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我带你走
    华明谣这时站直身子,指着可夏,怒目圆睁,道:“贱货,别给脸不要脸,还真以为自己是圣女啊!在中夏国,你是公主,但在紫华宫,你就是一个贱货,不要让我失去耐心,要不然我想杀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转身就气冲冲地走了,到了院门口,门也懒得开,又翻过围墙走了。

    可夏的衣服已经被撕光了,便拉过一床被子遮挡。姜小白这时从床下钻了出来,感觉自己很狼狈,羞愧难当,人家夫妻俩的事,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正尴尬间,采荷就走了进来,急急忙忙道:“公主,你没事吧?”

    可夏胸前倚在墙边,胸前抱着棉被,裸露着如莲藕般的双臂,摇头道:“我没事,你先出去吧!”

    采荷应了一声,便又退了出去,顺手又关上了门。

    屋里就剩下两个人,一个还是脱光的女人,姜小白就有些手足无措,格外紧张,就是面对千军万马时,也没有过这种感觉。

    良久,可夏才道:“这就是你羡慕的优游岁月。”

    姜小白叹道:“对不起,公主,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做!”

    可夏叹道:“这不怪你,我已经习惯了。我就问你,你心疼吗?”

    姜小白点头道:“我国的公主受此羞辱,身为臣子,心里岂能不痛?”

    可夏道:“我不要你把我当作公主,就从我们私人的关系来说,你心疼吗?”

    姜小白倒也没有说谎,点头道:“心疼!”

    可夏就笑了,道:“有你这句话,我很满足。”

    姜小白叹道:“可又有什么用呢?”

    可夏咬了咬嘴唇,忽然鼓足勇气道:“今晚你留下,陪我睡。”

    姜小白吓了一跳,没想到公主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虽然这种话对于每个男人来说,都是福音,但姜小白现在心中愧疚难耐,却没有这样的心思,忙道:“公主请收回这句话,就当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可夏猛地揭开被子,赤.裸的身体就完全暴露在姜小白的面前,急道:“是因为我长得不好看,还是我的身材不够好?”

    可夏不但长得好看,身材也好,胸前饱满如峰,腰间柔细如柳,姜小白只看了一眼,就觉血脉贲张,鼻血差点流了下来,说不心动那是假的,若换作以前在清凉城,早就像狗一样扑上去了。

    姜小白努力克制住自己,将头扭向一旁,道:“公主貌美如花,但我不想成为别人报复的工具。”

    可夏急道:“我不是报复,我就喜欢你。”

    姜小白道:“公主,你先冷静冷静,一失足成千古恨,我若真上了你的床,后悔也来不及了!”

    可夏道:“你还是不是男人?”

    姜小白道:“正因为我是男人,才要对你负责,不能负责的床我宁愿不上!”转身就开门出去了。

    可夏望着他缓缓关上了门,两行晶莹的泪珠就滚了下来,心里一阵感叹,真是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为什么不是让我先遇到你?

    这一夜,姜小白辗转难眠,可夏被打的那一耳光,始终萦绕心头,并不是因为喜欢她,而是她那可怜无助的眼神使他心碎,久久不能释怀。

    第二天,姜小白起床后,刚走进院子,可夏也出来了,不过半边脸却是肿了,让姜小白愈发怜惜。

    可夏却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带着吟吟笑脸,道:“起床了?”

    姜小白点了下头,俩人就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了下来。

    姜小白道:“公主,我问你,你一点都不喜欢那个华明谣吗?”

    可夏睁大眼睛盯住他,道:“你跟猪睡过吗?”

    姜小白听得一头雾水,摇头道:“没有!”

    可夏道:“那你下山以后,没事找一头猪睡睡,我跟华明谣睡在一起,就是那种感觉,恶心!”

    这比喻太生动了,令姜小白汗颜。道:“既然如此,那公主愿意离开紫华宫吗?”

    可夏叹道:“不是我想离开就能离开的,不要说活着,我就是死也不想死在这里,我的骨灰都不得自由!谁都有一颗自由的心,谁不向往广袤的天地?”

    姜小白道:“我带你走!”

    可夏如同雷击一般,一下子就怔住了,手都微微颤抖,半晌才道:“你是说真的。”

    姜小白点头道:“我不喜欢开玩笑。”

    可夏一下就跳了起来,欢快得像只鸟雀,没有一点以前的端庄稳重,激动道:“那你等一下,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

    姜小白窘道:“公主,你别急啊,你先坐下!”

    可夏道:“这鬼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待,我能不急吗?”

