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八章 炼尸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现场众人看得无不倒吸一口凉气,这冉通虽然不讨人喜爱,但怎么说也是青斗三品的修为,放眼整个天下,也是一流高手,没想到在这里,连一招都没有撑过去,就被人家像小鸡一样提在手里。何况对方出手的,好像还只是一个小喽啰。

    这样的小喽啰,这里有上万个。

    阴通天这时伸手,手里蓦地变出一颗圆珠,比鹅蛋稍大一点,通体通红,如同圆形血滴。众人又是一阵惊叹,此人已经有了开辟空间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储物镯了。

    提着冉通的那名喽啰好像也有了开辟空间的能力,这时手里蓦地变出一颗丹药,就塞进了冉通的口中,那丹药入口即化,根本不需要冉通吞咽,就流进胸腔。

    那名喽啰又伸出两根手指,如同一把利刃,就插进了冉通的咽喉,等手指拔出来,血喷如注,却被阴通天手里那颗圆珠吸了过去,冉通和阴通天之间就连起了血的桥梁。

    冉通眼睛睁得滚圆,却是有口不能言,身体就以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转眼之间也变成了一具干尸,长得跟抓他的那具干尸如同兄弟俩,一个模子里脱出来的。

    冉通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没想到意识仍在,还能用眼睛瞪他的兄弟。

    火中栗离得最近,这一切看得最清楚,只觉毛骨悚然,动也不敢动。

    下面虽然有不少长明宫的弟子,看到宫主在没有吃任何减肥药的情况下,忽然间瘦了几圈,只剩下皮包骨头,虽然心痛,却也没有一人敢发出声音,个个噤若寒蝉,魂都掉了一半。

    姜小白几人也看得心中凛凛,花紫紫忍不住又往姜小白身边靠了靠,姜小白便用两只手握住了她的手,道:“别怕,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花紫紫道:“我不怕,只要你好好的就行!”

    查理却把头伸了过来,哭丧着脸道:“我怕!我都快尿裤子了,兄弟,这些人究竟是人是鬼?”

    姜小白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人多一点!”

    查理道:“兄弟,我不想做干尸啊!我女人还没玩过,我不想我下面变成绣花针啊!”

    姜小白道:“不想做干尸,就给我闭嘴。”

    风言这时道:“少爷,那吸血的珠子跟你那剑吸血时几乎是一模一样,这两样东西不会是亲戚吧?到时你拿出来,说不定还能套套关系!”

    姜小白深吸一口气,道:“那样只会死得更快。”

    左蓝因为经常被吸干,深有体会,这时也想到了这一点,惊恐之余就跟边上四大宫主说道:“天上这伙人跟姜小白是一伙的!”

    华回春道:“你怎么知道?”

    左蓝道:“他们吸血的样子几乎是一模一样,姜小白跟天上这个人应该是同门师兄弟,所以姜小白带着我们回到他老窝来了,就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

    华回春也被吓得六神无主,这时道:“你确定?”

    左蓝郑重地点了下头,道:“百分之百确定!我们现在赶快把姜小白找出来!”

    华回春怔道:“找他干嘛?既然他们是一伙的,你现在还想杀他?”

    左蓝急道:“你傻啊,正因为他们是一伙的,我们更应该找他拉关系啊,还报什么仇?今天姜小白若是不松口,我们都必死无疑。说良心话,姜小白这个人还是有点女人心肠的,只要我们跪地求饶,他应该会放我们一马的!”就没好说,我以前就试过。

    秦玉莲急道:“我跟姜小白不共戴天,就算死,也别想我向他跪地求饶!”

    左蓝急道:“你懂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留得青山在,才不怕不柴烧,若是今天死了,你一辈子都报不了仇,只能含恨而终!”

    秦玉莲道:“不管怎么说,我绝不会向他求饶的。”

    左蓝一脸烦躁,就不再理她,而是看着四大宫主,道:“你们去吧?”

    四大宫主面面相觑,如果私下里求饶,倒也可以考虑,但他们毕竟是一宫之主,当着众弟子的面,这种事还真干不出来,像左蓝这么果断还这么不要脸的人毕竟是少之又少。

    四人同时摇头道:“不去!”

