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战乱起
    常楚楚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韩冰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镇南侯的威严她已经见识过了,连父亲见到他都战战兢兢的,而她对待他的儿子却是不冷不热的,经常还恶语相向,万一他公报私仇,她父亲可就不好过了。慌道:“他怎么不说啊?他就告诉我他叫韩冰,却没说他是镇南侯的儿子。姜大哥,你可别怪我啊,我以为他是骗子,所以对他并不怎么客气,他不会生气吧?”

    姜小白道:“既然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大半年了,应该没有生气!”

    常楚楚拍了拍胸口道:“那就好那就好!”

    姜小白道:“他现在人在哪里?”

    常楚楚道:“我带你去吧!顺便给他赔个礼!”

    姜小白点头道:“那好!走吧!”

    韩冰住的客栈离这里并不远,俩人步行一会就到了。

    站在客栈的楼下,姜小白道:“常姑娘,既然你跟他熟悉,麻烦你先上去通报一声。”

    常楚楚点头道:“那好!”

    常楚楚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但韩冰经常对她提起住的房间号,天字二十三号,所以记得熟悉,直接就找了过去,在走廊尽头,敲响了房门。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韩冰都已经睡下了,听到敲门声,一下惊得坐了起来,毕竟他在这里也没有熟人。道:“是谁?”

    常楚楚门外说道:“是我!”

    韩冰一听是常楚楚的声音,顿时睡意全无,慌忙从床上跳了下来,胡乱穿了外套,又在指尖煞出一束火苗,弹向了桌上的烛台,屋里顿时就亮堂了。又慌慌张张冲过去开了门,见外面站着果然是熟悉的身影,喜道:“常姑娘你怎么来了,我以为听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是来找我的吗?快快快,进来坐!”

    常楚楚走进屋,待他掩上门,便道:“你是镇南侯的儿子?”

    韩冰怔道:“你怎么知道的?”

    常楚楚道:“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就说你是不是吧?”

    韩冰苦笑一声,道:“是又怎么样?这重要吗?”

    常楚楚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韩冰道:“我告诉你你会信吗?”

    常楚楚想了想,道:“不信!也怪我有眼无珠,若是我姜大哥在,他一定会相信的。反正我已经得罪你了,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若是心中恨我,尽管冲着我来好了,千万不要为难我爹爹和我姜大哥。”

    韩冰微微一怔,随即就笑了,道:“我怎么会恨你呢?恨你还会每天去找你,陪你坐在侯府的台阶上一起等清凉侯吗?”

    常楚楚怔道:“你那么高贵,我那样对你,你真的不恨我吗?”

    韩冰道:“我倒宁愿你永远都不知道我的身份!我一直都把你当作我的朋友,我怎么会恨你呢?”

    常楚楚道:“此话当真?”

    韩冰点头道:“当真!”

    常楚楚就伸出小拇指道:“拉勾!”

    韩冰有几百年没跟人拉过勾了,颇感意外,随即就笑了,道:“好好好,拉勾!”就伸出小指跟她拉了一下勾。又道:“你来就为了跟我拉勾的?”

    常楚楚道:“不是啊,我姜大哥听说你等他大半年了,就过来找你了!”

    韩冰惊道:“清凉侯回来了?”

    常楚楚点了下头,没有说话。

    韩冰急道:“他人在哪里?”

    常楚楚道:“就在楼下!”

    韩冰闻言,连忙整理了下衣服,就匆匆下楼了。

    姜小白正双手负后,站在客栈门前等他,听到身后有动静,就转过身来。

    韩冰也是官场混迹之人,眼光敏锐,见此人气宇不凡,估计就是了,便抱拳道:“韩冰见过清凉侯!”

    姜小白抱拳还礼道:“韩兄抬举了,我现在已经不是清凉侯了。”

    现在已是深夜,街上几乎看不到人影,韩冰左右看看,道:“清凉侯谦虚了。清凉侯乃是太祖皇帝御封,世代承袭,谁也没有权利削夺你的爵位,只要这里还是姜家的天下,清凉侯就永远都是清凉侯,要不然就是大逆不道。”

    这些话姜小白听着很受用,并不是因为他喜欢被拍马屁,而是短短几句话却代表了韩冰的立场,看来他们之间还有合作的余地。便道:“是啊,确实有人在倒行逆施,祸乱朝纲。”

    韩冰道:“这里说话不方便,不如到我房间去谈,侯爷意下如何?”

    姜小白点头道:“甚好!”

    三人又走上楼,来到韩冰的房间。

    姜小白四下看了看,叹道:“韩兄为了等我,却让韩兄在这样的地方委屈了大半年,小白心里真是好生过意不去啊!”

    韩冰道:“清凉侯这样说就见外了。我父亲对清凉侯那是推崇备至,心向往之,只要等到清凉侯,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再说了,我一点都不觉得委屈,倒是慢慢喜欢上了这座小城,总是感叹还是老清凉侯有眼光啊,选择这样一座安静美丽的小城颐养天年,真的是羡煞旁人哪!”

