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生死局
    男人这时猛地把酒壶放在茶几上,哈哈笑道:“爽!十万年了,老子等了十万年了,终于等着活人了!”

    那女子笑道:“恭喜大王!”

    虽然对方只有两个人,但几十万人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不约而同向后退去,想悄悄遁入浓雾之中,然后掉头逃跑,实在太可怕了,宁愿不升仙也要逃回去。

    结果还没退上两步,那男子大手一挥,方圆十里,烟雾消散,令他们无所遁形。

    众人四周看看,又是倒吸一口凉气,心都凉透了,只见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重重包围了,而包围他们的人跟平台上的那两人一模一样,上面是人头,下面是骨架,足有几百万,密密麻麻,一个个握剑在手,凶神恶煞。

    如果是几百万正常的人,这边几十万人倒也能鼓足勇气突围,但面对这些半人半鬼的怪物,还没打,腿就已经软得跟面条一样。

    平台上那男子又是哈哈一笑,道:“想跑吗?可是跑不掉喽!我等了你们十万年,哪里那么容易就让你们跑了?”忽地脸色一变,道:“那些小虫子是谁带进来的?不知道老子最讨厌虫子吗?是谁带进来的赶快给我站出来!”

    虱明不敢应声,身子微微颤抖。

    边上一名骨架兵就上前两步,随便拉了一名修士,像提小鸡一样提了起来,道:“说,是谁把虫子带进来的?”

    那修士吓得跟筛子一样,瑟瑟发抖,道:“我我我不知道啊!”

    这时边上又走出来一个骨架兵,指骨上还戴着一只储物戒,这时从戒里煞出一只水缸,就把那名修士按在了水缸边上,道:“既然不知道,留你何用!”一剑就抹了他的脖子,顿时血喷如注,全部喷进了水缸,真如杀鸡一般。

    那修士毫无反抗之力,抽搐两下,就没了声息。

    按住他的那两个骨架兵却一直等他的血放完了,才把他的尸首扔在了地上。

    众人看得毛骨悚然,纷纷后退,往中间聚集。

    抬水缸的那个骨架兵这时望向高台,道:“大王,新鲜的人血,要不要先尝尝鲜?”

    那大王哈哈一笑,道:“好!十万年都没喝过人血了,让我先尝尝!”

    那名骨架兵以前大概是做炊事员的,储物戒中锅碗瓢盆应有尽有,这时又从储物戒里煞出一只碗来,在水缸里刮了一碗,登上平台,双手捧至大王面前,道:“请大王尝尝!”

    大王接过血碗,仰脖一饮而尽,鲜血又从脖子里漏了下来,把骨架染得血淋淋的,格外恐怖。

    大王喝完,大喝一声:“爽!果然是好血!”就把空碗递向了那名骨架兵。

    那骨架兵便道:“大王要不要再来一碗?”

    大王摆了下手,道:“不着急,好东西要慢慢品尝!”又望向众人,道:“我再问一遍,虫子是谁带进来的?”

    虱明乍见这些人,确实害怕,现在虽然也还是害怕,但转念想想,对方就算有几百万人,但他带进来的龙虱有几亿只,没理由害怕,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狠了狠心便走了出来,道:“是我带来的!”

    那大王道:“既然是你,那你就过来吧,陪我下盘棋,你若赢了,我可以放你活着回去。但你若输了,不好意思,把小命留下!”

    虱明道:“我不会下棋!”

    大王道:“那你活着干嘛?”

    就有两名骨架兵走向了他,看样子又要抓他去放血了。

    虱明当然不愿坐以待毙,嘴中呢喃有声,几亿龙虱就变得躁动不安,张牙舞爪就向骨架兵攻去,内外夹击。

    那些骨架兵怒吼一声,忙挥剑阻拦,但龙虱实在太多了,潮涌而上,骨架兵顾此失彼,有些龙虱都已经爬到了骨架上。

    虱明大喜,看来还是自己吓自己了,这些人虽然看着可怕,但终究是人不是仙,看样子凭他一人之力就可以将他们全部铲除,吃得连渣都不剩,这龙虱牙口极好,不要说骨头,连石子都能咬碎。

    结果,下一刻他就意外了,那些骨架兵的骨头竟比石子还要坚硬,那些龙虱张开镰刀一样的牙齿咬在上面,竟连一丝伤痕都没有留下,而那些骨架兵大概真有十万年没有打架了,起初有些不适应,后来却是越来越顺手,全身都是兵器,一脚踢出,趾骨锐利,直插虱腹。手上也是一样,右手的剑忙不过来,左手便用指骨当剑,一插一个准。

