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三章 九流联盟 (感谢靖安如身皓月如心的万赏)
    ,!

    “李大师可有师承?”

    传闻得到印证,郭德纲心里瞬间产生许多念头,沉吟片刻继续试探性地问道。

    “就自己在山里读书而已!”,李长青摇摇头。

    “李大师竟然自己悟道?这可真了不得!”,郭德纲听到李长青说自己在山里读书时惊讶不已,不过立即又一副理所当然释怀的样子,在儒家历史上,每一位自己悟道的大儒都开了一派先和,就像周敦颐、二程、朱熹的程朱理学,以及王阳明的心学,都成为了儒家宗师甚至儒家圣人,神色一凛极为恭敬地说道,“当初听闻儒家有大儒出世的时候,还好奇为何沉寂数百年的儒家还有人能培养出当世大儒,原来李大师竟然是自己悟道,看来合当儒家大兴啊!”

    “郭班主过奖了,不过郭班主专程来找我,不会只是单纯来夸赞我的吧!”

    李长青还摸不准德云社郭德纲来找他的真正用意,但按郭德纲现在的表现来看,找他治病的可能性比较小。

    “李大师可知道三教九流?”,郭德纲不敢怠慢,开始引出自己来找李长青的真实目的。

    “三教是指儒教、佛教、道教,九流包括墨家、法家、名家、兵家、农家、纵横家、阴阳家、小说家、医家、农家等!”

    李长青自然知道三教九流指的是什么,三是指儒道佛三教,九流则不止九个流派,而是泛化地包含了诸子百家中其他小众传承。

    “呵呵,李大师有所不知,您刚才说的三教九流是以前内涵,现在可不一样了!”

    郭德纲在李长青面前不敢笑得太放肆,收敛着笑容,温言细语非常拘谨地说道。

    “哦?请郭班主解释?”,李长青来兴趣了,想听听郭德纲有何说法。

    “三教随着时代变迁兴衰,就像百家姓一样,具体指代都在发生变化,现在的三教是指基督教、佛教、道教!儒家沉沦数百年,早就划分到九流的行列了!不满李大师,我们德云社表面上是一家相声团体,实际上是诸子百家中小说家的传承,同属九流的行列!”

    德云社小说家的传承虽然没有儒家显赫的过往,但在几千年的传承中从未断绝,再加上小说家的性质,本来就对各种辛秘非常感兴趣,历代班主口口亲传,所以郭德纲的修为不高,但却知道很多连孟鸿儒这样的高手都不知道的隐秘,拿捏好语气,向李长青解释道。

    “三教中儒家已经被基督教给代替了么,受教了!没想到郭班主居然是小说家的传人,不知道九流中可还有其他传承?”

    李长青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自董仲舒后罢黜把家独尊儒术,儒家一时力压了佛道,风头无两,可佛道依然还在,但儒家却没落至此,难怪像孟云城这样的圣人世家也罕有人能养出浩然正气,不过既然在现实生活中连小说家这样的小流派都有流传下来,李长青更好奇其他流派的现状。

    “这就是我此番来找李大师的原因!像我们这样的小流派在历朝历代都很艰难,但众人拾柴火焰高,各小流派的先辈们集中在一起组建了九流联盟,大家抱团取暖守望相助,才勉强传承了下来,儒家沦落到九流行列后,也曾加入了九流联盟,但可惜最近一百多年来,再也没有儒家的儒者问世,所以在九流里,儒家也被淡忘了!现在儒家有李大师横空出世,儒家中兴指日可待,儒家的中兴指日可待,然而李大师虽然是大儒,但毕竟势单力薄,因此诚恳邀请李大师作为儒家代表重新回归九流联盟!”

    郭德纲言辞恳切,说着还朝李长青鞠了一躬。

    “我山野之人,怎么能代表得了儒家呢?”

    儒家传承断绝百年,李长青如果单纯修儒,代表儒家加入九流联盟也没有什么,但他可不仅是单纯的儒修,如果作为儒家代表加入九流联盟反而是在自己身上放上了一层枷锁,以后展现出其他流派能力就容易遭人诟病。

    “李大师是当世儒家大儒,倘若您都不能代表儒家的话,那这世上又有谁可以代表儒家呢?”

    郭德纲没料到李长青拒绝得如此之快,立即劝说道。

    “马上就要到晚饭的时间,感谢郭班主不辞辛苦光临这里,要不留下来一起吃顿晚饭如何?”

    李长青心意已决,不想在这件事上继续跟郭德纲说下去,转向了其他话题。

    “那怎么行,李大师远道而来,在津港是客,哪有让客请主人的道理?这样,今晚我做东,请李大师尝尝津港的地道美食,吃完后再赏个脸去德云社听听相声,大家交个朋友!”

    郭德纲是能沉得住气的人,觉得自己刚才有些操之过急,见李长青不想谈那个话题,也没有继续追问,就顺着李长青的话语说下去。

    “凭郭班主安排!”,郭德纲把话说到这份上,李长青不好拒绝,就答应了下来。

    德云社不愧是扎根在津港的地头蛇,一顿晚饭,李长青就见识到了许多地地道道非常有津港特色的东西,后来又在郭德纲的盛情邀请下,到德云社的前院听了一场相声才回到温泉别墅度假酒店。

    次日。

    李长青在南开大学的最后一场讲座,地点、时间都没有变,在主席台的中央,放着一把李长青让卫承载准备好的七弦琴。

    足球场上以及足球场外人头涌动,不仅南开大学的学生,许多其他学校的学生也都慕名而来,都向一睹那位国学大师的风采。

    上午,十点钟。

    李长青准时上台,目光扫过全场,在场的每一位都似乎感受到了李长青那种和煦的目光,都安静下来期待着李长青的读书声。

    “铮……”

    古朴极富韵味的琴声从李长青指间流出,清澈透明的泛音奏出梅花洁白、傲霜竞放的形象。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