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三章 敌袭
    俩人走在山间的林荫小道上,早晨刚下过一场雨,林间空气清新,脚下的青石板一尘不染。

    俩人默默走了许久,还是范思离开口道:“虎哥,你也不要犹豫了,我知道你们要走,你这次找我,应该是跟我告别的吧?”

    王青虎深吸一口气,又轻叹一声,道:“是的,我明天要跟盟主走了!”

    范思离道:“这里就没有留恋吗?”

    王青虎道:“当然有,虽然我人走了,但我的心带不走,会一直留在这里的。”

    范思离道:“既然不舍,又何必要走?”

    王青虎叹道:“因为我不属于这里,我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我只有跟我的兄弟们在一起,我才不会迷茫,我才能找到活着的意义。”

    范思离苦笑一声,道:“看来我在你的心目中,永远没有你那些兄弟重要!”

    王青虎急道:“不,你在我心目中,跟他们一样重要。盟主还跟我说,想让我带你离开这里,但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妥,因为我不知道我们明天会在哪里,你跟着我只会颠沛流离,风餐露宿,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给你一片宁静安稳的天地,如果你愿意,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等我再回来的时候,一定可以带你离开神墓园,我想,你心目中的虎哥也应该是这样,而不是像寄生虫一样寄生在无敌剑门,这样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

    范思离道:“我不怕颠沛流离,明天我跟你走,我也想去外面看看,这世界究竟有多大?”

    王青虎急道:“那怎么能行?明天我们都不知道要去哪里!”

    范思离道:“明天要么你带我离开,要么我们恩断义绝,以后你也不要再来无敌剑门了。”

    王青虎就怔住了,感动得一塌糊涂,眼眶都有些模糊,好久才郑重地点了下头,道:“只要你不后悔,风里雨里我带着你!”

    范思放道:“永不后悔!”说完就咬着嘴唇笑了。

    王青虎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她的笑容好美,感觉这辈子不管结局如何,也是值了。

    这段时间,因为是刚刚开矿,无敌剑门特别谨慎,范思哲大多数的时间都待在矿上,因为明天就是出晶仪式,请帖都已经送出去了,今天晚上对于剑门来说,生怕出现一丝一毫的纰漏,所以门内高手去了大半,连范以末也亲自去坐镇。

    范思离因为明天也要跟着王青虎离开了,有很多话想对父亲和哥哥讲,也想一起过去陪着他们,一起看守晶矿,顺便把她要离开的打算告诉他们。

    但范以末却没有同意,让她留下看守无敌剑门。

    姜小白等人也是懒得关心晶矿的事,他们留下,也只是为他们在无敌剑门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他们的心已经不在这里,所以早早就睡了,养好精神,明天出发。

    夜幕,与往常一样,悄悄地笼罩大地,无声无息。

    但在白晶矿,依旧是灯光通明,修士往来穿梭,忙得热火朝天。毕竟是第一次出晶,无敌剑门也想讨个好彩头,明天众目睽睽之下,拿出足够多的白晶,脸上也有光彩,如果只出了几块白晶,能把人家的大牙笑掉,所以这座矿自开矿开始,就日夜不休,轮流作息。

    前半个月,新矿基本上都在开采矿石,几无产量,而这几天明显集中在冶炼阶段,量特别大,特别是今天,白天就产了十几块白晶,范家父子及众长老看着白花花的白晶从矿洞里搬出来,喜得眉开眼笑,个个困意全无,生怕一旦睡下来,醒来变成一场梦。

    夜,渐渐深了,山谷里虽然灯火通明,山谷外却是暗黑无光。

    真的是月黑风高杀人夜。

    离着白晶矿有几十里地,云端之上,此时正站着一群人,黑压压的一片,足有两千人,如同一团乌云,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众筹帮帮主莫承阿。

    莫承阿的身边则站着俞大狼和陆逍遥。

    这群人正默默地注视着灯火通明的矿谷。

    俞大狼早已急不可耐,这时道:“帮主,现在可以搞了吧?”

    莫承阿道:“再等等!”

    这时一名长老从远处疾驰而来,站在莫承阿面前,莫承阿问道:“外围都埋伏好了吗?”

