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有些事有些人
    “但是时间会冲淡一下,不管以前多么执着,爱的多么深刻,都会随着时间淡去,也许那时候,她会重新遇上喜欢的人。”

    “知道一眼万年吗?时间有时候并不能让一些事情淡去,只会沉淀下去,烙印在心里,虽然不曾提起,但是却从未忘记。不管过去多少年,某些人某些事还是会深深的印在心底。”

    林落落一时间无言以对。

    手机铃声此时响起,林落落拿起手机一看,然后接了电话。

    “喂。”

    “明天周末有时间吗?”

    是黎浩的电话,这三年来他依旧没有放弃,尽管她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他,她现在跟徐子白在一起,但是他依旧没有放弃,还说只是住在一起而已,又不是那种关系。

    “有事吗?”

    “明天我想带诺诺出去玩,已经很久没见他了,挺想他的,你不会拒绝吧!”

    “怎么会呢!明天是吧,好的我知道了。”

    “那明天我去接你们吧!”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很开心。

    “哎呀,不用了,到时候我带着诺诺去找你就好了!在哪里见面呢?”

    “方圆游乐场,诺诺不是最喜欢坐海盗船吗?”

    “好的,那明天见!”

    “明天见!”

    刚把电话挂下,林落落忽然想到了身边的徐子白,抓过头看了他一眼,而此时徐子白正看着前方开着车子。

    “是黎浩吧!”

    林落落心一紧,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嗯,他说想诺诺了,想带诺诺出去玩玩。”

    “他对诺诺倒是上心的很。”

    “嗯,他是诺诺干爸,一直都很疼爱诺诺。”

    “有些事情看在你跟诺诺的面子上,我不去跟他计较,他倒好,蹬鼻子上脸了,分明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三年前的事情,徐子白心里始终有疙瘩,三年来,黎浩依旧时常跟她们母子联系,他一直都在忍着,就是不想因为一时的冲动让她再一次离开,可是,为什么这些她都看不到,一直对他都是如此冷淡。

    林落落知道他对黎浩一直不满,再说的话也只会让他对黎浩的误会加深,不过有件事情她真的是要跟黎浩说清楚了,虽然三年前她也说过,但似乎黎浩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看林落落不说话,徐子白内心更加郁闷了,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脸色也十分的不好看。

    回到别墅的时候,小家伙已经在车上睡着了,安堇妍要去抱孩子下车,徐子白先一步上前将孩子抱下了车。

    将林诺放到床上后,徐子白转身就离开了,林落落知道他心里不痛快,也就没拦他,转身去照顾孩子。

    掖好被角,林落落悄悄关上房门准备下楼,经过书房的时候,忽然一道袭来钳住了她的手臂,猝不及防被拉近了书房里,等定睛看清楚眼前的状况时已经被徐子白抵在墙壁上。

    “徐子白,你这是做什么!”

    “林落落,你的心难道真的是铁石做的,你就真的一点都感觉不到吗?这么多年,我对你,你就真的一点也不在乎!”

    “徐子白,你不要这样,你先放开我!”

    “我不放就是不放,就算你闹我恨我打我骂我!我都认了,你就是要我这条命我要给你,但是我绝对不会对你放手!”

    说罢,徐子白就猛的低头掳获住那双娇嫩的唇瓣,狠狠的掠夺着。这三年来,他一直忍着,让着,不去计较,就是想用自己的行动一点点去感动她,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意,然而,她还是将这一切都视若无睹,还是跟那个男人藕断丝连。

    他嫉妒,嫉妒的都要疯了,恨不得亲手掐死她。如果他选择了放手,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留住她的人却留不住她的心,可即使如此,他还是舍不得放手,就算是留着躯壳,他也想看到她在身边,他承认他自私,可是人都是自私的。

    徐子白的步步逼近,让林落落顿时方寸打落,这三年来,他一直克制自己,而她也与他保持着距离,两人之间竖起了一道屏障,谁也不敢界越,然而此刻却被他轻易的打破了。

    “徐子白,你又是发的什么疯!你要是想女人的话外面有的是!”