    这些骨架兵身上虽然没有血肉,却是身手敏捷,剑动如瀑,切起龙虱比切瓜还要轻松,一时之间,残肢满天,污秽横流,腥臭扑鼻。

    不消片刻功夫,几亿龙虱竟已死伤过半,包围圈内的龙虱就被尽数杀光,变成一堆一堆的烂泥,褐黄色的污水流得满地都是。活下来的龙虱都在包围圈外,此时也感动害怕,不敢再攻,纷纷后退,但包围圈里的人却已经看不到了,以为龙虱已经死光光了。

    七大星宫和九屠宫的人更觉惊恐,他们所惧怕的龙虱在这些恶魔的眼中竟是一文不值,原本有些人心里还抱着突围的想法,现在却是万念俱灰,连龙虱这么彪悍都杀不出去,他们再去突围不是自寻死路吗?

    虱明脸上本来就没有血色,现在更是白得像张纸,呆若木鸡,半天没有反应。

    平台上的大王这时哈哈一笑,道:“雕虫小技,也好意思拿出来显摆?跟我来下棋喝酒多好,偏要瞎折腾!我就是想让你们看看我手下的战斗力,我若想杀你,其实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麻烦!”

    说着手指一弹,一节指骨就疾速朝着虱明飞去,快若流星,虽然他们之间说话轻松,其实间隔有半里地,但虱明还没作出反应,只觉胸前一痛,指骨已经穿胸而过,带着满脸惊恐就倒了下去。

    那节指骨拐了一个弯又飞了回去,接在了那大王的手上。

    大王又拿起酒壶,泯了一口,转头道:“还有人抱着侥幸的心理想杀出去吗?如果有,就赶快,我一并解决了!”

    众人噤若寒蝉,看着这些不人不鬼虽然没有丹田,但好像都有修为,而且修为目前都不比他们低,单打独斗好像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何况他们的人还多出好几倍,本来他们的腿就已经被吓软了,哪里还有勇气突围?

    风言就附在姜小白耳旁,细声说道:“少爷,我们该怎么办?”

    姜小白道:“不着急,敌人的意图还未明朗,先看看再说!

    蛟天这时也凑了过来,小声道:“朋友,你不是说这里是仙界吗?怎么有这些魔鬼?”

    姜小白道:“我们来迟了一步,仙界已经被魔鬼占领!”

    左蓝这时鬼鬼祟祟地走了过来,躲在蛟天的身后,这时说道:“我都跟你说了,这些人都是骗子,你偏不信我!现在后悔了吧?”说完生怕被风言偷袭,又鬼鬼祟祟地溜进了人群深处。

    蛟天心里确实后悔,但龙虱都已经死绝了,他已经没有了话语权,长叹一口气,便不再说话。

    大王这时又道:“既然大家都不跑了,我们就来做些陶冶情操的美事,你们也不要害怕,我心地善良,只杀该杀之人,不该杀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杀!”

    众人心里一喜,没人觉得自己是该杀之人。

    骨架大王又道:“既然大家都不想死,我也不会勉强你们,只要你们陪我上来下盘棋,赢了就可以活下去了,输了嘛,就把小命留下。一个一个来,人人有份,是不是很公平啊?”

    没人觉得公平,却也不敢说不公平,均不吱声。

    姜小白这时上前一步,道:“我们有几十万人,一个一个下,那得下到猴年马月?”

    骨架大王就摆了下只剩骨骼的手,道:“不着急,我十万年都等下来了,再下个十万年也无妨!既然你说话了,那就你来跟我下第一盘棋吧!”

    姜小白道:“我学艺不精,怕辱没了大王的兴致,还是不上去献丑了。”..

    骨架大王道:“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反正这是迟早的事。可有人愿意主动上来跟我下第一盘棋?第一盘棋有优惠,我多让一子!是不是很心动啊?”

    果然就有人觉得心动,这时南离宫就有一名修士走了出来,此人名叫何采玉,抱拳道:“大王说话可算数?是不是我侥幸赢了一局便可活着离开。”

    骨架大王道:“当然,本大王向来说话算话,童叟无欺,只要你赢了,本大王保证不杀你!”

    何采玉又道:“大王真愿意多让一子?”

    骨架大王笑道:“看你那点出息!本大王说出来的话那就是板上的钉,说让你那便让你!”

    高手相争,争的就是一子半目,南离宫那人喜道:“那行!那我就斗胆陪大王下一局!”

    骨架大王大概真是喜欢下棋,也是一喜,招手道:“那你过来吧!”

    对面坐的那个美女骨架便站了起来,腾出位置,坐到了大王旁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