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传说与风景
    也许在邱乐贤、丁绍元眼中,许英范只是位非常有钱的豪商。

    但石承安、骆嘉纳对许英范的名号如雷贯耳,许英范除以毒辣的鉴赏眼光闻名外,也跟书画界的很多名家大咖交情匪浅,所以才有书画界‘柴大官人’的称呼,而李长青纵使在温安市享有盛誉,但无论在身份、地位、影响力、年纪等上都与许英范相差甚远,可许英范却主动要与李长青同辈论交,足以见得李长青在许英范心中地位、评价之高!

    “阿爸……”,穿着黑色西服的许康平见许英范要与李长青同辈论交,那岂不是要让他喊一位跟他女人年纪相仿的人叔叔?

    且在他看来他父亲许英范纵横书画界几十年,就连一些名家大师都得靠着许英范帮忙扩大名气,即便李长青在书画上有些才情天赋,提携一下就可以了,同辈论交就有些过了。

    许萱彤亦挺了挺傲立的双峰,一双妩媚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李长青,似乎想看清李长青究竟有什么值得她爷爷看重的!

    “交朋友自然是可以的!”,李长青丝毫不扭捏,很率性地说着。

    “那咱们就继续上山,路上再聊!”,许英范满脸欢喜,比在文玩场上捡到漏还高兴。

    “嗯!”,李长青淡淡一笑。

    山路狭窄,两伙人合成一条长长的队伍,但除李长青跟许英范谈论着人生、风景、绘画外,其他人都几乎没有什么沟通。

    从怪松坡入口往上,有一条很长的林海幽径。

    在道路两旁有森林、泉流、崖峰、动物等景观,中间原始森林的狭谷里,有一座近七、八米高的小石峰,峰顶上有块七、八米高的金黄颈长鸡,两条湍急的溪水在金鸡岩下流唱。

    石峰上长满了奇花异木,峰下爬满名贵药材鸡血藤。石峰下的猕猴桃为了结金鸡送点食物常常攀爬到金鸡岩上,把一串串金黄色的熟透的猕猴桃挂在金鸡的脖子上,周围的“鸟中贵族”锦鸡、白颈长尾雉都会飞到金鸡岩上,享受着美味的水果。

    沿着金鸡石继续前行,在对面有一座叫仙人簸米的山头,四周还有许多奇峰怪石,其中有两块石头酷似狐狸和狼狗。

    相传金鸡原在玄宫山主峰云中湖凤凰岭上,有一天与凤凰争吵而飞到这里,天上来了一位美丽仙女,在金鸡岩对面的山顶上簸米,即为仙人簸米。

    一天金鸡下山,被狐狸发现,狐狸正要抓住金鸡时,一只狼狗又来追赶狐狸,结果被簸米的仙女发现,她手指一点,都变成了石峰,如是就有了“狐狸镇金鸡”、“狼狗镇狐狸”的趣景,反正谁也没有吃掉谁,千百年来,就这样相互对峙。

    李长青欣赏着奇石的趣景,忍不住在想既然在现实生活中有诸如孟鸿儒、陆谦这样的人存在,玄宫山又曾经是五大道场之一,那关于金鸡岩的传说有没有可能是真的呢?变成石像的仙女、金鸡、狐狸、狼狗将来某一天会重新复活吗?

    真相已经淹没在尘埃里,李长青也无法得知,不过这种引人遐想的神秘感反而让周围的景色平添了几分乐趣。

    翻到仙人簸米后,有一条长长的幽径直至老鸦尖下的瀑布群。

    老鸦尖的古道小径穿云破雾,因其傍崖临涧,常有云雾迷漫,故留下了“万壑风涛撼古松,白云未散碧云封”和“穿云几度达云关”的古诗句,又称云关隘路,自古以来就是香客们的进山神路。

    李长青等一行人走在古道上,时隐时现,人行石径,如同在天空中腾云驾雾。时而云迷山峰,风吹山似飞,云动石如舞;时而繁花耀眼,恍如蓬莱仙岛。

    云关隘路的尽头就是牧真观,观前繁花点点,青林涌翠,云飘雾绕,宛如仙境。

    到牧真观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三四点,普通香客还原后就着急赶着在天黑前下山,邱乐贤却早就通过旅游局的关系预订好了招待香客的客房。

    许英范等人更是与跟牧真观关系匪浅,刚到牧真观就被请进了单独的院落。

    李长青也有一间简陋的房间,好在干净整洁。

    玄宫山面积很广,牧真观的另一面,李长青还未踏足,在房间里稍微待了一会儿就出了门。

    牧真观后山地势略低的地方有一座湖,有雾团飘于湖面,白云浮于水面一触即起,故名云中湖,又有“吻天湖“、“天心湖“。

    李长青漫步走在湖边,品味着湖光山色,突然感觉到有人从身后在拍他肩膀,转身看见一位穿着黑色皮裤身材火辣的女子。

    “嘿,可以帮我照张照片吗?”,许萱彤双手抱着单反,瞪着大眼睛可怜巴巴地对李长青说道。

    “小事!”,李长青很爽快地答应了,从许萱彤手中接过单反相机。

    许萱彤接连摆了好几个很撩人的姿势,媚眼如丝红唇紧咬。

    李长青给许萱彤拍了几张照片后就把单反交还到她手中,就头也不回地径直离开,没有多看一眼。

    “难道我不够性感吗?”,许萱彤看着水中自己前凸后翘长发飘飘的倒影呢喃着,随即抚摸着自己尖尖的脸蛋,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望着李长青的背影用舌头舔下自己红彤彤的嘴角说道:“那个人肯定是个钢铁直男,而本姑娘最喜欢把铁给融化了!”

    李长青走到云中湖左侧的铜鼓包,铜鼓包与风车口相对,海拔都高达两千米。

    两者间形成狭长的陡峭深谷,人在谷底仰望高空,唯见一线蓝天,站在山崖上,险象环生,深谷生云,峭石凌风,云浮风起,山都仿佛在摇晃,是玄宫山最为雄奇险峻的地方。

    李长青一步就跨过山崖,到了对面的风车口。

    风车口东西两面断崖耸立,形成剪刀叉形状的谷口,疾风呼啸。

    山南边视野极为开阔,可远眺赣中,遥望华夏南天,赣北群山,犹似大海波涛,在脚下奔腾起伏。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