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拿着鸡毛当令箭
    各大星宫没想到还有这等好事,怎么算自己都不吃亏,确实不用劳神费力,几十万养气境的修士在他们眼里还不如几十万只鸡,死光了也不心疼,想当年无生海狩猎大会,自相残杀的白斗修士都多达上千万,各宫情况相似,养气境的修士都人满为患,别人不杀,自己还要变着花样杀,送给别人杀了,还能落点人情,万一抓到姜小白,还能分一杯羹喝喝。

    虽然说除了火中栗,各宫跟冷颜宫并无仇怨,有些宫主跟梨幻还私交不错,比如说华回春,偶尔还有机会去冷颜宫作作客,换作以前,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下手,但各宫宫主一想到梨幻私藏了姜小白,把姜小白在往生之内得到的宝贝也一并私吞囊中,却连一点点光也不让他们沾,如同是炖了一大锅排骨,自己吃得满嘴油腻,他们却连汤也喝不上一口,味都闻不着。几大星宫的宫主心里均不是滋味,聚在一起就骂梨幻不上路,自私自利,可耻可恨,所以火中栗让他们派兵参与攻打冷颜宫,他们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

    六大星宫的宫主现在都在火牙宫聚齐了,一家带了五十万的养气境修士,又各带了几十个御气境高手过来坐阵,以防生变。商量了半夜,终于决定,明天攻打冷颜宫。

    姜小白换了紫华宫内门弟子的服饰,就去了后山伏龙洞,一路上倒是畅通无阻。在通往后山的小路上,山深林老,树影婆娑,好在天上圆月虽残,依旧光色如瀑,姜小白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倒也不算吃力。虽然他现在已有御气飞行的本事,但毕竟势单力薄,又身处龙潭虎穴之中,倒也不敢太过放肆,像鸟雀一样飞来飞去。

    伏龙洞的大致方位采荷已经说得清楚,所以姜小白也没有走冤枉路,一个时辰后就到了。伏龙洞虽然名字叫得大气,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山洞,坐落半山腰,洞外有块空地,边上是悬崖,空地上搭有一间草庐,里面住着两个红斗修士。

    听到有脚步声,两个红斗修士都从草庐内走了出来,见着姜小白,其中一人便道:“来者何人?”

    姜小白抱了下拳道:“我要见言师叔!”

    那人道:“你是谁啊?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言师叔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姜小白道:“是公子让我来见言师叔的!”

    那人道:“哪个公子?”

    姜小白道:“代宫主华明谣华公子!”

    那人道:“可有凭证?”

    姜小白便从怀里掏出那块捡来的令牌,在他面前晃了晃,道:“这个行吗?”

    那人目光锐利,借着月光一眼便看得清楚,惊道:“公子竟然把令牌直接交给你了?”就没好说,也不怕被人抢了。

    姜小白道:“所以你们应该明白我此行的重要性!”

    那人稍作犹豫,便道:“那好,那你进去吧!”

    姜小白道:“我跟言师叔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谈,你们退到十里之外,顺便帮我看好了,没有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那人明显有些不悦,甚至有些恼怒,道:“小子,别拿着鸡毛当令箭,我们可是宫主安排在这里的,岂是你说走就能走的?”

    姜小白又拿出令牌在他面前晃了晃,喝道:“混账东西,你竟敢说这令牌是鸡毛?你可知宫主不在,这令牌就是宫主,你竟敢说宫主是鸡毛?你们是准备造反吗?”

    那人听得冷汗涔涔,竟不知如何作答。另一人就轻轻拉了下他的衣袖,小声道:“你说得有点过了,手持令牌,确如宫主亲临,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退一百里又不关我们的事!”

    那人想想也是这个理,虽然这家伙确实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但若是上纲上线,他还是斗不过鸡毛的。便硬着头皮,抱拳道:“小兄弟不要往心里去,我是因为还没有睡醒,在说胡话,我们现在就走!”

    姜小白挥了下手,道:“去吧,没有我的命令,不要擅自回来,否则后果自负!”

