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十八蓝斗十八尸
    这十七个人站得分散,前后左右,连头顶都有人,这时均拔鞘出剑,从四面八方朝着姜小白刺了过来,速度极快,真的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原本对于姜小白这个小红斗,他们是不稀罕拔剑的,但他们在边上看到现在,也觉得棘手,何况他们在海底待得久了,也觉得气短不接,呼吸不畅,就想着速战速决,早点上去呼吸新鲜空气。

    姜小白脸色一变,他不过是红斗修为,还是刚刚突破的红斗,应付一个蓝斗已经够呛,何况要应付十八个,只觉眼前一花,天上地下到处都是剑影袭来,躲都没有地方躲。情急之下他也来不及思索,全部希望都押在了拈水诀上,原本他是用海水裹挟着自己躲闪,现在思路一变,用尽全力调动周围的海水冲击十八个蓝斗修士,瞬间海水就围着他的身体转了起来,越转越快。

    那十八个人虽然修为极高,无奈身处海水之中,修为再高,也无法抗拒大自然的力量,眼看就要刺到姜小白,海水却无缘无故地转了起来,一下就失了准头,都刺了个空。他们不知道这是姜小白搞的鬼,以为只是普通暗流,仗着修为高,就想逆流而上,将姜小白斩杀。

    他们是蓝斗修士,纵然在深海之中,劈波斩浪也不在话下,但现在他们却发现,这海水虽然是咸的,却如同变成了麦芽糖,粘稠无比,不要说劈波斩浪,身体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控制,而且没有一点原则,竟开始随波逐流,随着暗流围着姜小白绕圈子,如同拉磨的驴,一圈又一圈,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一会竟绕得他们头晕眼花,有个竟然绕吐了,不免心中大骇,却也没有一点办法,再看姜小白淡定从容地站在原地,才知这是姜小白搞的鬼,心中愈发惊骇,一个小小红斗修士竟有这般神通,看来他们还是太轻敌了。

    蒙青风大声叫道:“小狗-日的,有本事真刀真枪打一场,耍这种小把戏算什么英雄?”

    姜小白冷笑一声,没有答理他。

    海水越转越快,那十八个蓝斗修士围着姜小白飞速运转,一会功夫,浩瀚的海面上都有了动静,竟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直径十多里。

    尹不愁看得脸色一变,喃喃道:“下面出什么事了?”

    南红道:“没出过这种状况啊!”

    乌坦也见到了,精神一振,看来下面已经得手了,他可不认为姜小白有能力从十八个蓝斗修士的手里逃脱,只是这动静搞得也太大了,倒是出了他的意外。

    既然已经得手了,躲藏也就没有必要了,反正要撕破脸皮了,这时就飞了出来,十七阁长老以及弟子们就跟了上来,来到了那根旗杆一样的孤岛前,与尹不愁面对面,悬浮在半空。

    尹不愁大吃一惊,没想他们竟然跟踪过来,看他们兴师问罪的模样,看来他们已经知道了姜小白是下去采摘冥岸花的,那下面搞出的动静肯定是他们所为,顿时心就凉了一半,不过脸上依旧镇定,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乌坦淡淡道:“这话应该我们问岛主,这夜深人静了,岛主怎么会在这里?”

    尹不愁道:“放肆!”

    乌坦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依旧淡淡道:“不知岛主觉得我哪里放肆了?”

    尹不愁只是心虚,也说不出他哪里放肆了,冷冷道:“说吧,想干嘛?想造反吗?”

    乌坦道:“不敢!我们对岛主忠心耿耿,造反谈何说起?只是岛主知道,我们大明仙岛的宝贝就长在此处,我怕有人半夜前来盗了我们的宝贝,所以才会前来察看,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岛主,看来我们是多虑了!”

    尹不愁道:“既然多虑,那就回去吧!”

    乌坦笑道:“难得见岛主出来散心,也难得这一片大好月光,我们也不着急,陪着岛主说说话也是好的!”

    尹不愁虽然心里着急,但人家说是来看月光的,月亮又不是他私人的,也不好赶人家走,何况这些人既然露面了,估计就算他翻脸,他们也不会走了,只能故作镇定,以不变应万变了。

    乌坦却生怕他不害怕,又道:“不过我们十八阁今天总有些心神不宁,总害怕我们大明仙岛的宝贝会被别人偷去,所以刚刚未得岛主同意,我们擅自派了十八个人下去察看了,还请岛主不要介意,我们也是为了大明仙岛的万年基业着想!”

