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神医在此
    方子韵咽了一口口水,道:“可对方只有金斗二品,我却是金斗六品,赢了也不光彩啊!”

    海香茗冷冷道:“只要你能赢,那就是光彩,我给你请首功!”

    方子韵额头就有细汗渗出,但也无路可退,只能硬着头皮道:“是!”就驱马出阵,走到陈静儒面前。

    他虽然是金斗六品,面对这个金斗二品也不敢狂妄自大,抱拳道:“小兄弟,我是金斗六品,你愿不愿意与我一战?”

    心里就盼望着对方说不公平,不愿战,然后一拍两散,完美收官。可陈静儒经过刚才一战,信心满满,冷冷道:“不要说金斗六品,就是金斗七品,我又何惧之有?”

    方子韵见对方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心下一沉,小声道:“我们只是切磋切磋,分出胜负即可,点到为止,我跟小兄弟一见如故,可不能伤了和气。”

    陈静儒冷冷道:“那你投降好了,我可以不杀你。”

    方子韵面露难色,小声道:“不战就降,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陈静儒冷哼一声,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下马受死吧!”边说边跳下了马。

    方子韵就觉得这家伙没有一点人性,自私自利,没有一点同情心,视别人宝贵的生命如同草芥,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下马,既然没有退路,索性将心一横,拔剑咬牙道:“放马过来吧!”

    陈静儒道:“你要不要让我三招?”

    方子韵微微一怔,随即喝道:“放屁!我让你三招,那我找谁让去?”

    陈静儒点点头,道:“好!”又从后背拔出鱼欢刀,一个箭步就劈了过去。

    现在对方不让他三招,他也不能再贴近出刀,只能试探性地斜劈一刀,这一式看似平常,却暗藏玄机,按照常理,对方一定用剑阻拦,他便可以借力打力,顺着剑锋滑下去,砍他面门。燃木刀法讲究得就是快,这套动作可以在瞬间完成,令敌人不易察觉。

    但方子韵看过木子乘的死法,心有余悸,以后他还会从下盘攻起,所以一心注意裆部,生怕一不小心小弟弟就没了,没想到这家伙根本就不上路子,竟又换了个套路,让他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用剑阻拦,脚底一蹬,身体瞬间向后弹出丈余,生生地劈开了这一刀。

    陈静儒的刀法虽快,终究是吃了修为的亏,若是同等修为,对方肯定是避不开这一刀的。

    方子韵见自己轻而易举地避开了这一刀,顿时信心大增,看来都是自己吓自己,对方也不过如此嘛!木子乘之所以死在他的刀下,完全是因为太过托大,并不是因为他的刀法有多么地高超。

    方子韵有了底气,手中剑势也有了劲道,待陈静儒再度攻来,也不再避闪,连番抢攻。陈静儒的刀法虽快,但终究是修为相差太远,何况海香茗之所以让方子韵出战,除了修为高之外,剑法也是不差的,所以陈静儒的刀势一下就被压制住了,半天抬不起头来,但方子韵一时半会也无法取胜,因为对方的刀法不但快,而且非常精准,有时剑势中只露出发丝般的缝隙,他都能精准无误地劈进来,令他措手不及。

    两人各有长短,胶着一起,一时刀光剑影,难解难分。陈静儒心里却有些着急,他也清楚自己修为不如对方,体力也耗不过对方,时间久了肯定就支撑不住了,只能速战速决,还能有一丝生机。

    姜小白看得暗暗揪心,就有些后悔,刚刚就应该见好就收,让他退回来,静儒虽然不太爱说话,但心里终究是太傲了。

    其他人也是屏住呼吸,为陈静儒暗暗捏了一把汗,虽然一个金斗二品能跟金斗六品鏖战这么久,已经实属不易,令人钦佩了,但再钦佩也不能输啊,一输就是死路一条,荣誉永远都不是属于死人的。

    陈静儒就感觉自己不能再耗下去了,耗下去就是死路一条,他决定孤注一掷,只攻不守。这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打法,方子韵却不同意这种打法,因为他已经看到胜利的希望,可不愿跟他同归于尽,现在就算跟他讲和,他都不愿意,连忙收剑回防,准备就跟他慢慢耗下去,直到把他耗得精疲力竭。

    但陈静儒现在拼死一搏,心中没有顾虑,刀法明显快上几分,竟逼得方子韵接连后退。虽然方子韵把剑舞得密不透风,但是百密终有一疏,况且方子韵的剑法又非绝世剑法,这时就露出一个细微的破绽,如同门缝里射出的光,瞬间就被陈静儒捕捉到了,仗着刀快且准,一下就劈了进去,方子韵猝不及防,只觉左手臂一痛,等他反应过来,手臂已经只剩下半截了。

