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交易
    海潮升道:“半夜三更的下什么山哪?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走?若是被你姑妈知道了,一定会怪我招待不周!”

    查理脸色一变,道:“姑父,你若不让开,就别怪我翻脸了?”

    海潮升道:“你这孩子,怎么跟大人说话的?”

    姜小白道:“别跟他废话,他们在拖延时间!”

    话音刚落,风言已经出手了,擒贼先擒王,神针猛地煞出,袭向了海潮升,若不是刚刚杀了陆长老,让海潮升心里有提防,怎么也是躲不过去的,纵然如此,海潮升避得也是极为狼狈,不免勃然大怒,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刚准备下令攻杀,远处忽然就传来了一阵笑声,姜小白几人心头一紧,转头看去,远处就飞来密密麻麻的人影,如同黑鸦归巢,足有上千人,到达现丑,立刻把他们团团围住,里三层,外三层。

    领头之人正是大祭司巢关,眉粗胡长,一脸横肉,手拿一根禅杖,应该是祭天神杖的仿制品。

    巢关见到查理,睁大了眼睛,确认无误后,又是哈哈一笑,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谷梁玉,我都以为你已经死了,怎么又回来了?你姑父派人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没想到竟是真的,看来真的是天意啊!”

    查理看着周围虎狼环伺,终于知道,姜小白的猜测完全是正确的,海小元父子早就已经背叛了他,想将他斩草除根,而他还傻乎乎地把他们当作亲人,真的是无比讽刺,感觉姜小白骂他都是轻的,自己真的就是一头猪。他虽然恨巢关,此时却更恨海小元父子,玩弄他的感情,便没有理会巢关,而是红着眼睛指着海小元父子,手都有些颤抖,咬牙道:“禽兽啊!你们简直禽兽不如……”还想说些恶毒的话,却一时词穷,说不出其它。

    海小元笑道:“表哥,不要怪别人,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自量力,可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你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就没有一点逼数吗?就你这副德性,配做大祭司吗?这里站了上千人,哪一个拎出来不比你强?怎么就没有一点觉悟呢?”

    查理只觉气血上涌,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海小元道:“你看看你,一点挫折都承受不了,才几句话就气得吐血,能成什么大事?”

    查理就拔剑出鞘,怒吼一声:“操-你妈-的,我跟你拼了!”此时已经失去理智,却忘了他妈就是自己的姑妈。

    姜小白却一把抓住了他。

    巢关这时冷笑一声,道:“谷梁玉,今天我可以不杀你,你把祭天神杖交出来!”

    查理嘿嘿一笑,就指着他,道:“你这人真好玩,你手里不就是祭天神杖吗?好威武啊!”

    所有人都知道他手里的祭天神杖是假的,如同太监贴的假胡子,大家都心知肚明,说破不说破,还是好朋友,一旦说破了,那就是撕破了脸皮,巢关不免恼羞成怒,脸都有些抽搐,道:“谷梁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你不把祭天神杖交出来,我让你生不如死!”

    查理四周看看,真的是四面楚歌,十面埋伏,不由心中戚戚,知道今天就算插上翅膀也是飞不出去了,转头看了看姜小白,想起他刚刚说的话,这些女人若是少一根毫毛,他都不会放过他,看今天的局势,不要说少一根毫毛,这些女人估计连命都要搭上了,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不由愧疚难耐,眼眶都模糊了,道:“兄弟,我对不起你!”

    姜小白冷冷道:“有用吗?”

    查理摇了摇头,道:“没用!不过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步田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蠢,我知道你一定恨死了我,恨不得活剥了我,但我也无能为力,我也没有脸面再站在你的面前,更没有脸面活在这世上了,对不起……”话音未落,横剑就向脖子上抹去。

    巢关大吃一惊,虽然他也想活剥了他,但绝不是此时,毕竟祭天神杖还没有勒索到,如果他死了,以后只能永远拿着一件假货糊弄别人了,确切地说,是糊弄自己。但查理离他较远,边上又有高手,也不敢贸然上前搭救,只能在心里长叹一声。

    姜小白听他口气,就知他要自杀,这时就使出小擒拿手,一把就捏住他的手腕,查理吃痛,手上一软,剑就从脖子处落了下来,被姜小白用脚尖挑起,握在了手里,斜望着他,道:“自杀是懦夫行径!”