    尹不愁没想到他们竟一口气派下去十八个人,肯定也是蓝斗修为,但姜小白却只是小红斗,如同一只小鸡,哪里抵挡得住十八只虎狼的撕咬?看样子真的要被人赃俱获了,心里扑通扑通地跳,但事已至此,着急也没有用了,只能听天由命了。

    姜小白虽然现在占据主动,不过就这样转下去,也转不死别人,何况现在氧气已经耗尽,憋得脸红脖粗,估计最多撑个盏茶功夫,自己就要先一步离开这个世界了,毕竟那十八个人的修为明显高于自己,一时半会肯定死不了。

    心念至此,便意念一动,海水翻滚,就把一名蓝斗修士剥离了出来,送到了他的面前,举起素兰剑就劈了下去。那名蓝斗修士虽然被转晕了脑袋,不知天南地北,连反抗都不知道,不过他体外覆盖的真气罩却是实实在在的,这些人虽然被转得难受,不过就是在做漂流游戏,真元损耗极少,而姜小白玩转这么大的场面,看着牛皮哄哄的,其实极耗真元,感觉快虚脱了,真元都快枯竭了,所以一剑劈在上面,就听“锵”地一声,连根头发都没有削下来。

    姜小白颇感震惊,高手不愧是高手,半死不活他都没辙,如果不是在海里,就是一百个他,也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但他现在实在憋得难受,已经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了,意念一动,就把制天神剑从体内煞了出来,向那人劈去,虽然他心里没有一点把握,一旦再劈不开,制天神剑不能饮血,必定反噬自己,但他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成功便成仁!

    好在制天神剑再次没有令他失望,手起剑落,就听一声惨叫,那名蓝斗修士连同真气就被砍成两截,一时真元溃散,血液把海水染红一片,不过眨眼功夫,这些血水竟被制天神剑从海水里剥离了出来,吸得干干净净。

    姜小白一剑得手,精神一振,依葫芦画瓢,就把剩下十七个人全部都给宰了。这十八个人做鬼也不敢相信,十八个蓝斗修士竟被一个红斗给宰了,而且如同砧板上的鱼肉,毫无反抗之力。

    姜小白心里没有半点快感,感觉自己就快窒息了,痛苦无比,一刻也不愿耽误,收起制天神剑,意念一动,头顶上的海水就向两边分开,姜小白就从裂开的海水里冲天而上,感觉稍有耽搁,肯定要死在这里了。

    海面上这时裂开一条缝,如同一道峡谷,看得众人大惊失色,叹为观止。

    这时一道人影就从峡谷里射了上来,带着一声长吟,直冲苍穹,如嫦娥奔月,看得众人又是一惊,细看之下,惊上加惊,竟是白小姜,他怎么会一个人上来,不是应该被十八个人押上来的吗?

    一时之间,尹不愁竟不知该喜该忧,半晌没有知觉。

    不过风言几人却是高兴得不行,刚刚听乌坦说,已经有十八个高手下去了,意思就是去逮姜小白,几人以为姜小白肯定凶多吉少,风言甚至已经准备好为姜小白报仇了,现在见姜小白活着上来,心里焉能不喜?但当着十八阁长老的面,也不好大声欢呼,只能放在心底高兴。

    姜小白却管不了这些人的想法,上来第一件事就是大口呼吸,窒息的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乌坦等了好一阵,也没见十八个人上来,心中暗道不好,同时百思不得其解,十八个蓝斗修士去抓一个红斗,怎么红斗上来了,蓝斗却消失不见了呢?那可是十八个蓝斗,打麻将都要凑好几桌呢,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呢?

    乌坦脸就冷了下来,脸上的水如果拧下来,估计又是一片海。这时冲了姜小白远远叫道:“白小姜!”

    姜小白经过一阵喘息,心绪才渐渐平息,这时就飞了过来,笑道:“乌长老,你们怎么来了?跟我们一样,过来赏月的吗?不过今晚的月色真的极好,但凡风情之人,都不忍辜负,看来乌长老也是性情中人!”

    乌坦恨得咬牙切齿,冷冷道:“那十八个人呢?”

    姜小白一脸无辜,道:“什么十八个人?乌长老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乌坦目间寒光一闪,道:“我问你,你潜入海底干嘛的?”

    姜小白道:“没干嘛啊!就潜着玩玩!”

    乌坦冷哼一声,道:“你不知道这里是我大明仙岛的禁地吗?你敢说你不是下去采摘冥岸花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