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二章 艳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几人就跟着丫环穿过一道回廊,丫环就把他们六个人安排了六个房间,但并不挨在一起,都要隔个几个房间,丫环让他们不要乱跑,在屋里等待便是。

    姜小白也没有多想,毕竟是到人家的家里,不知人家的忌讳,也不敢乱跑,坏了人家的规矩,就坐在屋里静静等待。

    一会功夫,果然就有两个男仆抬来澡桶,里面已经盛满了冒着热气的水,放在地上后,还问姜小白有没有衣服更换?姜小白说有,俩人才关门退去。

    姜小白心道,真是出门遇贵人哪!

    自从在清凉城遇到左蓝这个扫把星后,姜小白就没有停歇过,一直折腾到现在,累得一身臭汗,杀得身血污,确实想泡个热水澡舒缓一下,所以迫不及待就脱了衣服,跳进了澡桶里,一阵暖流顿时就散至四肢百骸,舒服到骨子里。

    忽然,门就“吱呀”推开了,姜小白吓了一跳,转头一看,竟是瓶儿。

    姜小白急道:“姑娘请回避,我在洗澡!”

    姜小白原以为她是误闯进来,一个姑娘家,肯定要羞得面红耳赤,没想到瓶儿一脸坦然,甚至还关上了门,带着吟吟笑意竟走了过来,趴在澡桶边上,笑道:“公子很紧张吗?”

    姜小白就觉得本来很清纯的小姑娘,此时笑容却带着淫-邪,连忙捂住私-处,正色道:“姑娘请回避!”

    瓶儿咯咯一笑,道:“公子真是不解风情,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姜小白道:“姑娘请自重,别逼我翻脸!”

    瓶儿就紧紧盯住他,笑道:“看不出来公子还是一个正经人,真是少见哪!我又不会吃了公子,公子怕什么呢?”

    姜小白就觉得她的眼神仿佛会勾魂似的,竟让他心旌摇荡,差点松开捂住私-处的手,心头猛地一惊,急道:“我问你最后一遍,你走不走?”

    除了姜小白以外,陈静儒也遭遇了这样的境况,小澡泡得好好的,那个红衣女子就走了进来,陈静儒虽然心狠,却比较腼腆,脸一下就红了,急道:“姑……姑娘你快走,我在洗澡呢!”

    那红衣女子就扭着水蛇一样的腰走了过来,把手按在他裸露的肩膀上,笑道:“公子要不要搓背啊!”

    陈静儒才知她不是跑错门,脸色一冷,道:“你是认真的?”

    红衣女子咯咯一笑,道:“当然是认真的,公子是不是觉得艳福不浅?”

    陈静儒就从储物镯里煞出鱼欢刀,猛地从澡桶里站起,一手捂住私-处,一手就把刀架在红衣女子的脖子上,冷冷道:“滚!”

    红衣女子却不害怕,咯咯一笑,就抓住他拿刀的手,紧紧盯住他,还抛了个媚眼,就把领口拉领,雪白的酥胸立马露出大半,笑道:“公子怎么这么狠心?吓着人家了!”

    陈静儒就觉三魂七魄跑了一半,再说不出凶狠的话,木讷道:“你是认真的?”就把鱼欢刀给扔了,太碍事了,手就情不自禁抓向了那女子的胸部。

    其实陈静儒并非贪恋女人之人,之所以情不自禁,并非好色,而是中了这女子的**之术,已经丧失了理智。

    这几个女子大概早有预谋,布休也不例外,不过布休失陷,并非中了**之术,而是完全自己主动,洗得正欢,见有女人进来,还忸怩一下,笑道:“姑娘,不好意思,让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虽然很强壮,很好看,但却跟你无缘,你走吧!”

    没想到那女子却走了过来,趴在澡桶边上,笑道:“确实挺强壮的!我能摸一下吗?”

    布休大吃一惊,道:“你……你不是开玩笑的?”

    那女子伸出玉手,就在他的胸膛来回抚摸,笑道:“你看我像开玩笑的吗?”

    布休惊道:“卧槽,你这里不会是窑子吧?”

    那女子咯咯一笑,道:“公子还真聪明,一下就猜着了!”

    布休喜道:“卧槽,你早说呀,害我还要假装正经,不过你们把窑子开在这里,哪里会有生意?幸亏我们来照顾你们!价格公道吧?我们虽然是外地人,但也不能宰我们哪?”

    那女子笑道:“公子放心,一回生二回熟,童叟无欺!”

    布休激动不已,一下把她搂在怀里,道:“来吧,宝贝,一起洗个鸳鸯浴!”

