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道德碑
    “你修炼的可是《太上黄庭内景玉经》?”

    老者似乎已经确定,神情透露着殷殷的期盼。

    “嗯!”,李长青神情微动,莫非系统给的《太上黄庭玉经》与玄宫山牧真观有关系?

    “果不其然啊!列位祖师在上,御制派牧真观第三十二代传人张仲魁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老者张仲魁状若疯狂,一时哭一时笑老泪纵横,跪在石庙中间的石像前猛磕头。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你说你一直在等我?”,李长青觉得张仲魁举止神经兮兮的,心中大为疑惑地问道。

    “故事得从明末说起,明朝末年爆发灾荒,内有此起彼伏的农民起义,外有皇太极的清军虎视眈眈,牧真观开山救济灾民,灾民们闻声而来,每天需要的粮食大大增加,到后来观里也没有余粮,连稀粥都供应不出来,聚集起来的流民却越来越多,认为牧真观的先辈们把粮食藏起来了,最终聚集起来的流民攻破牧真观,没有找到一粒米,就放火烧了牧真观!”

    “很多牧真观的先辈都死于那次动乱,只有小部分年轻的弟子在长辈的掩护下存活下来,可牧真观就这么败了!”

    张仲魁确认李长青修炼《太上黄庭内景玉经》后,明显对李长青亲切很多,向李长青诉说着当年的往事。

    “可这跟我有得到的板块道德碑,以及修炼的《太上黄庭内景玉经》有什么关系呢?”

    李长青通过张仲魁的讲述可以感受到那战火连天的年代里,人性丑恶的一面,但依旧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离太阳下山还有段时间,听我慢慢给你讲吧!”,张仲魁恢复了平静,继续开口说着:“从那次动乱中逃出来的都是些小辈,观里的传承绝大部分都遗失了,只保留了半部《太上黄庭内景玉经》,祖师爷神像手中的半块道德碑也在那次动乱中不见了,在那以后玄宫山从道教五大道场中除名,不过牧真观也算勉强传承下来了,只是再也不负当年的气派。”

    “到了清末民初,御制派牧真观第三十代传人张时穹师爷天纵之才,及擅长梅花易数,用生命为代价推演另外半部《太上黄庭内景玉经》的下落,却只留下了找到另外半截道德碑就能得到另外半部《太黄庭内景玉经》的遗言!所以当我感受到你身上的气息时,才会问你有关道德碑的事情!”

    听完张仲魁的讲述,李长青对那位牧真观张时穹的箴言有些明了,道德碑只是开启道家职业的条件,他的《太上黄庭内景玉经》并不是直接来源于道德碑,而是诸子百家系统出品的,虽然那位张时穹只是算了个大概,但也足以令人惊讶的。

    同时也让李长青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深刻的了解,相比于历史上那些惊才绝艳的人,自己即便有诸子百家系统,也需要有时间的积累才行啊!

    “我的确见过一块跟你们祖师手中相似的道德碑,但我修炼的《太上黄庭内景玉经》可不是从道德碑中得来的,可既然我既然有缘得到了完整的《太上黄庭内景玉经》,也愿意帮你们御制派补全《太上黄庭内景玉经》的传承!”

    李长青的抱负是在为往圣继绝学,能让一座千年道派有恢复旧日光辉的机会,自然不会吝啬这么做的。

    “哈哈,难得你这么爽快!不过我已经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即使得到完整的《太上黄庭内景玉经》又能怎么样呢?但你还很年轻,而且已经把《太上黄庭内景玉经》修炼到炼精化气初期,将来也许能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也说不定,你可愿意加入我们牧真观?“

    事到临头,张仲魁头脑非常清晰,跟刚才疯癫的样子判若两人。

    “不好意思……!”,李长青摇摇头,他对御制派的规矩不是很了解,委婉地拒绝道。

    “先不要忙着拒绝,我们御制派没有任何拘束的,可以喝酒吃肉娶妻生子,只需要将御制派传承下去就行了!看你一副纯善的样子,怎么忍心拒绝一位行将就木的老者的要求呢……”

    张仲魁传得破衣烂衫,脸上粘着乌漆嘛黑的锅盔,摆出一副万分可怜的样子对李长青说道。

    “没有任何约束?”,李长青再次问道。

    “嗯嗯!”,张仲魁飞快地点点头。

    “好吧,我答应你了!”

    李长青本来就有很多身份,也不在乎再多一个了,而且看着张仲魁如此大的年纪,在山野中守护着御制派最后的香火,动了恻隐之心。

    “那我就代师收徒,你跟我一样是御制派第三十二代弟子,因为南宋朝宁宗亲自给我们拟定字辈行系,所以我们才称为御制派。其四十个字是‘道宗元太希,唯天可守之,以智绍祢祖,端显应良师,公子茂中景,叔孙克世时,孟仲季若善,居处自然熙。’,咱们都是仲字派,不如你的道号就叫仲宁怎么?“

    张仲魁嘴角咧开到了极限,笑得额头上的皱纹都挤在了一起。

    “额,还要取道号啊?”,李长青感觉自己有种上当了的感觉。

    “你放心,这个就是个做个备注而已,你还可以用自己本来的名字的,对了,你本名叫啥?”

    张仲魁说了这么久,才想起他根本不知道李长青叫什么名字,略微尴尬地问道。

    “李长青!”

    “张仲魁!”

    “可以退出吗?”,李长青满脸黑线。

    “看你一副纯善的样子,怎么忍心……”,张仲魁半秒变脸,一副凄凄惨惨戚戚的样子。

    “仲宁就仲宁吧!”,李长青颇为无奈。

    “李仲宁师弟,恭喜你加入御制派,明天我就出山一趟,到协会给你备报上去,来,师兄请你喝汤……”

    张仲魁拿出一本布满灰尘的文牒,把李长青的道号写在里面。

    “额,还是我来给你生火吧!”

    李长青望着大铁锅满大锅冷水中飘荡着的野菜,觉得张仲魁才是真正苦修的隐士,相比之下自己在钟南山的日子就要幸福很多了。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