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一章 调查(2)
    ,精彩小说免费!

    当时姜小白走的时候,由于受了伤,也没想那么多,力气能省就省,所以没有把这条通道愈合,结果碎石堵在洞口,把这条通道保留得完整。

    陆鼎父子心下一喜,但也不敢贸然下去,连忙招了一名弟子过来,让他下去察探一番。

    那名弟子不敢拒绝,硬着头皮就下去了。

    没过一会,那名弟子就上来了,告诉他们,下面什么都没有。

    陆逍遥问道:“见底了吗?”

    那名弟子点了点头。

    陆逍遥二话没说,就一头扎进了深井,陆鼎也跟着冲了下去。

    这条通道很窄,只够一人通过,转眼功夫,就到了井底,井底倒是宽敞,站个三五个人都不会觉得拥挤,不过井底幽黑,什么也看不见,便举起了手,煞出好大一团火焰,结果就听上面传来一声惨叫,原来他爹也是头朝下冲了下来,没有防备,猛地被火烧了一下,头发眉毛都糊了。

    陆逍遥吓了一跳,连忙熄灭了火焰,道:“父亲,你怎么也下来了?”

    陆鼎没好气道:“我下来看看你这个逆子。”

    陆逍遥道:“我不是故意的!”

    陆鼎这时就在井底落了下来,道:“有什么发现吗?”

    陆逍遥这时又把火焰煞了出来,把井底照得亮如白昼,四周看了看,边看边道:“好像到这里就没路了,如果于长老从这里逃走,这条通道应该不会断哪?”

    陆鼎也在仔细看,道:“怎么可能没路呢?没路他怎么可能跑得出去?肯定有洞口被他埋住了!”忽地眼前一亮,就指着上面的石壁,道:“逍遥你看!”

    陆逍遥抬头看去,就见石壁上有条一尺多长的凹槽,便浮了上去,伸手摸了摸,道:“这是剑痕,这里发生过打斗?”

    陆鼎也看了一遍,点头道:“看来这件事肯定不是那五个混蛋说得那么简单!于长老有可能是被冤枉的,有可能就是被他们杀人灭口的!这条通道肯定早就挖好了,说明他们可能早有预谋!”

    陆逍遥又在洞底落了下来,点头道:“父亲说得没错,我也不相信是于长老偷了白晶,就听那几个人一面之辞了!”忽地眼前又是一亮,就走到石壁前,发现石壁上竟然有团血迹,此时已经变成暗褐色。喜道:“父亲你看!”

    这团血迹正是姜小白当时喷出来的。

    陆鼎走了过去,伸手摸了下血迹,道:“这血迹凝固的时间不长,看来也就是早上的事!不知道这是不是于长老的血?”

    陆逍遥道:“不管是谁的血,只要有头绪就好,如果是于长老的血,就算被埋了,我也能把他找出来。如果是盗窃白晶之人的血,那就更好办了。”

    陆鼎点了点头。

    陆逍遥二话没说,以手作刀,竟把那块沾有血迹的石壁剜了下来,收进了储物镯。

    父子二人钻出深井,就有一人道:“门主,五门讨要白晶的人已经来了,正在洞外等候!”

    陆鼎还没来得及说话,陆逍遥就指着他道:“你先回趟枪门,把我的玉犬金雕带过来。”

    那人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陆鼎父子也跟着走了出去,其他人尾随而出。

    洞外五门的人的已经把洞口包围住了,看守白晶的那几名长老也找到了组织,融在其中,他们已经把早上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众人听说于长老竟然是光明正大地打洞出去的,心里愈发觉得可疑,若没有枪门授意,他绝不敢如此明目张胆。

    陆鼎父子刚出来,那个刻薄嘴已经迫不及待,站出来道:“陆门主,调查清楚了吗?是不是越调查感觉疑点越多,越感觉于长老是冤枉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有可能于长老只是看天气闷热,所以想打个地洞下去乘乘凉,结果一不留神,人,乘没了!”

