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七章 急不可耐
    柳毓依旧一脸冰冷,道:“你上次说的话是真的吗?”

    陆逍遥怔道:“什么话啊?”

    柳毓道:“就是你最后一次去无敌宗找我说的话!”

    陆逍遥回想一番,那天好像也没说什么重要的话,就说了一大堆谎话,表达爱慕之意,这个柳毓忽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为的是再嘲讽他一遍,然后刚好借这个借口,说他胆大包天,竟然打大小姐的主意,然后把他给杀了?

    但他也不敢否认,否认只会死得更惨,便硬着头皮点头道:“句句发自肺腑!”

    柳毓道:“你喜欢我?”

    陆逍遥硬硬地点了下头。

    柳毓道:“你很勉强!”

    陆逍遥急忙道:“不不不,我是真心真意喜欢大小姐,这段时间我是日思夜想,茶饭不思,但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喜欢大小姐,如果惹大小姐不高兴了,就当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让大小姐笑话了。”

    柳毓道:“你喜欢别人都是靠嘴皮子说说的吗?”

    陆逍遥急道:“当然不是,大小姐喜欢什么,只要我能做到,哪怕在天涯海角,我都可以送给你。”

    柳毓的语气忽然柔软了许多,道:“这些我都不想要!”

    陆逍遥怔道:“那大小姐想要什么?”

    柳毓忽然转过身去,背对着他,道:“你想要什么?趁着我今天心情好,我都可以给你。”

    陆逍遥心头一动,这是什么意思?意味好深长啊!心里迟疑不定,一时手足无措。

    柳毓等了片刻,又道:“你就没什么想要的吗?”

    陆逍遥咽了一口口水,狠了狠心,道:“有,我想要大小姐!”

    柳毓反复无常,说这句话也是极具风险,万一柳毓想杀他,刚好趁着这个借口,竟敢轻薄大小姐?但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如果柳毓真想杀他,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反正破罐子破摔,不如赌上一把,万一赌赢了呢?

    所以说完这句话,他心里也很忐忑,四下小心瞅着,生怕周围埋伏证人,这时冲出来一大波,人证物证俱在,他想抵赖都是不可能了。

    结果瞅了半天,树林里没有动静,柳毓也没有动静。

    陆逍遥胆便肥了,上前一步,把手搭在柳毓的肩膀上,明显感动到柳毓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却没有过多表示。

    陆逍遥壮着胆子就扶住她的肩膀,把她转过身来,还好没有见到愤怒的表情,相反,柳毓不敢直视他的眼神,垂下眼皮,粉唇轻咬,脸蛋红得像熟透的苹果,只是苹果上有点斑。

    陆逍遥看着他娇羞的模样,顿时心跳加速,喘息也变得粗重,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原来是虚惊一场,看来这个柳毓还是喜欢他的,这段时间之所以冷落他,只是在闹闹小情绪而已,而他找姜小白,估计也只是为了气他。

    既然柳毓依旧喜欢他,那事情就好办多了,也不再提心吊胆,想到她刚刚说的话,想要什么都可以给他,胆又壮了些许,一把将她揽进怀里,紧紧抱住,柳毓依旧没有反抗。

    陆逍遥趁热打铁,就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柳毓起初因为羞涩,还有些抗拒,慢慢也就放开了,竟开始主动迎合,娇-喘连连。

    俩人*,一起变得肆无忌惮,不远处有一块巨石,就变成床了。

    事毕。

    柳毓坐在石头上,四下捡着衣服,一脸羞赧,边穿边道:“你怎么那么冲动?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哪?”

    陆逍遥一脸满足,笑道:“怕什么?大不了我娶你!”现在已经得到她*,说话也不似之前那般毕恭毕敬了,从此以后,他又可以在无敌宗横着走了。如果他早一天得到他的*,今天也不会让姜小白嚣张了,当时就要他好看,害得他当时一句话都没敢讲,太可惜了。

    柳毓道:“谁稀罕?”

    陆逍遥道:“我稀罕哪!”

    柳毓受了滋润,心情大好,就拿手指在他额头上戳了一下,道:“还是你说话好听!”

    陆逍遥道:“你对那个姜小白怎么看?”

    柳毓道:“什么怎么看?关我什么事?你不会吃醋了吧?”

    陆逍遥面露不屑,道:“我会吃他的醋?他还不配!这家伙实在讨厌,我想杀了他。”

    柳毓道:“随便你啊!反正他不过是路过这里的可怜虫,杀了也没人会同情他!你打算什么时候杀他?”

