉山的讽刺也不放在心上,笑着说道。

    《齐民要术》中,对制茶工艺描写得非常详细,在没有获得《齐民要术》前,李长青就经常自己在山上专研制茶,得到《齐民要术》中的制茶方法后,制茶的手艺厚积薄发基本纯熟,但没有交流的对象,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水准,刚才看到高级制茶工艺师蔡玉山浪茶的技术,觉得自己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加厉害。

    李长青走到簸箕前,抓住一部分茶叶丢到空中,同时另一只手也抓住部分茶叶丢到空中,双手如同打太极一般,在簸箕中移动着,速度几乎快到肉眼看不见的程度!

    “哇塞,真酷!整个簸箕里的茶叶都飞起来了!”

    “这动作太快了吧,我都只能看到一串残影了!”

    “这到底是太极功夫,还是浪茶技术,或者说太极浪茶?“

    茶叶在空中摆出旋涡的形状,给李长亮以及三位学徒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其他围观的村民也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不懂得浪茶的技术,但他们都见过浪茶,可李长青的所做所为已经超乎他们的想象了!

    “竟然是飞茶!”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蔡玉山看到漫天的飞茶惊呼道。

    在制茶行业中一直流传着飞茶的传说,茶叶在空中就像盘旋在一起的两条蛇,能够发酵更充分,兴阳市的茶农称之为蛇肽!

    蔡玉山祖辈都是茶农,但他小时候其实对制茶并不感兴趣,偶然见到厂里请来的一位特级制茶工艺师表演飞茶的技术,才开始喜欢上制茶的,而飞茶也一直是他追求却未能练成的技术!

    “不不不,不可能啊!如果不是将毕生精力都投入在制茶工艺中的特级制茶工艺师,又怎么能掌握飞茶技术呢?”

    “可他明明说自己连初级制茶工艺师都不是,而且才二十几岁的年纪,就算从一生下来就学习制茶,也不过二十多年啊!”

    “难道说世界上真有天赋这个东西存在?难道说我真地不适合走制茶这条路?”

    蔡玉山苦练几十年都未曾练就的飞茶技术在李长青手里重现,让蔡玉山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蔡师傅觉得怎么样?有什么可以指点的吗?“

    李长青以前都是自己在山上耍着玩,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展示飞茶的技术,很真诚的向蔡玉山问道。

    李长亮等都注意到蔡玉山的不可思议的神情,心里乐开了花,坐等着看蔡玉山如何回答。

    “呵呵,李大师别开玩笑了!您连飞茶技术都掌握了,我哪有资格指点您呐!我为自己之前的莽撞道歉,不该班门弄斧,幸好,您大人有大量不跟我计较!”

    蔡玉山想到自己刚刚不仅耍大牌,要占据培训的主导权,更是说让李长青在他培训的时候跟着一起学,而李长青明明身怀高绝的制茶技术,却一二再再而三的退让,甚至给他提升了一半的薪金,不说制茶的技术,单是这份以德报怨的胸襟就让他觉得非常惭愧,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讪讪地苦笑着道。

    “蔡师傅,觉得青娃的制茶手艺能不能称得上制茶大师?”,李建国扬眉吐气地问道。

    “当然算!”,立正要站直,挨打要站稳,蔡玉山说话刻薄,人到有几分担当。

    “那我没有骗你吧?”,李建国继续逼问道。

    “没有……“,蔡玉山羞红着脸说道。

    “好啦,我没有制茶工艺等级,也没有任何名气,蔡师傅的反应也都很正常,大家就不要再说了!“

    李长青见蔡玉山刀刃似的脸拧巴在一起,活像一条苦瓜,出言解围。

    “谢谢李大师,不过我拿之前的约定好的薪金就行,后面加的一半没脸拿!”,蔡玉山既感激又钦佩地说道。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