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挡箭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姜小白道:“先找一个秘密的地方,静心修炼,现在最紧要的,就是提升我的修为,尽早突破御气境,没有实力,活着就是一个笑话!”

    布休道:“那好,那我们现在就走!”

    姜小白眉头一紧,道:“只是我身上的引道珠不多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能我要去借点引道珠!”

    布休布休就伸出双手,露出他捡来的两个储物镯,道:“不用,盟主你看,我有!“

    姜小白怔道:“你哪里来的储物镯?”

    布休道:“我捡的!”说时意念一动,就煞出几百个大箱子,打开一看,里面装的全是引道珠。

    姜小白点头道:“好!”转头又道:“老王!”

    王青虎就走了过来,道:“盟主吩咐!”

    姜小白道:“你写封信给千寨的兄弟,告诉他们,从此以后我不再是千寨联盟的盟主,如果他们不愿意为匪,我可以写封引荐信,让他们去中夏国或者金丝国,谋个一官半职。如果继续为匪,从此各安天命,他们的生死与我无关!”

    王青虎点头道:“我这就去办!”

    在回冷颜宫的路上,花紫紫心乱如麻,一个是自己的师父,一个是姜小白,两个都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没想到他们却已经走到了拔刀相见的地步,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虽然从道义上讲,如果真是师父授意天刹攻打镇仙山,那是师父理亏,也怨不得姜小白,但她毕竟是把自己养育成人的师父,恩情比天高,纵使她再十恶不赦,她也不敢责怪她半分。

    她虽然才离开半年时间,但对梨幻来讲,漫长得像是过了几百年,度日如年,每日以泪洗面,愁得两鬓都多了不少白发,紫紫对她来说,就是她的全部,如果紫紫没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花满天就来过一次,给他留下一把飞剑,说有紫紫的消息,立刻飞剑传书给他,他再去想想办法,至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没想到就在她感到绝望的时候,这天中午,弟子忽然来报,静静回来了。

    梨幻大喜过望,急忙就去了静静居住的山头,果然静静已经回来了,急忙打听花紫紫的消息,静静不冷不热道,人还活着,也已经出来了,但什么时候回来我就不知道了。

    梨幻听说花紫紫还活着,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地,长吁一口气,道:“那她去哪里了?”

    静静道:“去哪里我也不知道,可能跟如意郎君快活去了吧!”

    这个如意郎君肯定是姜小白,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只要她活着就好!出来时,梨幻喜极而泣,暗自啐了一口,这个死丫头!

    回到望仙台,急忙把花满天留给他的飞剑拿了出来,写了一封信,飞剑如光离去。

    想到马上就要见到紫紫了,梨幻又是喜悦,又是着急,左等右等也不见紫紫回来,在望仙台上来回走动,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而吕元就在身边陪着,不停地宽慰她。

    眼看天就要黑了,梨幻实在等不及了,生怕紫紫出了意外,就准备着人出去寻找,如果花紫紫真跟姜小白在一起,应该去了镇仙山,要么就是清凉城。

    结果刚准备叫人,一道人影从天而降,不是别人,正是花紫紫。

    花紫紫见着梨幻,一下跪倒在地,伏首道:“紫紫见过师父。紫紫未得师父允可,擅自离宫,请师父责罚!”

    梨幻还没开口,两行热泪已经夺眶而出,连忙将她扶起,双手托住她的脸蛋,细细看了几眼,感觉瘦了不少,不知这半年来受了多少苦难,心里一阵难过,便一把揽在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发,抽泣道:“你没错,错在师父,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花紫紫再也控制不住,泪水长流,呜咽不止。

    吕元看得眼眶潮湿,笑道:“宫主,紫紫回来是好事,你就不要哭了,让弟子们看到,心里会笑话!”

    梨幻才知失态,便松开紫紫,用衣袖擦干泪水,又变得端庄冷艳,但还是忍不住关心道:“饿了吗?”

    花紫紫也擦了泪水,摇头道:“不饿!”顿了下,又道:“师父,我想问你件事!”

    梨幻道:“说!”

    花紫紫犹豫道:“几日前是师父派人去攻打镇仙山的吗?还抢走了散元石?”

    梨幻这段时间就忙着惦记她,哪有心思去惦记散元石?惊道:“散元石被人抢走了?”

    花紫紫心头一动,道:“不是师父派了血兰国的兵马去的吗?”

