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谁敢再战?
    天路受了奇耻大辱,上下都觉得脸上无光,急切地想找回面子,所以调兵遣将,征集粮草,速度极快,一个月时间就全部妥当,奔赴前线。

    这次任命的总郡主名叫海香茗,也是金斗七品修为,是裴敏骑的心腹,熟读兵法,长着一副讨债脸,不喜言笑,看谁都像他的杀父仇人。他曾有个小妾,背着他偷了人,本来这事神不知鬼不觉,只要没人看见,提上裤子这件事就过去了。但那个小妾偷人后,不但身体虚,心更虚,只是被他那张讨债脸盯了一会,就吓得跪倒在地,什么都交待了,倒把海香茗吓了一跳,愈发觉得自己这副表情很有震慑性,所以这些年来潜心摸索,脸上讨债的味道愈发浓厚了,每个人见到他的第一感觉就是,我是不是欠他钱?

    至于那个小妾,他把奸夫揪出来以后,洗剥干净,当众烹了,还加了葱花油盐,逼着小妾食用,小妾只吃了两口,还没来得及咽下,就疯了。

    这次攻打地路,也算是为死去的十八郡人马讨回血债,所以根本不用做作,讨债的表情自然流淌,非常逼真。

    不过此人性格谨慎,不像范须超,虽然手握五十郡人马,也没有狂妄到无边,离着智郡还有十几里地就安营扎寨,派出十几路哨兵详细查探,生怕一时大意,重蹈范须超的覆辙。

    待确定对方六郡人马都在智郡,而周围又没有伏兵以后,海香茗也没有急着攻山,而是派出一名郡主出营叫阵,一探深浅。

    在这片尚武争道的大陆,很多人把颜面看得比生命更重要,只要有人叫阵,另一方除非实在软弱无力,没有可战之人,要不然定会应战,否则肯定影响士气,日后就算击溃敌人,在手下眼里也会失去威望,因为这是**裸的挑衅,对于男人而言,这是最不能忍受的。有时两军对垒,不停地叫阵应战,能耗得将领死得精光,而小兵却无一伤亡。

    姜小白这时正领着一群人站在半山腰的丛林里观望,见到敌军一字掠开,前面一个人,指手划脚的,貌似在叫阵,却不敢确定,这时一个哨兵就慌慌张张地跑了上来,抱拳道:“启禀总郡主,敌人在叫阵!”

    姜小白道:“什么修为?”

    哨兵道:“金斗五品!”

    姜小白转头环视众人,道:“谁敢应战?”

    一般来说,一方叫阵,只要露了修为,另一方基本会派个修为相当的人应战,修为低了怕打不过,修为太高赢了也不光彩。所以几个郡主都把目光投向了李凤来,几个郡主中,只有他是金斗五品,其他均是六品。

    李凤来感觉自己就是一只鸭子,被硬生生地赶上了架,硬着头皮抱拳道:“属下愿往!”

    姜小白大声道:“好!李郡主威武!李郡主只管放心应战,我们给你掠阵,只等李郡主凯旋!”

    李凤来抱拳道:“定不负众望!”骑着龙麟马就向山下冲去。

    姜小白也领着几千人跟着冲了下去,但终究是人多,速度不及李凤来,等他们下山列好阵,李凤来已经冲到叫阵之将的面前。

    叫阵的名叫木有乘,跟海香茗是同乡,所以海香茗对他相当了解,知道他年轻时得遇高人,指点过他的剑法,所以剑法造诣很深,连他这个金斗七品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木有乘这时喝道:“来者何人?亮出修为!”

    李凤来眉间金光一闪,道:“大爷李凤来!”

    同等修为,木有乘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指着他哈哈笑道:“你可以回去,派个金斗六品的过来,我不耻笑你们。”

    李凤来怒道:“放屁!有种下马!”自己就跳下马来。

    龙麟马不比凡马,太过高大,而这里大多是用剑之人,不便交战,况且龙麟马速度又快,一个回合过去,好半天才能绕回来,有些人试探过后,知道自己不敌,干脆就骑着龙麟马跑了,半年也绕不回来。

    下马交战,不死不休。

    木有乘又是哈哈一笑,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也跳下了马,道:“今天我……”

    话还没有说完,李凤来就持剑刺了过来,同里口中说道:“懒得听你放屁!”