    方子韵怒吼一声,如同一只咆哮的狮子,顿时红了眼睛,忙用真元封住左臂经脉,就奋不顾身扑了过来,再也不顾不得刚刚定下的计划,招招取陈静儒的要害。

    俩人都是两败俱伤的打法,结果就真的两败俱伤了,身上的伤口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不停地冒出来,一会功夫就遍体鳞伤,衣服都被鲜血染红了。但两人都杀红了眼,根本就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依旧不停抢攻,以快打快,快得只剩下光影流动,而看不清刀剑。

    燃木刀法讲究的就是“快”字,况且方子韵断了一臂,终究受了牵制,所以陈静儒略占优势,再过一会,方子韵身上的伤口越聚越多,沟壑纵横,就感觉手腕上愈发使不上力道,剑也不像刚开始那般收发自如,忽然就觉得害怕,那是人在感觉到死亡的威胁时,本能生出的恐惧心理,害怕的同时又有些后悔,那家伙不过是砍断自己的手臂,当时就应该冷静行事,不应该为了一条胳膊而把命搭上。

    但现在大局已定,后悔也没有用了,鲜血如同瀑布一般从身上流了下去,手中的剑越舞越慢,如同在驱赶苍蝇。不过陈静儒也好不到哪里去,也是鲜血淋漓,刀势也失去了凌厉之感,但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虽然就好了那么一点点,却可以硬提一口气,将方子韵斩于刀下。

    陈静儒最后凝聚起的气力一下就涣散了,脚步踉跄,长刀拄地才不致跌倒,望着方子韵的尸体哈哈大笑,虽然声音带着无尽苍凉。

    他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颤颤巍巍地走到龙麟马旁,用尽最后的气力,好不容易才爬了上去,努力坐直了腰杆,用刀指着敌军,嘶吼道:“还有谁?”

    两军闻言,无不动容。

    结果陈静儒话音刚落,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苦笑着摇了摇头,知道自己根本无力再战,他就是喊着玩玩,就算有人应战,他也要跑路了,他又不傻,这一点,倒是跟他师父有几分相似。

    海香茗虽然脸色铁青,但也是要脸之人,倒也没好意思再派人出来应战。

    陈静儒掉转马头,缓缓走了回去,六郡人马又爆出雷鸣般的欢呼,把大地都震得微微颤抖。这个总郡主的徒弟真是了不起,不过金斗二品的修为,却连杀两个金斗五六品的修士,虽然是惨胜,却也是个英雄,无人可比。

    姜小白领着众人就迎了上去,靠近时就跳下马,走到陈静儒的马旁,准备将他搀扶下来,结果陈静儒见到他,心里一时松懈,顿时气力散尽,一下从马上栽了下来。

    姜小白吓了一跳,双手接住了他,将他平放在地上,急道:“静儒,你还好吧?感觉哪里不舒服?”

    陈静儒苦笑一声,有气无力道:“心里不舒服。师父,让你失望了,静儒没能全身而退,让你蒙羞了。”

    姜小白忙道:“不,你很了不起,师父为你骄傲!”

    陈静儒就笑了,道:“如果师父说的是实话,那静儒就算死了也没有遗憾了!”

    姜小白急道:“你不会死的!”转头叫道:“快传军医!”

    其他人这时也围了过来,王青虎就蹲了下来,道:“不要叫那帮庸医了,我就可以!”

    姜小白怔道:“你不是只会下毒吗?”

    王青虎不屑道:“开什么玩笑?我师父跟紫华宫宫主华回春师出同门,虽然我师父一心研毒,但耳濡目染,也懂得些许医道,虽然是些许,但哪里是那些庸医可以比拟的?我若不是看小陈最近这段时间经常行贿我,让我带他来见你,我都不稀罕亲自出手,跌身份!”边说边用匕首割开陈静儒的衣服,仔细察看一番,道:“别害怕,也不要装,想死也死不了,没有伤及腑脏,都是皮外伤!”

    姜小白悬着的一颗心就落了下来,但仍有些不放心,道:“既然是皮外伤,那他刚才怎么吐血了?”

    王青虎就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拔出木塞,慢慢倒出里面的粉末,撒在陈静儒的伤口之上,同时说道:“简单一点说,他当时已经没有力气了,还拼命地去挤,就跟奶牛一样,都没有奶水了,你还拼命挤,不就挤出血来了吗?再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他没有屁,还拼命地想挣出屁来,结果就把屎给崩出来了。”

    众人皆叹,长吁一口气,这个比喻好生动啊,虽然他们不懂医道,却也一听就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