    梨幻摇头道:“不是我!”转头又看着吕元道:“血兰国竟然敢抢散元石,你派个人去血兰国看看,如果散元石已经在血兰国,把它取回来。”

    吕元点了下头,转身就离开了。

    花紫紫见散元石真的不是师父授意去抢的,心思就活泛了,看来只是一场误会,姜小白毕竟也是讲道理的人,只要说清楚了,他们也不用拼个你死我活了。

    梨幻就拉住花紫紫的手,道:“走,跟我说说往生之门里的事!”

    花紫紫点了点头,道:“好!”

    俩人刚抬脚,又有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正是接到飞剑传书的花满天。

    这冷颜宫没有宫主许可,是不允许男人踏足的,花紫紫就有些紧张,看了看梨幻,又看了花满天,急道:“爹,你怎么来了?”

    花满天脸色一冷,道:“你心里没数吗?”

    花紫紫急道:“你先回花海山庄,我有空去找你。”

    花满天道:“你现在就跟我走,我有话要问你!”

    花紫紫道:“可我还要跟师父说话。”

    花满天道:“跟我先说完,然后再回来慢慢说。”

    梨幻道:“这是我冷颜宫的弟子,是我冷颜宫抚养长大的,凭什么要先说给你听?”

    花满天道:“就凭我是她爹!其他人靠边站!”

    梨幻道:“那你问问紫紫,愿不愿意跟你走?”

    花满天就看着花紫紫,道:“她敢不跟我走?紫紫,跟我走!”言语中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没想到花紫紫却跺脚道:“我不跟你走,我要跟我师父说话,说完师父允口,我才能去找你。”

    花满天一下就噎住了,指着她道:“你……”

    梨幻就哈哈笑了起来,道:“紫紫,你好样的,不枉为师含辛茹苦养育你一场!”

    花满天眉目一横,道:“梨幻,信不信我拆了你的冷颜宫?”

    梨幻还没说话,花紫紫却急急说道:“爹,你再这样跟我师父说话,我这辈子都不理你了。”

    自从花紫紫出生后,花满天再也没有来过冷颜宫,梨幻也没有去找他,既想见他又害怕见到他,现在却发现,紫紫长大了,可以当作挡箭牌了,而且这个挡箭牌好像很管用。

    花满天一下就没脾气了,语气都软了半截,眼巴巴地看着花紫紫,道:“紫紫,我是你爹啊!”

    花紫紫道:“但师父是我的师父,我不允许任何人欺侮她。”

    花满天又噎住了,指着她道:“你……”又甩了下手,叹道:“女大不中留啊!”

    梨幻又抓住花紫紫的手,道:“走,紫紫,我们说话去!”

    花满天道:“你们……”

    梨幻转头笑道:“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看在你是紫紫父亲的面子上,如果你想听,我倒也可以破例让你旁听!”说完就拉着花紫紫向大殿走去。

    花紫紫转头道:“爹,难得师父心情好,给你面子,你就过来听听嘛,也省得我说两次了!”

    花满天气得吹胡子瞪眼,却没有一点办法,可是心里实在好奇,恨恨两声,就跟了上去。

    三人进了一间偏殿,梨幻转身一甩衣袖,门就关了起来。

    面对正门,有一坐榻,上面放着一个茶几,边上可坐容两人,梨幻和花紫紫就坐了过去,而花满天就坐在了下面的椅子上,就干巴巴地坐着,连口茶水都没有。梨幻从没见他如此拘束过,忍不住心里一阵窃笑。

    花满天坐着不自在,这时挥了下手,道:“紫紫,赶快说吧,往生之门内到底是什么模样?听完我就要走了!”

    花紫紫点了点头,把思绪稍作整理,便把她在往生之门内的所见所闻详详细细地说了出来。从她进去女扮男装说起,然后遇到了蛟洁,之后就见到姜小白杀了蛟族的蛟神,然后姜小白又被她骗去了冥蛛谷,见到了比大象还要大的蜘蛛,听得梨幻和花满天一脸震惊,想到花紫紫在这么恐怖的地方待了半年,肯定受尽委屈,脸上不免又流露怜惜。

    但花紫紫没有把姜小白刺她一剑的事情说出来,直接省略了,之后就见到了骨架大王,当花满天听到骨架大王摆了生死局,顿时又来了精神,毕竟他也是好棋之人,忍不住插嘴道:“那个大王的棋艺如何?”

    花紫紫道:“非常高超!”

    花满天道:“那那个姜小白上去了吗?”

    花紫紫点了点头,道:“上去了,本来那个毛毛球点中了我,应该是我上去的,但姜小白没让我去,他替我上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