    女子笑道:“公子莫急,容我宽衣解带!”说着真把自己脱得干净,爬进了澡桶里。

    布休只觉血脉贲张,就把那光滑迷人的胴-体搂在怀中,边道:“不过你要小声一点,别让盟主听见了。”

    那女子嘤咛一声,点了点头。

    布休再也把持不住,嘴就吻了上去,蛇一样的舌头拼命往前钻,如同一头公猪看到了大白菜,拼命拱。

    至于风言,呵呵,跟布休一路货色,刚刚还念叼着雨晴,现在早把雨晴抛到九霄云外,抓着馒头,又啃又摸。

    而查理,就更夸张了,见到有女人进门,起初也以为是人家走错了门,毕竟小姑娘看着挺清纯的,又怕人家转身就走,心里不甘心,将错就错,竟耍起了流氓,一下就从澡桶里跳了出来,一丝不挂,四肢张开,哈哈一笑,道:“真不巧,姑娘,吓着你了吧!”

    原以为那小姑娘肯定会吓得惊慌失措,没想到人家十分淡定,瞥了一眼,嘘道:“小家伙还挺淘气的啊!”

    查理怔道:“你不害怕?”

    那女子道:“公子与众不同,我对公子一见钟情,怎会害怕?只要公子愿意,我就是公子的人!”

    查理就拿手向后捋了下头发,道:“我是不是比那几个丑鬼英俊多了?”

    那女子道:“不可同日而语!”

    查理嘿嘿一笑,一脸淫-荡,道:“我就说嘛!你们这里的人都这么直白,这么开放吗?”

    那女子道:“当然,只要自己喜欢,做什么都可以,包括做那种事情,无所谓!”

    查理咽了口口水,淫-笑道:“我爱死这里了!”就上前两步,把那女子搂在怀里,伸手摸了两把,试探道:“这样也可以吗?”

    那女子脸上就露出羞赧之色,道:“只要公子喜欢,我不介意!”

    查理一百多年没碰过女人,激动得心脏都快从嗓子里冒出来,刚准备更进一步,没想到躺在储物镯里的祭天神杖却有了动静,九环拼命震动,叮当作响,十分不安。

    如果他想起姜小白说过的话,这祭天神杖有降妖除魔的作用,或许他还会有所收敛,但此情此景,早把姜小白的话忘到九霄云外,甚至有些烦躁,喝道:“你给我安分点!”

    那女子吓了一跳,道:“我已经很安分了呀!”

    查理嘿嘿一笑,又揉了两下,道:“别怕,我的金丝雀,我不是说你!”

    那女子就搂住他的脖子,道:“你吓着我了!”

    查理又咽了口口水,就开始给那女子宽衣解带。

    至于王青虎,毕竟母亲尸骨未寒,心情悲痛,身上又受了伤,没有精神,但在女人面前,特别是妖娆的女人面前,这些都不是事,那女子还没拨弄两下,就把他心中的战火引燃了,嗷嗷直叫。

    姜小白在瓶儿的迷惑之下,竟有些意乱情迷,欲-火就开始在心中蔓延,而且呈燎原之势,势不可挡。

    同时脑袋也有些迷糊,情难自禁,伸手就抓向了瓶儿。

    就在他的手快要接触到瓶儿之时,丹田内的制天神剑忽然一阵颤动,剑格处的万字符就散出一缕金光,急速冲进他的体内,欲-火触之,瞬间灰飞烟灭。

    姜小白猛地一颤,顿时神智清明,一下就澡桶里飞了出来,同时从储物镯里煞出一套衣服,在空中就穿了起来,落地以后,就煞出素兰剑,握在手中,指着瓶儿冷冷道:“姑娘请自重。”

    这时静下心来,就听见远处的房间里隐约传来淫-声浪-语,看来布休他们肯定也遭遇了这样的情况,直觉告诉他,这不是好事,他们可能有性命之忧,但这也只是臆测,毕竟没有证据,这个瓶儿虽然淫-荡了一点,但人家毕竟是好心好意收留他们,也不好无故翻脸。

    瓶儿没想到自己的**之术竟然没有迷倒他,倒是一阵意外,咯咯一笑,道:“公子有点不识抬举了!”

    姜小白冷冷道:“请你让开!”

    瓶儿笑道:“我若不让呢?”

    姜小白道:“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瓶儿脸色一冷,道:“翻脸不认人的应该是我,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姜小白脸色一变,知道自己修为不如她,不敢怠慢,剑花一抖就冲了上来,同时口中叫道:“布休风言——”

    他的剑很快很密,把瓶儿全身上下都笼罩严实,但瓶儿却是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一笑置之,身形一闪,已经跳出剑网,绕到了他的身后。

    姜小白大吃一惊,知道她修为高,但没想到高到这种程度,刚欲转身,忽觉丹田一痛,就被封住了修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