    说完还呵呵一笑。

    这个刻薄嘴是无影门的长老。在这无敌六门中,只有无影门是不用兵器的,与人对敌,只靠手脚,还有暗器,用无影门自己的话来说,真正的高手,是不屑于用兵器的,至于暗器嘛,那是因为高手就应该低调,不露锋芒。

    其实呢,是因为当年他们的开山祖师比较笨,剑学不好,刀学不好,枪也学不好,反正什么兵器都学不好,没办法,他的师父便教了他一身逃跑的本领,这样与人对敌,起码还能捡条命。没想到那祖师在逃跑这一方面还相当有天赋,把逃跑的本领炼得出神入化,来无影去无踪,所以取名无影门。

    不过,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无影门打架打不过别人,不过打嘴炮的功夫却是一流,完全可以以一挡百,无可匹敌。刻薄嘴已经这么刻薄了,但在无影门,连前一百名都排不进去。

    无影门嘴炮打多了,也总会闯祸,不胜其烦,所以才派这个刻薄嘴过来,在无影门的眼里,这个刻薄嘴已经相当老实了,与人相处,应该不会闯祸。

    结果有实力的人到哪里都是耀眼的,遮都遮不住。

    陆鼎也是头疼,叹道:“出了这件事,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各位请先回去,给我枪门两天时间,我们一定会把这件事调查得水落石出,给各门一个交待!”

    刻薄嘴道:“陆门主,这话难以服众啊!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还有什么好调查的?孩子都生下来了,还长得这么像你,你却说你没搞过,谁信哪?推卸责任不是这样推的,起码要合情合理,不能把我们五门当成白痴啊!就算你枪门想把白晶一口吞掉,我们也不怪你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你们起码要诚实啊,这是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这是做人最基本的底线,如果连这点底线都没有,那跟树扒了皮有什么区别呢?”

    姜小白就感觉有这个刻薄嘴在,自己是白来了,完全不要自己操心哪。

    陆鼎虽然在心里一再跟自己强调,不要跟无影门的人一般见识,不要说他,就算整个无敌宗,如果不准动手,谁也不敢得罪无影门,会被逼疯的!但他还是忍不住恼火,本想发作,但见其它四门的人纷纷附和刻薄嘴的话,也不想犯了众怒,便道:“给我两天时间,就两天,我一定给各门一个交待!”

    刻薄嘴道:“如果这件事有疑惑,不要说两天的时间,就是两百年,我们也可以给,但这件事没有一点疑惑,我们五人亲眼所见,这事是板上钉钉的事,但陆门主还想拖上两天,我认为,这其中必定有鬼,两天后,我敢保证,我们五门就成了天下人眼**认的傻子,是傻到逼-里的那一种!”

    陆鼎气得真想抓坨狗屎把他的嘴给塞上。无奈其他人还纷纷附和,陆鼎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应对,毕竟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表明,白晶确实是被于长老盗走的。

    陆逍遥这时走了出来,道:“既然诸位等不及,那就给我们半个时辰的时间,半个时辰后,我枪门给各位一个交待。”

    刻薄嘴怔道:“半个时辰?好,就给你们半个时辰,如果我们连拉泡屎的功夫都不给你们,倒显得我们不仁不义了,我倒想看看,枪门是如何把黑的洗成白的,如果真能洗白了,我就白活了!”

    陆逍遥道:“那好,那各位先到一旁稍作歇息,半个时辰后,我枪门一定给你们一个交待!”

    刻薄嘴道:“我们不用歇息,我们就站在这里,看你们表演!”

    陆逍遥也不生气,笑道:“那好,各位随意!”

    两拨人就静静地站在山洞口,虎视眈眈,却不发一言。

    姜小白心头却涌上一阵不安,总觉得此事蹊跷。

    半个时辰眼看过去一大半了,刻薄嘴忍不住道:“你们什么意思啊?就在这里站着有意思吗?虽然半个时辰不长,但也是时间哪,都够我逛几次窑子了,我就不信,在这里站半个时辰,真相便会浮出水面?”

    陆逍遥笑了笑了,道:“还真会!”

    忽地,天空传来一声吼叫,就见远方迅速飞来一人一禽,这禽便是玉犬金雕,个头很大,展翅两丈有余。

    等玉犬金雕飞得近了,姜小白等人才看得清楚,大吃一惊,这玩意不单单是禽,简直是禽兽,竟长着狗头雕身,心里不免觉得纳闷,这狗和雕是风牛马不相及,是怎么合成的呢?难不成当年真的有只雕日了狗了?

    玉犬金雕就在陆逍遥身边落了下来,比陆逍遥都要高出一大截,摇了摇狗头,就伸出舌头在陆逍遥的脸上舔了一下。

    刻薄嘴怔道:“在这么严肃的时刻,你们无敌枪门还有心思遛狗啊?”

    那玉犬金雕竟口吐人言,吼了一声,道:“我不是狗,我是雕!”

    姜小白等人大吃一惊,没想到狗也能说话,这个世界太奇妙了。

    刻薄嘴却是习以为常,冷笑一声,道:“我知道你是**(雕)啊!”

    这家伙不但对人刻薄,连狗也不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