    那名长老道:“全部布置妥当,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莫承阿道:“不要给他们求援的机会,他们肯定会用飞剑求援,一定密切注视,一把飞剑都不能溜出去。”

    那名长老道:“我已经交待过了。”

    陆逍遥这时道:“帮主放心,他们求援也是求我们五门,现在那四门的门主已经全部被我父亲请在枪门喝酒呢,就算飞剑溜出去,也不会有人赶过来救援的。至于无敌宗,离得比较远,等他们过来,这里战事已经结束了。”

    莫承阿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又跟那名长老道:“你再跑一趟,特别是无敌宗方向,多派人手,绝不允许出现一点点纰漏。”

    那名长老应了一声就退下了。

    矿谷里的修士依旧忙得热火朝天,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已经逼到眼前,心里还在想着明天分白晶的美事。

    忽然,天空传来一声大叫:“敌袭——”

    众人抬头,脸色一变,只见天空飞来一群人,如同黑色的流星雨,一下就扎进山谷,不问青红皂白,逢人便杀。

    无敌剑门的人这才反应过来,大喊大叫,就煞出兵器自卫,一时之间,山谷内杀声冲天。

    范家父子以及几名长老正在矿洞里巡视,听到外面的动静,脸色均是一变,连忙煞出兵器,就从矿洞里冲到了出来,旦见天上地下全是敌人的身影,而无敌剑门的修士如同收割的韭菜,一批接着一批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就在这一瞬间,范以末的眼睛就红了,咬牙道:“众筹帮!”

    众筹帮的人这时也发现了他们,十几名黑斗修士就攻了上来,范以末及几名长老就煞出几千把剑来,怒吼一声,就迎了上去。

    范思哲也准备迎敌,范以末却叫道:“求援!”

    范思哲看着眼前景象,知道无敌剑门今天单凭一门之力,根本不可能退敌了,只能求援,虽然其他五门跟他们现在形同水火,但毕竟是兄弟门派,一旦得知消息,他们不敢不救,否则无敌宗怪罪下来,他们也承受不起。

    范思哲在惊慌之下,也不及考虑,就从储物镯里煞出几支烟火信号,同时拉动引线,几束火光扶摇而上,结果众筹帮的人早有准备,几个火团刚飞到半空中,也就几丈高,就被一剑斩开,变成几个炮仗炸了,没有一点效果。

    范思哲心下大骇,还想煞出飞剑求援,天空就有几个人俯冲直下,攻向了他,他不过是绿斗六品的修为,而围攻他的几个人里还有两个黑斗,他哪里是对手?

    范以末已经冲出去好一段距离,转头见范思哲受到围攻,眼看不敌,便神识一动,调拔了上百把剑就冲了过来,但围攻范思哲的人里也有黑斗修士,根本不惧,眨眼间就把几百把飞剑尽数斩落。

    范以末想冲过来救援,只可惜他已经被被几名黑斗给缠住了,根本分不得身,范思哲独木难支,就觉胸前一痛,一把长剑已经穿胸而过。

    虽然此时正值炎炎夏日,但范思哲觉得,今晚的风好凉。

    范以末看得目眦欲裂,大吼一声:“思哲——”

    但范思哲没有回应他,软软地倒了下去。

    因为这座白晶矿跟无敌宗平分了,所以无敌宗也派了三名黑斗修士过来监矿,此时正跟无敌剑门的两名长老坐在山洞里看守白晶,听到动静,连忙把白晶收进储物镯冲了出来。

    因为无敌枪门在无敌剑门安插了奸细,所以矿里的一切布置陆逍遥都了然于胸,知道那个山洞是放置白晶的,所以让莫承阿多加注意。

    莫承阿跟无敌剑门无怨无仇,为的就是白晶,当然不肯放松,派了几十名黑斗密切注视那个洞口,待无敌宗的那三名黑斗修士刚冲出来,几十人立马就把他们给淹没了。

    山谷里杀得昏天暗地,血流成河,云端之上却站着一批人,一脸悠哉,特别是俞大狼和陆逍遥,就差没有泡茶清茶来细品,看着无敌剑门的人一批接着一批倒了下去,俩人脸上容光焕发,嘴角带着甜蜜的笑容。

    俞大狼就远远指着范以末转头对陆逍遥道:“这个老东西,我让他做我的老丈人,那是他三辈子修来的福分,给足了他的脸,结果你看,有人不做,偏要做鬼,我都替他难为情。”

    陆逍遥当然不失时机地拍马屁:“谁说不是呢?也老大不小的人了,心里就没点逼数,就凭一个小小的无敌剑门,还想私吞这座晶矿,也不怕噎着,如果他当时识相一点,有俞公子这样的乘龙快婿,整个无敌宗,谁不得给他三分薄面,日子不要太好过,偏要作死,可恨!”

    俞大狼点头道:“就是,一点不假,这种人死不足惜。只可惜姜小白他们没有来,要不然将他们一网打尽!”

    陆逍遥笑道:“俞公子不必担心,我倒巴不得他们没有来,现在没有了无敌剑门的庇护,他们就是丧家之犬,俞公子想怎么消遣就怎么消遣,岂不比杀了更痛快?”

    俞大狼顿时精神一振,阴笑一声,点头道:“此言在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