    姜小白道:“我不是说现在带你走,我现在自身难保,又如何带你走?”

    可夏怔道:“那什么时候带我走?”

    姜小白道:“等我有能力保护你的时候。”

    可夏又坐了下来,一脸落寞,喟然长叹,道:“那得等到何年何月?”

    姜小白道:“如果我不死,不会太久。如果我死了,那就不知等到何年何月了。”

    可夏急道:“你不会死的。”

    姜小白笑道:“托公主吉言,只要我不死,必带你出去。”

    可夏叹道:“我只是普通凡人,就怕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姜小白道:“不会等太久,最多一百年。”

    可夏抿嘴道:“一百年?到那时就算我不死,也已经年老色衰了,你看见了我,说不定就不想带了,谁想带一个老奶奶?”

    姜小白笑道:“公主,我想带你走,并不是因为你的容颜,哪怕你再老再丑我也会带你走的。”

    可夏嘟嘴道:“我才不信。”

    姜小白道:“既然你害怕,那你可以修炼啊!”

    可夏道:“你以为我不想,但我天赋有限,灵丹妙药也吃了不少,但是没用。”

    姜小白道:“我帮你!”

    可夏惊道:“怎么可能?就算是紫华宫的灵丹妙药,也只是起辅助作用,也不敢说一定能助人辟空显印的。”

    姜小白道:“我说可以,你相信吗?”

    可夏慌忙点头,道:“相信相信,自从我父皇驾崩以后,天底下我只信你一个人。”

    姜小的白点了点头,道:“那好,你听好了!”也没有再废话,便把《易筋经》的口诀细细跟她说了。

    可夏听得很用心,每个字都放在心里慢慢咀嚼,因为她看到了希望,生活的希望,她相信眼前这个男人一定可以把她带出紫华宫,让她也可以翱翔于广袤的天地中。她可不想等这个男人为接她的时候,她已经变得年老色衰,当初她是带着最好的年华走进紫华宫,离开的时候她依旧要光彩照人,哪怕只是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可夏也是聪慧,姜小白跟她细细讲了几遍,不到中午,她便烂熟于心。

    姜小白又从储物戒里煞出一箱引道珠,塞进了她的床底下,道:“这箱引道珠你先用着,估计你没用完,我就把你接走了。”

    可夏又是欣喜,又是震惊,道:“你哪来这么多引道珠?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可穷死了,在那个土匪身上搜刮半天,也就刮了一颗!”

    姜小白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这玩意。”

    可夏抿嘴道:“我就知道,你跟别人不一样。”

    姜小白又拿出两颗增修丹,递给了她,道:“这两颗丹药你收好了,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要不然你小命难保,这是增修丹,你一旦辟空显印就服下它,可以快速提升你的修为,切记不可贪心,只能服用一颗,还有一颗你就留给采荷吧,也不枉她忠心耿耿服侍你一场。”

    可夏就痴痴地看着他,感动得心都快化了,真的是爱屋及乌,连她的下人都要照顾。

    姜小白笑道:“你看着我干嘛?我脸上又没有吃的。”

    可夏莞尔一笑,道:“以前,我总觉得,苍天负我,让我生不如死。现在我却觉得,我是上天的宠儿,让我受宠若惊!”就拉住他的胳膊走到屋外,指着天道:“你看,天是蓝的!”

    姜小白怔道:“天一直都是蓝的啊!”

    可夏就笑了,道:“它对我好,我才觉得它是蓝的。它不对我好,我一直觉得它是灰的。”

    姜小白就觉得,可夏笑起来真的很美,就像蓝天上的云朵,很纯净。

    采荷这时回来了,姜小白让她帮忙找一件紫华宫的服饰,对于采荷来说,小菜一碟,刚好杂役处有个外门弟子喜欢她,他便到那边取了一件过来。

    姜小白接过衣服,就到房间里换了,可夏便在门外等他。

    姜小白出来后,掸了掸身上这件略显破旧的衣服,笑道:“像紫华宫的弟子吗?”

    可夏笑道:“这衣服配不上你。”

    姜小白笑道:“我也这样觉得。公主,那我走了,就此别过。”

    可夏一脸不舍,道:“你还回来吗?”

    姜小白笑道:“我回来的时候,就是接你走的时候。”

    可夏道:“我等你,你可不要负我。”

    姜小白笑道:“那公主一定要等着我,不要到时我来了,你却不想走了。”

    可夏的眼神就变得坚毅,道:“你放心,苍天不老,我心不改,我一定等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