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一章 天现异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掌孤灯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两遍了,我不想回答第三遍,希望你也自觉一点。我早就说过,这件事你做不了主,还是让白漠王出来吧,我们的耐心有限,躲着不见永远不是上策。”

    路问苍道:“但我王跟姜小白真的不在家,你若不信,可以搜查!”

    掌孤灯道:“他们去哪里了?找到好的修行法门,躲起来修炼了吗?”

    路问苍不敢再说不知道了,忍气吞声道:“他们去找白漠部落的仇家了。”

    掌孤灯道:“去哪里找了?”

    路问苍道:“地下!”

    掌孤灯对于白漠部落的事情倒也有所耳闻,知道这里的孩子经常会受到不明怪物的袭击,所以白漠部落才把小孩寄养在外面。便怔道:“他们下去多长时间了?”

    路问苍道:“三天了!”

    掌孤灯惊道:“三天?三天还没上来?不会死在下面了吧?”

    路问苍道:“不知道!”

    掌孤灯道:“我不信,你们去寻找仇家,把姜小白带上干嘛?据我所知,他不过才黑斗的修为!”

    路问苍道:“虽然他的修为不高,但他可以在沙里水里畅行无阻,这也正是我们找他的原因。”

    众人这才想起姜小白曾经在正南山盗过两座矿,手法确实如此,掌孤灯心头一紧,道:“你们抓姜小白过来,就是为了让他们帮你们寻找仇家?”

    路问苍道:“不然呢?”

    掌孤灯怔道:“不是为了他身上的修行功法?”

    路问苍心中顿时明了,哈哈一笑,道:“我还纳闷,一个小小的姜小白也值得九大山门倾巢而出,原来竟然以为他身上有修行功法,可笑可笑!”

    掌孤灯被笑得很伤自尊,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路问苍道:“信不信由你,如果姜小白身上真有修行功法,我们还舍得他下去吗?”

    禹山主这时忍不住插嘴道:“掌兄,他说的好像有点道理,是不是你消息有误啊?”

    掌孤灯虽然心里也不确定,但现在骑虎难下,兴师动众来了这么多人,总不能现在转头说,我就是闹着玩的。那可就变得里外不是人了,得罪了白漠部落不说,估计八大山门也不会放过他。何况他也只是不确定,毕竟这只是路问苍的一面之辞,不可尽信。便道:“禹山主,你是信他的还是信我的?怎么胳膊肘子往外拐呢?”

    禹山主道:“谁有理我信谁的,跟胳膊肘子不搭界!”

    掌孤灯道:“就算寻找仇人,你认为需要白漠王和十二大酋长一起下去吗?如果你是白漠王,你会做这么愚蠢的事吗?再说了,如果他们真的下去三天没上来,白漠部落不得乱成一锅粥?你看他们有乱的迹象吗?这其中肯定有猫腻,我敢打赌,白漠王和十二大酋长肯定躲到地下闭关修炼去了。”

    禹山主点头道:“掌兄分析得很有道理啊!”

    掌孤灯仔细想想,也觉得自己的话很有道理,忍不住跟着点头。

    禹山主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掌孤灯道:“还能怎么办?按原计划进行!”转头就看着路问苍道:“你赶快去把白漠王叫出来,我们的耐心有限!”

    路问苍道:“我都跟你说了,我们的王在地下,已经三天没上来了,我到哪里去找?”

    掌孤灯伸手就拉过来一个小孩,指着路问苍,道:“别跟我扯没用的,你现在想方设法都白漠王找出来,能不能找到,那是你的事,如果你不同意,我现在就开始杀人,每隔半柱香杀一个人,直到你们找到白漠王为止!”

    那孩童不过七八岁光景,吓得哇哇直哭。

    路问苍怒道:“掌孤灯,你欺人太甚!”

    掌孤灯没有说话,右手提着小孩,左手却伸了出来,边上一名弟子会意,就给他递他一把已经出鞘的剑。掌孤灯握剑在手,作势就向那孩子砍去。

    路问苍急道:“且慢!”

    掌孤灯便停下手,道:“怎么?你还有话要说?”

    路问苍咬了咬牙,道:“你先等一下,我现在就派人去叫我王。”

    掌孤灯哈哈一笑,便把手里的剑和小孩都交给了边上的弟子,道:“我都说了,何必要等到见到棺材才会掉眼泪呢?你早这么说,大家也不用翻脸了呀!这样以后见面多尴尬!”

