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最后一夜
    无生海狩猎大会已经接近尾声了,只剩下最后一天时间了。经过一年的杀戮,无生岛上基本已经是尘埃落定了,正如姜小白所说,除了七国总盟外,活下来的全是金斗修士。

    这些金斗修士活得也很艰难,已经断粮好几日了,除了七国总盟外,岛上的修士已经全部被吃光了,有些人已经被他们吃过了,可回头遇见时,见骨架上还有肉丝,忍不住都会上去再啃上两口。

    整整一千万人,现在连同七国总盟,也只剩下两百多号人了。

    那些金斗修士也知道七国总盟内都是白斗修士,个个养得白白胖胖的,跟小猪一样看着都让人流口水,但上次血兰国攻打七国总盟的惨烈给他们留下太大的阴影,那凄惨的叫声多少日都在耳旁回荡,虽然一个个腹中饥饿,但荧磁剑现在都在他们手里,想着只要熬过这几日,就可以载着荣耀走出无生海,然后山珍海味,胡吃海喝,心里倒也是充实无比,也懒得再冒着生命危险去攻打七国总盟了。况且修士相较于凡人,比较耐饿,只要没有剧烈运动,饿上几日除了嘴馋外,根本没什么大碍。

    眼看只有一天时间了,但盟主却没有一点动静,起初他们确实心急如焚,后来却也坦然了,估计盟主当初信誓旦旦地答应带领他们活下去,估计也就这样活下去了,也没打算出岛了,说不定就指着这岛养老了。

    但现在山下剩下的全是金斗修士,就算盟主带着他们去夺剑,他们都心惊胆颤,更别说让他们自行下山夺剑了,养老也比送死强啊!

    这些人互相开导,几天时间都想通了,连阵法也懒得操练了,晚上也学着姜小白的样子,都爬上山顶赏月了。娘娘腔说,其实留在这山上也挺好的,有这么多兄弟在,也不会觉得孤单,唯一的遗憾吧,就是没有女人,不过没关系的,既然大家都是兄弟,如果实在憋得难受,也可以找我将就一下。

    这话可把大家恶心到了,布休道:“拉倒吧,娘娘腔,就是在树上挖个洞也比你强啊!”

    娘娘腔娇哼一声,用兰花指指着他道:“小布,迟早有一天你会后悔说过这句话的。”

    布休道:“你要敢再叫我小布,我揍你,恶心死了。”

    娘娘腔一脸委屈,道:“好吧,小休,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布休使劲地扯了一把头发,道:“娘娘腔,我求你了,你别恶心我了好不好?我在这无生岛上就算躲得过刀光剑影,也要被你恶心死。我百思不得其解,当初风言去招人的时候怎么会把你招进来了,盟主千叮咛万嘱咐,要注重品质,注重品质,可你这货色,天哪,真不敢想像比你质量还差的人会是长成什么模样?”

    众人哈哈大笑。

    姜小白和风言在山上的溪流里洗了个冷水澡,回来时不知道所有人都去赏月了,一个人也没有见到,便去了常楚楚的山洞。生怕常楚楚正在洗澡,远远地问了一声:“常姑娘在吗?”

    常楚楚不想跟那些男人搅和在一起,所以没有去赏月,一个人正坐在洞里怔怔发呆。无论是死是活,她知道,今晚都是留在岛上的最后一晚了,因为她已经开始了解姜小白了,所以心潮澎湃,怎么也安静不下来。听到姜小白的声音,一脸欣喜就跑了出来,却见姜小白跟风言两个人都是披头散发,大晚上的把她吓了一大跳。道:“盟主是故意来吓我的吧?”

    姜小白见她没有在洗澡,就径直走进洞内,大刺刺地在石凳上坐了下来,盈盈笑道:“我有那么无聊吗?我来是想请常姑娘帮我一个忙!”

    常楚楚怔道:“我能帮什么忙啊?”

    姜小白笑道:“帮我梳一个精致的发型,女人比较细心,男人我不放心,明天不管是死是活,我想体面一点。”

    常楚楚喜道:“好啊,没有一点问题!”转身就去找梳子。

    风言道:“还有我,一定要把我的发型跟少爷梳得一模一样。”

    常楚楚笑道:“没问题!”

    姜小白道:“那就委屈常姑娘了。”

    常楚楚这时已经找到木梳,笑道:“能给盟主梳头,是我的荣幸,怎么会委屈呢?”

    姜小白笑道:“你的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甜?以前可不是!”

    常楚楚脸色就黯淡下来,叹道:“我恨以前!”

