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铜印
    由于没有打火机,李长青就只能采取钻木取火的原始方法。

    生完火,锅里的野菜煮熟,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在张仲魁的盛情邀请下,李长青也来了一碗。

    李长青喝了一口,味道到也能接受。

    “可别小瞧了我这一锅野菜,有强精益气的功效,宝贝着呢!”

    张仲魁美滋滋的灌下一碗,一抹下巴上的残渣,得意洋洋地说道。

    “谢谢了!”,对于其他人而言,也许不错,可李长青经常吃用灵水浇灌的菜,效果比张仲魁的野菜汤要好很多,但张仲魁的这份心意李长青心领了。

    “太见外了,现在你我是同门师兄弟,客气啥!”,张仲魁。

    “呵呵,那云中湖上的牧真观又是怎么回事?”,李长青笑笑,转而问起了另一件关于牧真观的事。

    “张时穹师爷有两位弟子,一位是我师傅张孟泉,另一位就是张孟池。张孟池本来只是一个快要饿死的乞儿,我师傅张孟泉把张孟池救到山上来的,张孟池上山后想要拜张时穹师爷为师学习道术,张时穹师爷不肯,在我师傅张孟泉的苦求下,师爷才收了张孟池作关门弟子。”

    “师爷说张孟池天生反骨他日必定会背叛御制派,虽然收了张孟池为徒,却不肯传他道术,张孟池就求着我师父,我师父耐不住张孟池的央求,就将自己会的道术都传给了张孟池!那张孟池学成了本事,就私下下山,跟军阀混在了一起。”

    “三年后,张孟池带着军阀上山,威逼师爷教出御制派传承信物御赐牧真铜印,师爷哪里会受张孟池的要挟?挥袖间狂风大作漫天黄沙,师爷带着师父消失在玄宫山,张孟池就自己假造了一枚牧真铜印,以御制派牧真观的名头大肆招揽信徒,在云中湖上重修了牧真观。”

    “可笑的是,假亦真时真亦假,真亦假时假亦真!云中湖上的那座假牧真观传承到今天,那枚牧真铜印的真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大家都会认为云中湖上的那座牧真观才是真的吧!”

    “牧真牧真,往事如烟云,能遇见你,让我把先辈们守着的这份‘真’传承下去,先算对得起师爷以生命为代价的推演了!”

    张仲魁尽管对云中湖上的牧真观颇为不屑,看到李长青后,言语中释然很多,少了几分愤怒。

    “师兄能打开心中的桎梏,不久的将来必定会更上一层楼的!”,李长青对张仲魁能开悟感到由衷的高兴。

    “我就算再上一层也只能看到山前的风景,但师弟你不同,也许他日会当凌绝顶,一览纵山小!这方牧真铜印虽然没什么作用,但希望师弟你能够一直传承下去吧!”

    张仲魁从胸口掏出蓝布包裹着的铜印,交到李长青手中。

    “好!”,李长青接过这枚传承千年的铜印,心中感慨万千,他只是随性在玄宫山上游玩,居然能碰到这种事情。

    “师弟,你应该是来玄宫山旅游的吧?云中湖上那牧真观虽然是假的,但他们的床都是真的,睡着比我这破庙的舒服多了,快回去吧!等下天色暗下来,山路就不好走了!”

    “行,那我走了,以后有时间来看你,或者你也可以到谷阳县岭下乡李家坳来找我!”

    李长青沿着原路返回,重新出现在云中湖牧真观的客房里,此时地感觉却与之前大不相同。

    “小哥哥,我爷爷请你过去喝茶呢?”

    李长青在房里默诵,门突然被推开,许萱彤换下皮裤,穿着一条牛仔短裤,露出雪白结实的大长腿,上身也换成了收腰的t恤,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比白天更加的火辣性感,很魅惑地对李长青说道。

    “好啊!”,李长青觉得许英范人还不错,并未拒绝。

    “你觉得我好看吗?”

    许萱彤想集邮融化的男人中,没有不成功的,见李长青的眼神甚至没有在她身上停留一秒钟,继续风情万种的说道!

    “你肾火过旺,容易不育不孕的!”,医者父母心,李长青满脸诚恳地对许萱彤说道。

    “你……”,许萱彤语结,心中千万句脏话涌到喉咙眼,却强行吞下去了,她虽然细化集邮,但不敢得罪他爷爷的客人。

    “走吧,我是名医生,回头给你开副药,去去火!”

    李长青之前去许英范住的院子串过门,知道位置在那,就自己走在前面。

    许英范住的地方,类似于四合院,许英范住在朝向大门的那间屋子,屋子进门时客厅,装修、家具都古色古香。

    中间摆放着一个古朴的四方形茶几,许英范、许康平与一位道装老者相对而坐,各自面前都摆放着一套精致的茶具。

    “李大师来了,请坐、请坐!”,李长青进屋后,许英范立即起身迎接李长青,将李长青迎到座位上。

    “许先生,这位就是你说的国画大师李长青?果然是青年才俊,一看就有书画家气质!”

    道装老者身材矮胖雍容华贵,客气地寒暄道。

    “两位过奖了!”,李长青亦是谦虚地回应,又因为有张仲魁感到他身上《太上黄庭内景玉经》的气息在前,就故意释放出隐藏在泥宫丸中的极少部分浩然正气,来做掩盖。

    “这位是牧真观观主张仲济道长,道教御制派第三十二代传人,不仅医术高明,对茶道、书法、绘画也很有研究!”

    许英范作为中间人,也向李长青介绍了张仲济。

    “久仰、久仰!”,李长青也未揭破,附和了两句。

    “尤其是医术,我阿爸咳嗽了几十年,国内外大大小小的医院都瞧遍了,都一直反复发作,就是治不了根本。有位朋友便推荐了张仲济道长,果然,药到病除,我阿爸的咳嗽已经一年没有复发过了,身体也比以前好很多!”

    许康对张仲济的医术推崇备至,但他其实只说了一部分,至于张仲济让他重振男人雄风的事就烂在肚子里了。山野杂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