    姜小白笑道:“韩兄谬赞了!”

    韩冰道:“我是实话实说!来,坐下说话!”

    姜小白和常楚楚就坐了下来。

    常楚楚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谈啊?我在这里是不是不方便啊?”

    韩冰也坐了下来,笑道:“常姑娘见外了,再重要的事也不敢瞒着常姑娘啊!”

    姜小白笑道:“就是,要是惹得常姑娘不高兴了,发起火来也很可怕的。”

    韩冰怔道:“哦?是吗?不过也差不多,我是见识过了。”说完哈哈笑了起来。

    常楚楚脸上一红,刚准备说话,就听隔壁房间叫道:“****的,半夜笑个**,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三人脸色刷地变了。常楚楚霍然起身,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我去教训教训他。”

    姜小白道:“让他搬到别的房间去!”

    常楚楚点了下头,就走了出去,就听“砰”的一声,隔壁的门就被踹开了,就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哟嗬,小美人脾气不小嘛!既然火气这么大,来,让大爷给你消消火!”

    接着就听见一声惨叫,那人就被小美人从窗户扔了出去,虽然楼层不高,但也摔个半死。那人呻吟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却不敢声张,因为他看到了小美人眉间有白星闪耀,衣服也不要了,连滚带爬就跑了。

    常楚楚又走了进来,关上门,在桌边又坐了下来,道:“现在你们可以放心说话了,没人再打扰你们了。”

    姜小白笑道:“韩兄,我没说错吧,常姑娘发起火来确实很可怕的。”

    韩冰笑道:“其实女孩子太柔弱也不好,这样挺好的。”

    常楚楚嘟嘴道:“你们就会取笑我。”

    姜小白笑了笑,道:“好了,言归正传吧!韩兄这次不辞辛劳,等了我这么长时间,究竟所为何事啊?”

    韩冰道:“侯爷可曾听闻朝中变故?”

    姜小白道:“听说了,有人篡位了。”

    韩冰吓了一跳,没想到他说话这么直接,让人心脏有些受不了,道:“侯爷这段时间都在九屠魔域,又是如何得知的呢?难不成这件事已经传到九屠魔域?”

    姜小白道:“那倒没有,我有别的渠道得知。”

    韩冰点头道:“看来侯爷虽然偏安一隅,耳目倒是灵通。不知侯爷对这件事怎么看?”

    姜小白道:“谋朝篡位,忤逆圣意,残害手足,实属大逆不道,人神共愤,人人得而诛之。”

    韩冰又吓了一跳,要不是自己还年轻,心脏还真受不了,咽了口口水道:“清凉侯还真是心直口快!你我初次见面,你对我就这么放心?”

    姜小白道:“相信一个人,并不一定需要天长地久去了解,有的时候一个眼神就足够了。再说了,新皇刚刚削掉我了爵位,韩兄却冒着被新皇猜忌的风险来等我,一等就是大半年,说明韩兄跟新皇并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韩冰怔了怔,道:“我父亲没有看错人,清凉侯果然聪明过人,独具慧眼,一语中的。既然清凉侯已经敞天天窗说亮话,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敢问清凉侯,你可想夺回你的爵位?”

    姜小白道:“不是想,只要我活着,就必须要夺回我的爵位,要不然对不起祖宗。”

    韩冰道:“侯爷可知道新皇已经把你的爵位给了天路大元帅路长海?”

    姜小白道:“略有耳闻!”

    韩冰道:“以路长海的性格,肯定不会因为抢了侯爷的爵位而感到内疚,肯定视侯爷为骨中刺,眼中钉,所以侯爷留在清凉城,肯定会受到排挤,说不定路长海已经动了杀机。既然如此,侯爷还不如来我地路一展身手,与我父亲携手,共创宏图伟业。”

    姜小白道:“韩侯已经挂印封侯,还需要什么宏图伟业呢?”

    韩冰道:“实不相瞒,我父亲的爵位现在也是岌岌可危。本来在新皇篡位之前,我父亲跟他就不对付,何况他还是篡位,我父亲心里更加不服,新皇也能感觉到,但他也怕把我父亲逼反了,不敢直接削夺他的爵位,但是小动作不断,在你去九屠魔域的这段时间里,天路和将路已经吞并了地路十几个郡,新皇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把我地路慢慢蚕食掉。”

    姜小白道:“那韩侯怎么应付的?”

    韩冰道:“我父亲也曾上书朝廷,要个说法,但新皇的回答很可笑,说不过是小孩子打架,就当是锻炼锻炼,磨砺一下!当时我父亲听了大为光火,就回了新皇四个字,说,本侯奉陪”

    姜小白道:“现在都是郡与郡之间的吞并?”

    韩冰点了下头道:“刚开始是城与城,后来就池与池,现在就郡与郡了。”

    姜小白道:“殿部为什么不参战?”