    姜小白道:“你能恨从前,说明你已经长大了,我也恨以前,那时候的我就是个人渣,但反过来想,蝴蝶再美,也是丑陋的蚕蛹蜕变而来,所以没什么好恨的,人的一生就应该这样,有丑有美,有对有错,有悲有喜,这样的人生才会充实。”

    常楚楚走到姜小白的身后,开始梳理她的头发,苦笑一声,道:“盟主极少说话,但说出来的话都是金玉良言。”

    姜小白道:“我不是不爱说话,只是没遇到想说话的人。”

    风言接道:“直到遇见了我。”

    姜小白道:“你滚!”

    常楚楚道:“刚才盟主说,明天也不知是死是活,难道盟主也没有把握活着走出无生海吗?”

    姜小白道:“你是自己人,我也不骗你,我又不是神仙,又没有呼风唤雨的能力,跟你一样,只是一个普通修士,还是白斗的,而山下却都是金斗修士,若真有十足的把握,我也不会等到今天。”

    常楚楚颇感意外,没想到在外人面前总是信心满满的盟主,心里也有亏缺的一面。便道:“那你以前为何总是信誓旦旦的跟他们说,要带着他们活着离开无生海啊?难道是在骗他们吗?”

    姜小白道:“你不懂,这不是在骗他们,这是在鼓舞士气。行军打仗,最重要的就是士气,士气如虹,则百战不殆。如果他们自己都认为自己快要死了,一个个萎靡不振的,那还打什么仗?一触即溃。”

    常楚楚道:“那他们都会死吗?”

    姜小白道:“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不分彼此,我能做的,就是将他们凝聚在一起,拧成一股绳,我又不是老天爷,是死是活,还得靠他们自己去争取,哪里是我说了算?”

    常楚楚道:“他们都在说,盟主是不打算出岛了,准备就在岛上住下来了,其实想想,他们说得也不无道理,既然没有把握活着离岛,那还不如留下来从长计议,日后再作打算。”

    姜小白笑道:“你不想家吗?”

    常楚楚摇摇头,道:“我只是想念父母,却一点都不想家。”

    姜小白道:“真想不通你们女人,道郡府的日子过得多好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哪里像在这里,跟要饭的一样,我倒是想念侯府的日子了。”

    常楚楚苦笑一声,道:“家中虽然不缺荣华富贵,但我在这里待了一年,也算是想明白了,我的过去真的是不堪回首,自以为是人中龙凤,骄傲不能自拔,其实回想起来,就是一具行尸走肉,除了父母,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

    姜小白道:“在这里也没人陪你说知心话啊,能说知心话的也就娘娘腔那一个好姐妹了,但我看你好像并不待见他。”

    常楚楚摇头道:“不一样,在这里我觉得我活得更加真实,所做所想都是真实的自己,也让我看清了一些人,看清了一些事,我觉得我很满足。”

    姜小白笑道:“跟女人聊天,我感觉我的脑子就不够用。就算你喜欢这里,我们也不能留下了,我告诉你吧,那些鸽子并不是上天馈赠我的,而是金丝国的皇子送给我的,我估计那皇子也是三分钟热度,一旦我们出不了岛,他不可能一辈子都守在海边给我们放鸽子的。我们的煎饼也快吃完了,真要留下来,虽然岛上没有敌人了,但我们也不可能再这样和睦地相处下去了,留下之日,就是自相残杀的开始,这不是我想见到的,也不是各位兄弟想见到的,与其自相残杀,还不如放手一搏。”

    常楚楚叹道:“也许是我们安逸太久了,已经忘了狩猎大会的残酷与血腥。”

    姜小白道:“不过你放心,只要我活着,你就会活着,除非我死了,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常楚楚道:“你若死了,我也绝不会独活。”

    这句话听着怎么就有些不对味呢?姜小白尴尬一笑,岔开话题道:“其实你也不必害怕,修道本来就是参悟生死。生与死之间虽然看着只有一线之隔,不是生,就是死,其实这两者之间毫无关联,没有因果。活着就是活着,死去就是死去,你只能占有活着的那一半,而死去的那一半跟你毫无关系。当你觉得害怕的时候,你要想到,人活着的时候永远都不会死,因为死的同时人已经不是活的了,那时候的你已经不是你了。这是哲学,听着好像没有道理,但你慢慢想,会越想越有道理的,等你想通的时候,你就坦然了。”

    常楚楚道:“你是在安慰我吗?”

    姜小白点头道:“我怕你一个女孩子承受不了死亡的恐惧。”

    常楚楚道:“其实你错了,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呃……

    姜小白竟无言以对。

    风言干咳两声,道:“其实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