    查理哭丧着脸,道:“我也不想自杀,你也知道,我比谁都怕死,但我真的没脸见你了!”

    姜小白冷冷道:“你就算死,也应该是我杀了你!”

    查理道:“那你杀了我吧,我保证不恨你!”

    姜小白咬牙道:“窝囊!”

    他早已在心中估算了形势,这次三十六-大神殿估计是倾巢而出,凭他们十几人想要突破重围,无异于痴人说梦,便上前一步,看着巢关道:“你就是大祭司?”

    巢关微微一怔,道:“你又是谁?”

    姜小白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你想要的东西!”

    巢关道:“祭天神杖在你的手里?”

    姜小白道:“没错!”

    巢关笑道:“你要讲条件?”

    姜小白道:“那当然!祭天神杖在我手里,但不在我身上,我把它放在了雷音西域,除了我,谁也找不到,不过这玩意我留着也没用,肯定没有命重要,所以只要条件合适,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送给你也无妨!”

    巢关冷笑一声,道:“什么叫送?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姜小白道:“你的东西?如果光明神殿的大祭司站在这里,他肯定也会这样说!别以为你们人多势众,就可以颠倒黑白,我既然可以送给你,也可以送给光明神殿的大祭司!”

    巢关道:“你以为你还有这个机会吗?”

    姜小白道:“只要我想送,我有一万种机会,你信吗?说难听点,只要我大喊一声,把祭天神杖的位置说出去,现场这么多人,你以为每个人都会守口如瓶吗?到那时,你能不能抢到祭天神杖,真的很难说!”

    巢关神情一凛,道:“但你不会这样做?”

    姜小白道:“当然,兔子逼急了才会咬人,不得万不得已,我不会这样做!”

    巢关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只要你把祭天神杖的位置告诉我,我可以放你们走,绝不为难!”

    姜小白道:“我不信!”

    巢关没想到他这么直白,倒是一怔,道:“那你想怎样?”

    姜小白道:“放了我们,我去给你取祭天神杖!”

    巢关哈哈一笑,忽地脸色一变,道:“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年轻人,不要自作聪明,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这祭天神杖你交也不得交,不交也得交,要不然死路一条。”

    姜小白当然知道他不会答应,但谈生意总要开高了价格,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价格,价格开低了,只有吃亏的份。这时淡淡一笑,道:“你别恐吓我,我不吃那一套,我长么大,从不知‘怕’字怎么写!一条命而已,没你想象得那么重要,在你眼中,我的命跟祭天神杖相比,根本就是无足轻重,所以你的恐吓在我眼里,很苍白无力,惹我不高兴,我要让祭天神杖的位置,天下皆知。”

    巢关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见他身处重重包围之中,脸上确实没有一点惧意,反而淡定自若,仿佛真是跟他平等地谈生意,换作旁人,情绪早已失控,就像查理。

    不过他说的话也是实在话,他的命在自己眼中,跟祭天神杖相比,确实不值一提,只要能得到祭天神杖,实在没必要争一时长短,以免节外生枝。便笑了笑,道:“你是聪明人,虽然我很想跟你谈条件,但你应该知道,你的条件我肯定不能答应你!”

    姜小白道:“没关系,既然我的条件你不能答应,你也可以开个条件让我听听,或许我能答应你!但正如你所说,你也是聪明人,让我先交出神杖,那也是不可能的!”

    巢关想了想,道:“要不这样,你去取神杖,其他人留下来做人质,待你神杖取来,我们找个地方,一手交人,一手交货,我少带点人过去,保证不对你们的性命构成威胁!”

    姜小白就闭上了眼睛,似在沉思。

    查理叫道:“你放他们走,我一个人留下来做人质就可以了!”

    巢关摇了摇头,道:“你一个人不够!”又看着姜小白道:“我已经释放出足够的诚意,如果你还不答应,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姜小白蓦地睁开眼睛,道:“这些女人我要带走?”

    巢关看了看几个女人,除了芊如以外,个个长得如花似玉,怪不得这家伙舍不得放下,确实容易遭人玷污,便想了想,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多情种子,兄弟放得下,女人却放不下。不过你放心,我对这些女人不感兴趣,你要带走便带走吧!”

    芊如急道:“我不走,我要留……”

    姜小白就转头瞪了她一眼,吓得她不敢再作声。

    布休也小声道:“你们先出去,不要打乱盟主的计划!”

    芊如便紧咬嘴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