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真货
    木兄微微一怔,随即脸露愠色,目露寒光,道:“你是来消遣我的?你以为祭天神杖是路边卖的擀面杖?”

    姜小白笑道:“木兄还真是谨慎哪!敢问木兄,你见过祭天神杖吗?”

    木兄冷哼一声,道:“这乃是我光明神殿的镇殿之物,岂能没见过?”

    姜小白道:“木兄分辨真伪?”

    木兄道:“当然,哪怕远隔百里,我也分得出真伪!”

    姜小白点头笑了笑,道:“那好!”说着便把祭天神杖从储物镯里煞了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笑道:“木兄觉得我手里这根擀面杖是真是假?”

    虽然现在夕阳西斜,余晖照在祭天神杖上,不似中午那般熠熠生辉,但木兄还是感觉眼睛差点被刺瞎了,张大了嘴巴,惊得半天合不拢,半晌才咽了口口水,伸手道:“兄弟能否借我细看一眼?”口气明显客气了许多。

    倒是轮到姜小白冷笑一声,道:“你以为这是路边的擀面杖啊?你想看就看啊?你不是远隔百里也能分辨真伪的吗?何必细看?我就问你,这擀面杖是真是假?”

    木兄又盯住祭天神杖细看了一阵,缓缓点头道:“是真的!”

    姜小白便把祭天神杖又收进储物镯,道:“既然是真的,那就好办了!”

    木兄这时才缓过神来,道:“祭天神杖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姜小白笑道:“前天晚上黑暗神殿发生的事你知道吗?”

    木兄点头道:“略有耳闻!”

    姜小白道:“那你应该听到风声,有人跟巢关谈了条件,去取祭天神杖的?”

    经他提醒,木兄脸上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点头道:“没错,传言说,当时有个男的带着几个女人去雷音西域去取祭天神杖的,也有说是去七星大陆,也有说去九屠魔域,反正是带着几个女人,你也带着几个女人,想必就是你们了!”

    姜小白笑道:“你很聪明!”

    木兄道:“既然已经跟巢关谈好了条件,现在祭天神杖已经取回来了,为何不交给巢关,反而来找我?”

    姜小白道:“你应该知道,我是谷梁玉的兄弟,而巢关是谷梁玉的杀父仇人,又抢了他大祭司的位置,兄弟的仇,就是我的仇,我岂能把祭天神杖交给仇人?”

    木兄脸露狐疑,道:“那你不会想把祭天神杖主动交给我光明神殿吧?”

    姜小白道:“天下哪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我找你,就是让你传个消息,对你来说,也是大功一件。你跟大祭司说,若想得到祭天神杖,就让他亲自来找我,我想跟他谈笔生意!”

    木兄怔道:“到哪里谈?”

    姜小白道:“我对这里不熟,地点你定,但必须是海边,这样生意谈不成,我逃起来也方便一点!”

    木兄想了想,道:“在神殿大陆东边,有座小岛,名叫夜明岛,岛虽不太,却是远近闻名,因为这座小岛以前盛产夜明珠,只是现在荒废了,你打听起来也方便,你觉得如何?”

    姜小白点头道:“行,夜明岛就夜明岛!你告诉大祭司,既然诚心做生意,就少带点人,而且还要保密,如果让黑暗神殿的人知道了,祭天神杖被人抢去了,可怪不了我!”

    木兄道:“你放心,我们比你还谨慎!但我跟你无怨无仇,你可不能骗我!”

    姜小白笑道:“你觉得我有骗你的必要吗?三个时辰后,我在夜明岛等你们,不见不散!”

    木兄想想也是这个理,人家跟自己素不相识,怎么可能特地来坑他?便郑重地点了下头,道:“好!”说完一刻也没有逗留,转身就走,心里美滋滋,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确实是天大的福缘,若是能帮助大祭司夺得祭天神杖,那大祭司肯定对他另眼相看,那他在光明神殿的地位肯定扶摇直上,说不定几百年以后,混上大祭司的位置也不是不可能的。

    在神殿大陆的北部,有座大山,名曰神殿山,山高千仞,磅礴千里。山中有一谷,方圆十余里,谷中平坦,全是青石铺就,正中央建有一座圆形祭坛,高十余丈,四周均有台阶通向坛顶。

    山谷四周的大山均已经被掏空,表面只看到四个洞口,里面其实盘根错节,宫殿万千。

    这里便是七十二神殿的总坛所在,后来七十二神殿分家,这里就变成客栈一样,两家轮流使用,一家一百年,这一百年刚好轮到光明神殿住在这里。

    自从黑暗神殿把祭天神杖搞丢以后,光明神殿的人心中有气,就没打算再搬出去,明着跟黑暗神殿的人说,什么时候把祭天神杖找回来,再来商讨搬家事宜,当时巢关心中有愧,也没有底气跟他们争辩,相当于就默认了。