    木有乘怒道:“真他妈没礼貌!”边说边迎了上去。

    李凤来说话功夫,连出三剑,但木有乘剑法造诣果然了得,三剑轻而易举就避了过去,接着就是连番抢攻,而且是只攻不守,换句话说,就是以攻为守,李凤来就被逼得连连后退,只恨自己少生了两只手,纵使看到对方露出若干破绽,却腾不出手来去捡便宜。

    姜小白远远看见,暗自摇头,看来这个李凤来凶多吉少了。而他又不能派出人马去营救,要不然对方千军万马刚好扑过来,就被人家一锅端了。

    果然几个回合一过,李凤来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漫天剑影就逼得他手忙脚乱,身上接连中剑,半柱香功夫都没到,心脏就中了一剑,人就倒了下去。

    木有乘就切下李凤来的人头,重又骑到马上,用剑插着李凤来的人头,高高举起,冲着姜小白的方向,大声叫道:“还有谁不服的?速来送死!木有乘不怕你们车轮战,就怕你们不敢战!”说完哈哈大笑。

    这时小兵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身后千军万马士气大振,振臂齐呼:“速来送死,速来送死……”

    姜小白脸都绿了,转头看着几位郡主,大声道:“谁敢再战?”

    剩下四位郡主面面相觑,如果没有见识到木有乘的剑法,他们仗着修为上的优势,倒也不惧出战,但现在四人却没有一点把握,那家伙的剑法实在太精妙了,去了也是送死。再看李凤来的惨状,四人心里不免犯怵,都没有吱声。

    姜小白喝道:“难不成要我亲自出战?”

    四位郡主又互相看了看,牛宣古就走了出来,道:“要不我去吧!”

    姜小白道:“可有把握?”

    牛宣古道:“没有把握,但属下愿意拼死一战!”

    姜小白眉头一紧,道:“我不是让你们去送死,而是让你们壮我军威!送死谁去不一样?又何必让你们去?”

    四大郡主羞得无地自容,几个都是金斗六品,却被敌方一个金斗五品给镇住了,这么多手下看着,脸都没地方放。

    敌军依旧在叫嚣,声浪滔天,各种难听的话都飘了过来,让几人脸上愈发难看。

    陈静儒这时走了出来,抱拳道:“师父,徒儿请战!”

    几位郡主顿时就惊呆了,这个总郡主的徒弟他们是清楚的,刚来的时候不过金斗一品的修为,不过来了没几天,就突破了金斗二品,比师父的修为还高,但相比木有乘,还是相差了一大截,又没人逼他,去了不是找死吗?总郡主收的这个徒弟平时也不喜说话,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要不然也不会金斗二品做了一品的徒弟。

    姜小白颇感意外,怔道:“你?有把握吗?”

    陈静儒点头道:“有!”

    言简意赅!回答虽然只有一个字,却是锵铿有力,饱含自信,让所有人心头一震,不管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只这份魄力就已经无可比拟,令人动容。

    布休就竖起拇指道:“陈兄,棒棒!”

    陈静儒又点了下头,却没有说话。

    姜小白道:“好!希望你说到做到,不要让为师失望!”

    陈静儒抱拳道:“师父放心,静儒定取敌人首级,不负师父栽培之恩!”

    姜小白点头道:“那你去吧!为师等你凯旋!”

    陈静儒郑重地点了下头,就从阵中急速冲出,直奔木有乘。

    敌军见又有人应战,刚刚还声浪滔天,顿时就安静下来,对他们来说,反正有十几万人马掠阵,心中无所惧怕,就当是看戏了。对方一共才六个郡,而己方有五十郡,说不定凭借木有乘一人之力就可以将六郡郡主尽数歼灭,让他们不攻自破,都省得他们上阵杀敌了,所以一个个表情悠哉,就差没搬个凳子坐下来看了。

    陈静儒冲到木有乘面前,就停了下来。

    木有乘将剑上的头颅甩在地上,喝道:“来者何人?亮出修为!”

    陈静儒亮出眉间两颗金星,冷冷道:“希望你到了阴曹地府还能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陈静儒!”

    木有乘原以为经过刚才一战,对方一定吓破了胆,既然敢应战,不是金斗七品,也最少是六品,没想到却来个金斗二品,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颜色,怔道:“你是金斗还是紫斗?”

    陈静儒眉间两颗金星重新亮起,道:“你眼瞎吗?”

    这下不但木有乘看清楚了,海香茗及其余四十九郡的郡主也看清楚了,均是一头雾水,有些看不懂这个套路。

    木有乘确定对方是金斗二品后,顿时哈哈大笑,道:“你们地路就没人了吗?没人就说一声,这不是拿大爷开心吗?小子,那个冒牌侯爷是不是跟你有仇?有仇就说一声,我可以不杀你。”

    陈静儒咬牙道:“辱我师父之名,必死无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