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七国总盟
    孟得刚这时走到龙麟马前,脸上惊色未定,抱拳道:“多谢侯爷救命之恩。”

    姜小白道:“我救你,不是因为多在乎你,只是因为我们同出清凉城,也算是乡里乡亲,我于心不忍。”

    孟得刚忙道:“我知道,我知道,是我让侯爷失望了。”

    姜小白道:“我没有失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不怪你,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也自己去吧!”

    孟得刚现在才发现,自己对姜小白竟有了依赖感,真不敢想像离开他以后,怎样才能活下去?才离开一会,命就差点没了。一下跪倒在地,鼻涕眼泪全流了下来,道:“侯爷开恩,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绝非故意背叛侯爷,求侯爷再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保证,以后唯侯爷马首是瞻,绝无二心,如违此誓,天打雷劈,死后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姜小白道:“你不去找你的荧磁剑了?趁着现在天还未亮,应该还能找到。”

    孟得刚道:“侯爷就别寒碜我了,我知道错了,现在就是谁把荧磁剑硬塞给我,我也绝计不会要的。”

    姜小白道:“是你的东西,百转千回它还是你的;不是你的东西,就算你抢到手,它也不是你的。”

    孟得刚点头道:“我现在知道了,是我目光短浅,以后一切都听侯爷的。”

    姜小白道:“既然如此,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但也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有下次,别怪我剑下无情。“

    孟得刚凛然道:“侯爷放心,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等回到他们离开的地方,天已经蒙蒙亮了。

    孟得刚看了看天,道:“侯爷,天已经亮了,要不我们快走吧,等那些修士追上来,可就麻烦了。”

    姜小白道:“他们又不是来追我们的,有何麻烦?”

    孟得刚道:“但他们都是穷凶极恶之徒,而且有千万之众,被他们盯上了,总是不安全的。”

    姜小白道:“岛就这么大,你能跑到哪里?”

    孟得刚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姜小白道:“我们不是来逃命的。我们不但不逃,还要等着他们。”

    孟得刚怔道:“等他们干嘛?”

    姜小白道:“因为我要招兵买马。跑得远了,到哪里去招人?”

    孟得刚又是一怔,道:“招人干嘛?”

    姜小白道:“你以为就凭我们三个人能走到最后吗?就算走到最后能活着走出无生海吗?我都说了,要想活着离开这里,必须要有一个团队,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团队,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孟得刚想想也觉得有道理,便道:“那该怎么招呢?我们除了有龙麟马,好像也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人家能甘心听我们调遣吗?”

    姜小白道:“等人到齐了,我会告诉你办法。趁着现在人还没到,我们先找一个安身的地方,总是待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

    风言道:“少爷,等招到人以后,记得给个官给我当当,这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再不实现可能就没有机会了。其实在千寨联盟的时候,你当盟主,就应该给个副盟主给我做做,也让我过过官瘾,哪怕挂个名也行啊!”

    姜小白白了他一眼,道:“你有一点官样吗?”

    风言撇了下嘴,道:“官样可以慢慢培养嘛,谁也不是生下来就可以做官的。”

    孟得刚一脸震惊,道:“侯爷,你真的做过千寨联盟的盟主?”

    姜小白道:“不是做过,现在也是!”

    孟得刚惊得嘴巴都合不拢,真是太可思议了,抱拳道:“孟得刚佩服得五体投地!”心里追随他的信念愈发坚定了。

    修士的体质终非常人能及,虽然没龙麟马,速度也是极快,没过两日,就跑得漫山遍野,到处都是。第一波出现的修士基本都在奔跑,要么在逃,要么在追,逃的人手里往往都拿着荧磁剑,喊杀声不绝于耳,路旁的尸体随处可见。

    姜小白三人骑着龙麟马,不急不徐,一路悠哉,别人杀得昏天暗地,好像跟他们没有一点关系,有时见打斗精彩,他们还会驻足观看。对于那些修士而言,这三人骑着龙麟马,身份肯定非比寻常,何况他们身上又没有荧磁剑,跟他们根本没有利益冲突,所以没人愿意招惹,就当没看见,打完就走,连招呼都没有一声。

    风言和孟得刚原本以为,一旦上了无生岛,那就得天天刀光剑影,提心掉胆,哪想到会这般惬意,跟游山玩水一般,就差没有泛舟吟唱了。

    “跟对了人就是不一样!”孟得刚心里暗暗庆幸,同时想着:“小侯爷真有眼光,这荧磁剑果然是祸水,大大的祸水!”

    三人找了两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正走着,忽闻前方有喊杀之声,抬头望去,就见到一伙二十余人正在追赶着一个人。那个人手握荧磁剑,一脸惊恐,衣衫破碎,血迹班斑,正在拼命奔跑。

    对于这样的情形,姜小白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也没有在意。没想到那人见到姜小白后,竟掉转方向,拼命跑了过来,一直跑到龙麟马下,才喘着粗气道:“兄弟救我——”

    那伙二十余人见有龙麟马,不敢鲁莽,均停下脚步,静观其变。

    姜小白这时才看清他的容貌,竟是前天从孟得刚手里夺走荧磁剑的那个白斗六品,不免一阵意外,道:“是你?”