    本来光明神殿获得了永久居住权,虽然没有祭天神杖,但也是蛮舒心的,祭天神杖没了,大家都没有,也省得每百年颠倒一次,心里反而不舒服,到嘴的鸭子啃两口就被人拿走了,意犹未尽,但这神殿总坛却是正统的象征,主宰的象征,住在这里就感觉比黑暗神殿高了一个档次,所以这段时间,光明神殿的人都挺直了腰杆,提起黑暗神殿,都带着藐视的眼神,如同古代中国,中原人看夷狄。

    不过现在听说祭天神杖又回来了,他们就坐不住了,因为祭天神杖才是这片大陆主宰的象征,不是神殿总坛所能比拟的,毕竟神殿总坛不能天天背出去炫耀,但神杖却可以。

    从山谷东边的山洞进去,是一条高大宽广的通道,宽五丈,高三丈,不论白天黑夜,两旁都点着火把,把通道照得明晃晃的。火把下面的石壁上,雕刻出一尊尊神兽,栩栩如生,神圣而庄严,走在通道里,敬畏之感油然而生。

    通道的尽头是一间大殿,长宽十余丈,空空荡荡,四周都燃烧着火把,噼叭作响,倒是地上的石板擦得锃亮,映出火把模糊的光晕。

    大殿内站着几十人,为首一人便是光明神殿的大祭司米茫,高约五尺,长得圆滚滚的,仿佛是泥巴搓出来一般,不论是长相,还是身材,没有一点棱角。其余几十人均是各殿司及总坛护法。

    米茫跟巢关一样,手里也拿着一根祭天神杖,可能是在一家店铺打造的,简直一模一样假。米茫显然很不高兴,脸带愠火,在大殿内来回踱着步,假神杖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在大殿内回荡。

    派出去的人回来一拨又一拨,却没有一个带回来确切的消息,都是道听途说,让他想去兴师问罪都没有真凭实据,自然憋屈得慌,百爪挠心。

    这时就忽地停下脚步,拿假神杖把地板戳得咚咚响,拿目光扫视一遍人群,怒道:“废物,全是废物!连个消息都打听不出来,要你们有何用?”

    众人均不敢直视他的眼神,噤若寒蝉。

    米茫愈发恼怒,仿佛跟地板有仇,又把地板戳了一遍,道:“你们都哑巴了吗?”

    他的大弟子单一成这时鼓足勇气,道:“师父,其实这件事已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事,谷梁玉肯定已经被巢关关在他们那个假总坛里了,我们的人除非攻进去,否则光靠打听,不可能有人告诉我们的!”

    米茫道:“我关心的不是谷梁玉的死活,而是祭天神杖的下落,我只要一个确切的消息,神杖在哪里?回来了没有?只要有这个确切的消息,我们现在就可以兵临城下,去黑暗神殿找巢关要东西,如果连个确切的消息都没有,我们去干嘛?被人家嘲讽揶揄吗?”

    单一成道:“这件事事关重大,巢关一定小心翼翼,不可能让我们得到消息的,看情形,巢关这次是铁了心准备私吞祭天神杖了!”

    米茫冷哼一声,道:“想私吞祭天神杖,就得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能力了?这个巢关真的是得寸进尺,把祭天神杖弄丢了,仗着我们没有追究他,还以为我们是怕了他,愈发肆无忌惮,真当我光明神殿好欺负不成?”

    单一成点头道:“师父说得没错,这巢关就是认为我们奈何不了他,才动了觊觎之心,等他有了祭天神杖,那是如虎添翼,更加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依我看,跟他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只有一战,他才会俯首乖乖地把神杖交出来。”

    就有一人附和道:“没错,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讲的,只有拳脚说话,不把黑暗神殿打趴下,他们还真以为是神殿大陆的王!”

    其他人纷纷附和。

    米茫点了点头,刚要说话,就听通道外传来木子矜的声音:“劳烦通报一声,我有要事求见大祭司,十分火急!”

    就听门外守卫道:“大祭司现在正在密谈要事,任何人不得觐见!”

    木子矜急道:“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你赶快去通报,大祭司一定愿意听的!”

    守卫刚要说话,就听通道内传来大祭司的声音:“让他进来!”

    守卫应了一声,木子矜便走了进去。血染长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