    韩冰道:“殿部参战动静就大了,双方还没到撕破脸的地步,军队也都没有动,不过我估计也快了。所以我父亲也很着急,他说只有你能救他,所以才让我一直在这里等你。但你走了也快一年了,说实话,我都以为你回不来了,准备再等几天,我也要回去了。”就没说好,若不是常姑娘,早就走了。

    姜小白道:“韩侯太抬举我了!敢问韩侯现在在哪?在京城吗?”

    韩冰摇头道:“京城不安全,早就称病不上朝了,一直居住军中。”

    姜小白点头道:“这是对的,一旦苗头不对,新皇肯定会对韩侯下手的!那现在地路是一个人在战斗吗?有没有援手?”

    韩冰道:“中夏国一共七个侯爷,原本你占了一个,文官占了两个,剩下四个分别是镇东侯,镇南侯,镇西侯,镇北侯,说实话,以前封侯的元帅在朝中肯定比较骄傲,说话也比较强势,所以其他六路元帅看着肯定特别不顺眼,心存怨念,可能对先皇也有点不满,这次新皇篡位,对他们极尽拉拢,可能都已经把这四路的爵位私下里答应分封给他们了,所以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对四方镇侯拼命排挤,也梦想着像路长海一样,封侯挂印。镇北侯还好一点,是新皇的亲舅舅,新皇稍作安抚,他便安稳了。而镇东侯和镇西侯跟我父亲一样,以前就跟这个新皇不对付,所以现在跟我地路一样,危机四伏。”

    姜小白道:“也就是说,地路的盟友只有两路,还不靠在一起?”

    韩冰点头道:“目前看来是这样!”

    姜小白道:“以三路对抗七路,确实有些棘手啊!”

    韩冰道:“父亲说,只要清凉侯回来,肯定有办法破解这个困局。我也曾听说过,侯爷在无生海曾以百人之力,破数万之敌,这件事应该难不住侯爷,侯爷一定可以再现老清凉侯的辉煌!”

    姜小白摇摇头道:“韩兄谬赞了,那不过是侥幸而已!”

    韩冰道:“侯爷谦虚了,那侯爷现在可愿帮助我们?”

    姜小白道:“帮助谈不上,各取所需罢了。”

    韩冰喜道:“侯爷答应了?”

    姜小白点头道:“只能说我尽力吧!”

    韩冰道:“有侯爷相助,那我们无异于如虎添翼!那侯爷可有良策?”

    姜小白道:“良策谈不上,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地路的城池不能再丢了,如果让敌军一路攻池掠地,势如破竹,那时人心尽失,可就完了。”

    韩冰道:“这个道理我们也懂,但天路的实力一路就不比地路差,何况我们现在要同时应对两路,有些力不从心啊!”

    姜小白道:“既然现在是郡与郡之间的争夺,那你在西路挑一个重要的郡交给我,我来守,你们负责东路就行了。”

    韩冰喜道:“侯爷有把握吗?”

    姜小白道:“如果连一个郡都守不住,我又有什么资格对得住镇南侯的厚爱?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了!”

    韩冰道:“那好,刚好我们西边有一个郡非常重要,确切地说,应该是三个郡,呈品字形,这三个郡的后面,就是虎囚关,如果这三个郡失守,天路攻进我虎囚关,就是我地路腹地,现在虎囚关外十几个郡已经被天路蚕食殆尽,就剩这三个郡了,岌岌可危,如果侯爷能守得住,我就把这三个郡交给你,我们安心守东路。”

    姜小白点头道:“可以!”

    韩冰起身喜道:“那好!事不宜迟,我连夜回去安排。现在已经到了三年一次采集引道珠的日子,所以新皇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挑事,引道珠关系到一路根本,我心中是急不可耐,所以还请侯爷能早点赴任,越早越好,一旦那三个郡失守,又是几百万的引道珠就没了。”

    姜小白道:“明天我安排一下,后天就走。”

    韩冰点了下头,就把那三个郡的情况跟他交待了一下,真的觉也不睡,下楼就准备走了。把小二叫了起来,牵来一匹马,姜小白和常楚楚站在门口,韩冰跨上马背,忽又看着常楚楚道:“常姑娘,你会一起去吗?”

    常楚楚一晚都处于震惊之中,毕竟这样的秘密不是谁都有机会听到的,不过她是开心的,这是一种被信任的舒适感。笑道:“只要姜大哥带我去,我就去。”

    韩冰又看着姜小白道:“侯爷,你会带她去吗?”

    姜小白道:“只要她开心就好!”

    韩冰心下一喜,点头道:“那好,我等着你们!”

    姜小白道:“不过韩兄,现在城门已经关了,能出得去吗?”

    韩冰笑道:“我在这里也待了大半年了,可不是白待的,我早就打听好了,可以行贿的,两颗引道珠的事情。再加个五颗,连龙麟马都给我备用!”

    姜小白笑道:“看来韩兄深谙官场之道啊!”

    韩冰笑道:“那是必须的!侯爷,常姑娘,告辞了!”说完就踢了下马肚,走了。

    第二天,姜小白由于刚从九屠魔域回来,一路劳顿,夜里又睡得晚,所以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这时有人来报,说是道郡郡主来了,他才慌慌张张地起床洗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