    六品慌忙点头道:“是我!我已经跑了两天了,快不行了,兄弟一定要救我,只要你救了我,我愿意追随你。”

    姜小白道:“还有人呢?”

    六品道:“都已经死了,就剩我一个了。”

    姜小白叹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六品道:“我也后悔当初没有听信兄弟的话,执迷不悟,才招惹如此横祸,但事已至此,后悔也没有用了。”

    姜小白道:“你既然后悔,为什么不放下呢?还抱着那荧磁剑干嘛呢?”

    六品道:“我不甘心!”

    姜小白摇了摇头,道:“那我也无能为力了,你继续跑路吧,就当没看见我,我也救不了你。”

    六品道:“虽然我不甘心,但我也知道,我已经没有能力占有这把剑了,其实我也想把剑给他们,但我也杀了他们几个兄弟,他们一路喊着要杀了我,我怕把剑给他们也是死路一条。”

    姜小白伸手道:“把剑给我!”

    六品稍作犹豫,但还是把剑给了他。

    姜小白接过荧磁剑却没有丝毫犹豫,抬手就扔了出去,插在了那伙追兵的脚下,同时说道:“剑已经给你们了,你们走吧!”

    那伙追兵也没有丝毫犹豫,拔起荧磁剑,二话没说,掉头就走了。

    六品一脸惊奇,道:“就这么简单?”

    姜小白道:“本来就这么简单,是你自己想复杂了。你现在知道了吧,根本就没人在乎你。”

    六品咬牙道:“这些禽兽!”

    姜小白道:“现在想通了吗?”

    六品点头道:“想通了,这两天我边跑边想,这荧磁剑真的是累赘,拿着荧磁剑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不跑不知道,两天一跑,痛彻心扉,你说得对,单枪匹马永远走不到最后,所以我要加入你们,这两天我就是人少才吃了大亏。”

    姜小白道:“想加入我们,是有条件的?”

    六品怔道:“什么条件?还要收费吗?”

    姜小白道:“那倒不是。就是要你考虑清楚,一旦加入我们,不管你是什么修为,什么来历,到了我这里,就一定要服从我的命令,而且是绝对服从,你可能接受?”

    六品想了想,轻叹道:“形势比人强,我一个人真的跑怕了,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毕竟是我加入你们,而不是你们加入我,服从你的命令也是应该的。我看阁下长得气宇轩昂,应该也是久居人上,给阁下做小弟倒也不丢份。”

    姜小白道:“既然如此,你就留下吧,以后我们风雨同舟,生死与共。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国家的?”

    六品道:“我叫布休,来自长象国。对了,阁下怎么称呼呢?”

    这次来的七大帝国,除了中夏国,血兰国,颖上国,金丝国,还有就是长象国,驿离国,罗兰国。

    姜小白道:“以后你叫我盟主就可以了。”

    风言心道:看样子少爷是做盟主做上瘾了。

    布休怔道:“我们是什么盟啊?”

    姜小白道:“七国总盟!”

    布休道:“这名字倒是挺霸气的,那我们有多少人马啊?”

    姜小白道:“你目前看到几人,我们便有几人?”

    布休左右看看,道:“连我一共四个人?”

    姜小白道:“嫌少啊?”

    布休道:“不是嫌少,而是太少了,这样算起来,两天前我也是盟主了。结果你也看到了,被人家瞬间就灭盟了。”

    姜小白道:“你放心,在这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过两天你就会知道什么叫人满为患。”

    布休迟疑道:“那我也算是开盟元老了?”

    姜小白点头道:“没错,确实是这样!”

    布休点头道:“这样想来,也没算亏待了我。那盟主,我们现在该何去何从啊?”

    姜小白道:“先找一个好地方住下来。”

    布休道:“可是盟主,既然我也算是开盟元老,总不能你们都骑着龙麟马,就我跟着后面跑吧,那样也太不体面了吧?”

    姜小白指着孟得刚,道:“你跟他骑一匹!”

    布休喜道:“得嘞!”抓住孟得刚的马鞍就翻身上马,坐在了孟得刚的身后。

    孟得刚不悦道:“坐我前面来,我不喜欢有男人在后面顶着我。”

    布休道:“你放心,我对男人不感兴趣,我就算顶龙麟马也不会顶你的。”

    孟得刚道:“我也不喜欢被男人从后面抱住的感觉。”

    布休道:“兄弟,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被男人糟蹋过啊?”

    孟得刚怒道:“放屁!”

    布休笑道:“得嘞,怎么说我也是元老,也不想跟你争执,我让你还不行吗?”就转过身子,倒骑龙麟马,背对着他,道:“现在行了吗?”

    孟得刚道:“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