    左蓝道:“你们不去我去,太恐怖了,死都不得好死!”说完真的就去人群里去找姜小白。

    秦玉莲连忙就跟了上去,急道:“左蓝,你疯啦?你还没有搞清楚姜小白跟这些人是不是一伙的,你就去跪地求饶,真不怕丢人啊?如果他们真是一伙的,姜小白现在又怎么可能在人群里,早就飞上天耀武扬威了。而且就算他们是一伙的,你真的以为你求饶他就会放过你,别傻了,你已经不是当年的你了,姜小白也不是当年的姜小白了,就算你磕破脑袋,姜小白也不会同情你的,只会受尽羞辱而死!”

    左蓝也是被吓得六神无主,病急乱投医,被秦玉莲这么一提醒,顿时清醒,便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里太可怕了!”

    秦玉莲道:“你现在只能低调,不要出头,见机行事!”

    左蓝点头道:“好,听你的,我们就假装是小喽啰!”

    秦玉莲道:“不是假装,在这些人面前,我们确实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左蓝深以为然,又点了点头。

    天上的冉通被吸干以后,抓他的喽啰就把他当作垃圾,随手一扔,就如同木棍一样,砸在了祭坛边上的地面上,“砰通”一声,冉通虽然有意识,却也感觉不到痛,就是心里无比恐慌。

    阴通天就看向了火中栗,道:“下面该轮到你了!”

    火中栗吓得肝胆俱裂,就遥指地上的冉通急道:“前辈息怒,刚刚是这家伙不知好歹,辱骂了了前辈,但我等并没有不敬之举,还请前辈高抬贵手,放过我等一马,我等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前辈的恩情。”

    阴通天道:“不用下辈子,这辈子就可以,既然你们来了,就都留下吧,也算是你们的造化!”

    声音虽然说得不大,但现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楚,都觉脊背一凉,看来这些干尸今天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火中栗才不愿束手就擒,这时大吼一声:“兄弟们,左右是个死,跟他们拼了……”

    话还没有说完,原先抓冉通的那个喽啰身形一闪,已经到了他的眼前,火中栗虽然做足了准备,蓄势待发,但面对这样的高手,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真的像老鹰抓小鸡,一下就被抓得牢牢,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封住了修为,接着跟冉通一样,喂下一颗丹药,喉咙就被手指戳穿,血柱就如同一道红色的彩虹,射向了阴通天手中的血珠,火中栗的身体就以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

    既然这些人没有打算放过他们,华回春等人也不愿坐以待毙,趁着火中栗被吸血的机会,华回春这时大叫一声:“跟我杀出去,要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所有人都被吓得六神无主,恐慌无措,在内心深处都迫不及待想离开这里,听到华回春的命令,顿时就有了方向,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几千人就跟着华回春冲天飞起,向外围杀去。

    一时杀声冲天。

    左蓝也准备趁乱逃走,秦玉莲却一把拉住了他。

    左蓝急道:“你干嘛?不走留下来等死啊?”

    秦玉莲道:“左右是个死,不如等等再死!”

    左蓝这时也没了主见,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他们原以为,几千人一起往外杀,天空肯定杀得昏天暗地,血流成河,结果万万没想到,这几千人如同几千只老鼠撞向老鼠夹,吱一声就没动静了。天上站了上万具干尸,很多干尸甚至没有出手,这几千人就被牢牢抓住,无一幸免,里面也包括四大宫主,同时被封住了修为,一人就被喂下一颗丹药,接着喉咙就被戳穿了,几千道血柱就射向了阴通天手里的血珠,在空中织出一张巨大血网,蔚为壮观,那颗血珠就像网上的蜘蛛,红光大盛,拼命吮吸,红得发紫。

    左蓝看得当时就尿了,裤裆湿了一片,急道:“玉莲,我宁愿死,也不想做干尸!”

    秦玉莲道:“我们又不是没做过干尸。”

    左蓝道:“但那时我们可以满血复活的呀,但你看看他们,一辈子就这样不人不鬼了。”

    秦玉莲道:“只要不死,终有满血复活日!”

    除了他们两个,祭坛上还有几十人没有动,其中就包括姜小白几人,看着炼狱一样的天空,也是心神震颤。

    王青虎就紧紧抱住胸口,面如死灰,道:“盟主,我身上也有伤口,不会把我的血也吸干吧?”

    姜小白用过制天神剑,跟这血珠原理差不多,便道:“不用担心,这血珠跟主人心意相通,吸血也是有针对性的,要不然会伤及无辜!”

    王青虎道:“但我们就无辜的呀,天上的人也全是无辜的啊,这些人专杀无辜,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