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而十二章 月黑风高夜挖坑埋人时
    ,精彩小说免费!

    “算了,你跟宝宝去处理另外一件事吧!”,徐四骂了徐三一顿,很快就独自离开了。

    徐三虽然是徐四的哥哥,但徐四才是哪嘟通快递公司华北大区的负责人,他拿这个脾气暴躁爱动粗的弟弟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无奈地摇着头嘱咐冯宝宝先去某个小镇的荒郊。

    冯宝宝白天已经去过那个小镇,轻车熟路地消失在黑暗里。

    “喀喀……”

    某小镇的荒郊树林外传出一阵异响,在埋葬了很多坟墓的荒郊里显得格外的幽暗。

    月黑风高夜,挖坑埋人时!

    一位扎着短马尾下身穿条七分裤、上身穿着圆领t恤以及一间格子衬衫的青年男子爬在一棵树上窥视,只见在树林里一位穿着黑色长裙、白色上衣、灰色外套的少女拿着一把大铁锹正在挖坑,少女皮肤白皙头发又黑又长又直,但浑身脏兮兮的,在非常专注地挖着坑。

    穿着七分裤格子衬衫的青年男子叫张楚岚正在南开大学读书,上午接到镇里警察的电话,说他爷爷的坟被人给刨了,就急忙从学校赶回家查看具体情况,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位素未蒙面的姐姐,晚上到荒郊瞧瞧果然有发现,但看不清拿人的脸,就拿出手机打开灯光照射了一下。

    那位正在专注挖坑的黑直长白少女敏锐地发现了张楚岚所在的位置,目光清冷地望着张楚岚所在的方向,身影立即就消失在原地。

    张楚岚见自己被发现了,吓得大惊失色,转身就往外跑。

    一口气跑出三四里地,张楚岚才敢回头,见后面空无一人,得意地笑着:“哈哈,没有追上来!”

    突然一把粘着新鲜泥土的大铁锹从天而降,张楚岚只感觉后脑勺疼痛无比,再睁眼地时候就看见那位少女手持一把银晃晃的尖刀将一具已经风干的尸体捅个通透!

    “啊咧!这~这是死人?这姑娘捅死一个死人?”,张楚岚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黑直长白的少女处理完那具干尸,向张楚岚步步紧逼,然后拖着张楚岚的双腿往前拽!

    “你!你要干啥?”,张楚岚在地上手忙脚乱,惊慌失措地问答道。

    “哦~没事~埋了你~”,那黑直长白少女正是从市区赶来的冯宝宝,用一种很寻常的口吻说道,如同早上出来晨练跟邻居打招呼般自然,见张楚岚似乎有些懵圈,又指着刚挖好的坑说道:“你看,我刚给你挖好的新坑!”

    “哇!你疯了,你要杀人吗”,张楚岚大声地喊着。

    “你看见的太多……,我也没办法啊……”,冯宝宝一脸无辜地说道。

    “来人啊……救命啊……”

    “别喊了,没人听得见,怪累的!”

    “姐姐!是我啊!您的小弟弟张楚岚啊!姐姐,我可见到您了!虽然咱们没见过,可我一看您就觉得亲切!”

    张楚岚想到这疯婆子白天拿出一张身份证说是自己的姐姐,灵机一动,跪在冯宝宝面前,感人肺腑地说出那几句话,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姐姐?”,冯宝宝朝着张楚岚一记飞腿,将张楚岚踢到事先挖好的坑里,然后面无表情的往坑里填土的同时说道:“抱歉,我那张身份证是假的!”

    坑里的张楚岚已经被黄土埋得只剩下脖子在外面了,一直在高声呼喊着救命。

    “真是吵死了!”,冯宝宝很嫌弃地说了一句,转身就离开了。

    “诶,就这样走了?还是小爷高明,估计那个疯女人害怕了!”

    张楚岚挣扎着从黄土堆里爬出来,却见许多行尸走肉般的干尸正在从四面八方向他靠近。

    普通人看到这么多会自己行动的干尸必定会头皮发麻,但张楚岚一改刚才懦弱怕事的风格,阴沉着脸紧握双拳,全身上下爆发出刺眼的金光,围拢过来的行尸全都在金光中轰然倒地。

    徐三开着一辆奥迪从津港市往那个小镇的郊外赶,在树林外的公路上恰好碰见从树林里出来的冯宝宝。

    “哎呦,宝宝,我那边临时又有件事,来晚了,对不住啊!事情怎么样了?”

    徐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略带歉意地问道。

    “来晚了一步,张锡林的坟被刨个干净,尸体也不见了!我还遭到了伏击,对了我还见到了张楚岚!”

    冯宝宝丝毫不顾忌身上的脏乱,佝偻着身子向徐三说着。

    “张楚岚?就是张锡林的孙子是吧!”

    徐三双手搭在胸前思考着道,当听到冯宝宝说把张楚岚一人留在坟场的时候,大惊失色地说道:“什么,你把张楚岚一人扔那里了?宝宝啊,这我就得说你两句了,咱们公司的事尽量不要把普通人牵扯到内!”。

    “放心,那小子应该死不了!”

    “什么放心?你就从来没让我放心过!走走走,赶紧看看去!”

    在徐三的催促下,两人飞速赶到现场,行尸到了一大片,坑内空空如也,张楚岚不知所踪!

    “我说的没错吧,那小子已经跑了!”,冯宝宝似乎早就料到如此,神情平静地说道。

    “我之前怎么没想到,这样才合理嘛!他既然是张锡林的孙子,那么他自然也是一位方士异人了!宝宝,你上过大学么?“

    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徐三饶有兴致的对冯宝宝说道。

    “‘大学’是谁?为什么要上‘大学’!”,冯宝宝秋名山车神附体,当即反问道。

    “你也会开玩笑啊,别逗,上学去!可好玩了!”,徐三打个电话,很快就给冯宝宝安排好了新的身份。

    次日,阳光明媚。

    周孟先老先生已经能够下床正常活动,办好了出院手续,却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南开大学。

    “小卫,机会难得!我带你去见一位大师级的人物,如果能让他来给咱们的学生上一节课,相信对咱们的学生、老师都有很大帮助的!”

    在没有退休前,周老曾任南开大学的校长,现任校长也是他的学生,到了校长办公司,向校长卫承载说了几句,然后直接拉着卫承载去李长青下榻的酒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