    俩人点了下头,便冲天离去,去了天柱峰,找陈雪正去了。

    姜小白不知道的是,这俩人是陈雪正的徒弟。

    言无尽已经在洞里已经睡下了,几百年都无法突破蓝斗,早已心灰意冷,连修炼的心思都没有了,天天吃喝拉撒都在山洞里,连想出去散散步都不可以,感觉都快憋疯了。以前看守藏经阁,虽然孤单,林黛红还能隔三差五过来找她,给他排遣寂寞,现在外面有两个瘟神守着,不要说女人,连母狗都无法靠近,心灵和**都憋得难受,心里越想越恨,不但恨华回春,也恨姜小白,但他认为自己中了固蓝之毒,一时半会奈何不了华回春,就想着出去以后,一定要找到姜小白,将他碎尸万段。

    姜小白在洞外大声嚷嚷,他当然听见了,总觉得声音有些耳熟,一时半会却想不起来,直到看守他的两个红斗修士冲天离去,他才灵光乍现,豁然觉醒,这他妈不是姜小白吗?

    言无尽衣服也不及穿,就匆匆冲了出来,虽然姜小白化了妆容,但言无尽已经听出他的声音,先入为主,所以略一带眼,就认出他就是姜小白,这些年所受的委屈一下全部涌了上来,盯着姜小白咬牙道:“畜生,你还敢来?”

    姜小白却一脸欣喜,道:“言师叔,没想到我还能见到你,太感动了!”

    言无尽怒道:“放你妈的屁,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看来这是天意!”

    姜小白急道:“言师叔,你怎么能这样呢?上次你帮我得到冥岸大寒丹,我信守承诺,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混进紫华宫,找到这里,给你送解药,你不领情也就罢了,还骂我,看来我就不应该来给你送解药!”

    言无尽脸色一变,怔道:“你是来给我送解药的?”

    姜小白道:“看你这话说的,我不是来给你送解药,那你说我是来干嘛的?说句不中听的话,言师叔你现在还有利用价值吗?”

    言无尽刚刚被愤怒冲错了头脑,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倒也是这个理,如果不是来送解药,没理由特地跑来送死啊!而且他说得没错,自己现在是废人一个,确实也没有利用价值了。便道:“解药呢?”

    姜小白道:“师叔你别着急啊!咱们叔侄好不容易见一次面,这样直奔主题显得生分!”

    言无尽冷哼一声,道:“没有解药,你死路一条!”

    姜小白道:“没解药,我敢来见师叔吗?再说了,我若骗师叔,我师父也不会放过我呀!”

    言无尽怔道:“你师父不是已经死了吗?”

    姜小白叹道:“师叔,一言难尽啊!其实我师父没有死,上次来因为我对师叔为人不甚了解,所以不敢明说,回去以后,我把这里的情况跟他说了,师父说你是可靠之人,可以告诉你这个消息!”

    言无尽道:“不可能,你师父的尸体我是亲眼所见,怎么可能没有死?”

    姜小白道:“师叔有所不知,华回春嫉妒我师父的才能,一直想着除之而后快,而我师父忙着炼丹,哪有时间跟他周旋?便找了一具跟他相似的尸体,做了处理,用来蒙蔽华回春!”

    言无尽怔道:“就凭你三言两语,我为何要信你?”

    姜小白耸了耸肩,道:“随便师叔信不信,跟我也没有关系!本来我师父还说,华回春心胸狭窄,不配做宫主,想着日后扶持你做宫主的,为了给你铺路,特地杀了华明谣,看来我师父也是想多了!”

    言无尽惊道:“华明谣死了?”

    姜小白又把令牌拿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道:“当然,现在华回春出去有事了,华明谣代掌紫华宫,这是他的令牌,如果他不死,令牌岂能到我的手里?”

    言无尽接过令牌,仔细看了看,道:“确实是真的!但我怎么知道华明谣确实已经死了?”

    姜小白道:“现在看守师叔的人已经被我支开了,师叔尽管去紫华宫察看,来回也不过盏茶功夫,师叔如果能见着活的华明谣,那说明我说了假话,师叔尽管回来杀我,我绝无怨言!”

    言无尽便彻底相信了,哈哈大笑道:“杀得好!就应该让华回春断子绝孙!”

    姜小白便把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下,道:“师叔,你小声点,紫华宫还不是我们的天下,你真是唯恐天下不知啊?”

    言无尽连忙点头,小声道:“对对对,贤侄,那是谁杀了华明谣啊?”

    姜小白道:“当然是我呀!还能有别人吗?”

    言无尽面露狐疑,道:“我听说华明谣已经突破御气境,你能杀得了他?”

    姜小白眉间就亮出一颗红星,笑道:“师叔不要小看人哪,我也是御气境!”

    言无尽大惊失色,道:“几年前你还是金斗,现在竟突破御气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