    其余八名山名的脸上也露出欣慰之色,这个掌孤灯果然有两把刷子,一下就看穿了白漠部落的骗局,害得他们还真以为白漠王等人被埋在了地下。

    路问苍却是有苦说不出,这个掌孤灯现在钻在牛角尖里,死活不出来,无奈现在他的软肋抓在他的手里,说急了就要杀人,他也想不出好的办法,只能施用拖延之策。便道:“但我王所在之地离这里比较远,来回都需要时间,还请你们不要着急!”

    掌孤灯道:“这没关系,只要他回来,我们可以等,神墓园一共屁大点地方,能远到哪里去?除非他已经离开了神墓园,那他也就不用回来了。”

    路问苍便叫了两名修士过来,附耳一番,那两名修士点了点头,凌空而去,速度极快,转眼消失于天际。

    九大山门的人便落了下来,把人质收进了乾坤袋,安心等候。

    白漠部落倒也有不少人,等了半天,没有把白漠王和姜小白等来,倒是等来了十二大部落支援的人,约有两三万人,无奈九大山门手里有人质,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与九大山门对峙。

    太阳渐渐西斜,慢慢就在地平线上沉了下去。

    天空就渐渐黯淡下来,掌孤灯等得就有些不耐烦了,这时道:“路问苍,白漠王怎么还没来?”

    路问苍也是着急,只能敷衍道:“快了快了。”

    掌孤灯道:“我怎么感觉你是在敷衍我们?”

    路问苍没想到被他看破了心思,吓了一跳,忙道:“人质在你们的手上,我怎敢敷衍你们?”

    掌孤灯冷哼一声,道:“知道就好!但我们的耐心也是有限的,不可能就这样一直陪你等下去,你最好派人去催一下,再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如果我还见不到姜小白,那就对不起了,我又要大开杀戒了。”

    路问苍道:“一个时辰太短了,要不这样吧,以明天天亮为限,我王肯定能赶回来。”

    掌孤灯道:“不可能!你越是拖延,我越是觉得其中有猫腻,就一个时辰,你赶快着人去催促,过时不候!”

    路问苍咬了咬牙,却没有说话。

    对于白漠部落的人来说,这一个时辰过得真快,一轮圆月就爬上天空,把沙海照得白茫茫,带着些许凄凉,像是冬夜里的雪。

    掌孤灯终于等得不耐烦了,这时道:“路问苍,我已经做得仁至义尽,是你们自己把路走绝了。”

    路问苍心里咯噔一下,道:“掌山主,有事好好商量,把事情做绝了,对你们也没有好处!”

    掌孤灯道:“今天我们既然来了,就已经把事情做绝了,是你们太可恨!”边说边招了下手。

    边上一名弟子便从乾坤袋里又把刚刚那名孩童煞了出来,递向了掌孤灯,孩童又吓得哇哇大哭。

    掌孤灯怒道:“你来!”

    那名弟子不敢多言,忙应了一声,就煞为兵器,问道:“山主,现在就杀吗?”

    路问苍又急又怒,道:“掌孤灯,我告诉你,今天你若敢杀一人,我白漠部落上下必灭你正南山满门!”

    掌孤灯冷哼一声,道:“如果我怕,我就不会来了。”转头又喝斥那名弟子道:“还愣着干嘛?”

    那名弟子应了一声,举剑就准备砍下那名孩童的脑袋,没想剑刚举起来,禹山主蓦地手指北方,惊道:“等一下,你们看!”

    众人不用他提醒,已经纷纷转头,因为在远处的沙漠里,蓦地射出一道金色的光柱,直冲苍穹,虽然间隔几百里地,依然觉得耀眼。

    这正是姜小白刚刚触动大门上的机关所致。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目瞪口呆。

    禹山主道:“掌兄,这是什么原因啊?”

    掌孤灯道:“走,去看看!”

    那名弟子问道:“山主,这个小孩还杀吗?”

    掌孤灯喝道:“杀个屁,先看看再说!”说完就领着十万大军向发光的地方飞去。

    路问苍心里有数,知道那里是宝藏的入口处,白漠王等人就是从那里下去的,但他也无力阻止,只能招呼众人,跟着飞了过去。

    到达目的地,金光已经消散,沙海恢复如初,别无异样。

    众人站在半空中,一脸茫然。

    禹山主道:“刚刚是这里冒光的吗?”

    掌孤灯点头道:“应该是,你仔细看,这里的沙跟其它地方的沙颜色有些区别。”

    众人经他提醒,仔细看了看,好像确实有些区别,月光下,脚下的沙显得暗沉没有光泽,不像远处的沙,一闪一闪亮晶晶。

    禹山主道:“不一样又能怎么样?”

    掌孤灯道:“白漠部落的传说你听说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