    陆逍遥道:“我刚刚就想教训他的,但现在无敌宗的人肯定已经赶到剑门了,我倒不好下手了。”

    柳毓道:“来日方长!无敌宗的人又不可能一直住在无敌剑门。而且现在无敌剑门正在操办丧事,你现在去杀人,道义上也站不住脚,过段时间再说吧,现在无敌剑门就剩几个虾兵蟹将了,姜小白就是秋后的蜢蚱,蹦跶不了几天。

    陆逍遥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听你的,就让他再蹦跶几天!”

    柳毓又在他鼻子点了一下,笑道:“没有我,连杀个小角色都不敢!”

    陆逍遥又把他抱在怀里,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道:“所以我离不开你啊!”现在他也学乖了,知道这个大小姐的好处,再不敢像从前那般装清高了。又道:“去枪门啊?”

    柳毓怔道:“去枪门干嘛?”

    陆逍遥笑道:“我的床又大又柔软,比这石头舒服多了。”

    柳毓故作犹豫,好半天才道:“好吧!”

    过了三天,范家父子及受害的剑门弟子就下葬了。下葬那天,无敌宗宗主及各门重要人物都来了。

    俞大狼也来了,他就是来看范思离的,但范思离在坟前哭成了泪人,他连一句话都说不上,心痒难耐,好在陆逍遥已经私下告诉他,过几天就可以把姜小白几人给铲除了,当然也包括他的情敌王青虎,到时范思离无依无靠,肯定会投怀送抱。

    听得俞大狼激动不已,生怕让姜小白等人跑了,一再交待陆逍遥,一定要把姜小白等人看紧了,不要让他们跑了。

    陆逍遥便道:“你放心,我已经在无敌剑门布下天罗地网,姜小白插翅难飞。”

    俞大狼点头道:“那就好,这件事不要让柳毓知道,她就是一根搅屎棍,不要又被她搅黄了。”

    柳毓现在毕竟已经是陆逍遥的女人,陆逍遥听了很不是滋味,道:“柳毓知道也不要紧,她也想杀姜小白。”

    俞大狼惊得眼珠差点掉下来,道:“你说什么?你不是说柳毓和姜小白有一腿吗?这才几天时间啊?柳毓就玩腻了?这女人也太可怕了吧?比我还狠,我把女人玩腻了也不会杀了呀!”

    陆逍遥心里就愈发不是滋味,但这些话都是自己亲口说出去的,怪不得别人,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能补救道:“柳毓跟他从来都没有过瓜葛,俩人之间仇深似海,我之前打听错了。”就没敢说,柳毓已经跟我有一腿了,估计说了,这个俞大狼的嘴里不知要崩出什么更难听的话来。

    俞大狼惊道:“打听错了?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如果他们之间没有一腿,那我们还在顾虑什么?害我那天一肚子坏话没有说出口。”

    陆逍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现在无敌剑门在办丧事,这么多门派在这里,无敌宗也在这里,就算不顾虑柳毓,现在也不好下手啊?等无敌剑门办完丧事,各门各派以及无敌宗的人都走了,我们就可以下手了。”

    俞大狼道:“那就今天晚上行不行?”

    陆逍遥道:“也行!”

    俞大狼道:“那我现在就去找众筹帮,让他晚上派点人过来,把姜小白几人给捉了。”

    陆逍遥道:“现在没有白晶,众筹帮的人还会帮忙吗?”

    俞大狼道:“你不要把众筹帮想得那么高贵,他们在我眼里,就是一群狗,让他们咬谁他们就咬谁。谁说没有白晶了?这座白晶矿才刚刚开采,现在无敌剑门已经完了,肯定是你枪门接手这座白晶矿,只要众筹帮帮我们再杀几个人,等下个月你再分一点给他们,对他们来说,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肯定很乐意的。”

    陆逍遥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俞大狼道:“那我现在就去找众筹帮,免得夜长梦多,今天晚上就把这个姜小白给摆平了。”

    陆逍遥道:“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俞大狼道:“不用,我不过去唤条狗而已!”说完也不等葬礼结束,就带着几个心腹冲天离去。

    等到葬礼结束,各门各派的人陆续散去,无敌剑门终于冷清了下来。

    虽然只过了三天,姜小白几人却是瘦了一圈,看着无比憔悴。王青虎去陪伴范思离了,其他几人回到姜小白的房间,布休几人又到床上躺尸了,姜小白还是独自坐在圆桌旁,倒了一杯茶水。

    风言这时道:“少爷,现在丧事也办完了,我们什么时候走?”

    布休道:“再不走陆逍遥和俞大狼估计就要下手了,我感觉有人在监视我们!”

    姜小白道:“再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