    一句话成功的让徐子白停止了动作,楞楞地看着面前的人,眼神逐渐变的冰冷,最后摔门而去!

    这一刻,林落落再也无法假装坚强,身体慢慢的滑了下来,抱着双膝蜷缩在地上,整个人缩成了小小的一团,眼泪再也无法忍受,顺着脸颊往下流,身体随着情绪的起伏而不停的颤抖着。

    本想离开的徐子白半路折回,刚到门口就看到紧抱着自己蹲在那里默默哭泣的林落落,顿时就愣住了。

    之前所有的愤怒,不甘,怨恨,此时全都消失了,只剩下了心疼。

    为什么两人之间会变成如今这样子,林落落不知道,也许从一开始她就不该爱上这个人,也许现在也不会这么难过。

    身体忽然被人圈住,力道轻柔却很坚定,林落落疑惑的抬起头看着来人,眼中的泪水顺着眼角掉落下去,落在了徐子白的心上,疼的他难受。

    “对不起!是我不好!对不起!原谅我!”

    徐子白轻声的在她耳边说着,一字一句都落进了林落落的心里,委屈也有,气愤也有,怨恨也有,这一刻全都袭上心来,最后也只能一下一下的敲打着他的胸口。

    力道不重却深深的敲进了徐子白的内心,一下一下的击打在他的心上。“混蛋!你就是个混蛋你知道吗!”

    “是,我是混蛋,我不该对你用强!”

    林落落哽咽着,“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怎么可以!”

    “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打死我都行!我认了,都认了,都说先爱到先痛苦,自从爱上你的那一刻起,注定我在你面前一败涂地!落落,我是真心想对你好的!这颗心,对你,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林落落听到徐子白说的这些话,内心没有一丝变化那是骗人的,可是,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回应他,便只是默默的任由徐子白搂着自己。

    某酒店套房内。

    凌云一进门,就察觉到里面有人的气息,再褪去外套的同时走进了厅内。

    “来都来了,出来吧。”

    话音刚落,一道纤细的身影瞧瞧从后面靠了上来,伸出双手搭上了凌云的腰部,柔软的身子紧贴着他的后背。

    “怎么会来的这么晚,我都等你好久了!”

    娇滴滴的声音确实令人怜爱,凌云松开腰间的双手,转身看着面前的人。

    “你怎么来了?”

    “人家想你了嘛,答应陪人家一起吃饭,结果又放人家鸽子,云,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未婚妻的吗?”

    南宫璃有些埋冤的看着凌云,其实心里有些不安与慌乱,最近几天他跟那个人接触的事情她都知道了,所以才会害怕,他会跟安堇妍扯上瓜葛。

    “我工作忙,对不起,是我疏忽了。”

    “我不要你跟我说对不起,你都已经是我的未婚夫了,也就是南宫家族的女婿了,自从订婚后,你都没有去看过我妈,明天跟我一起去南宫家好不好!”

    “嗯,是我考虑不周,委屈你了!”

    闻言,南宫璃小鸟依人般偎进凌云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柔声道“云,其实我很害怕,怕你跟那个女人…”

    凌云挑眉道“你不相信我!”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难过女人,别看她外表一副单纯无害的样子,其实最会算计人了。当初就是不懂,把她当成好姐妹,现在想想就觉得恶心。”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等我们拿到了单氏企业,替你达成心愿,我们就结婚!”

    南宫璃一脸激动的看着凌云,“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要办到,但是在这之前,不管我做了什么,你看到了些什么,都不要在意知道吗?想要成功必须要使用一些手段。”

    南宫璃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缓缓点了下头,“好,我知道了!”

    “都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阿姨知道你来我这了?”

    闻言,南宫璃抬起右手,手指轻轻的在他的胸前画着圈圈,面容有些羞涩,“这么晚了,我就睡在这里好不好!”

    “你睡这里!”凌云挑眉问道。

    “嗯,难道不可以吗?”

    “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有些累了,不习惯身边睡着其他人,我怕会伤害到你!”犹豫了一下后,凌云开口说道。

    “你怎么会伤害我呢?”抬起头,南宫璃看着凌云,眼里有些期盼。

    “我,真的会伤害到你,这三年来,我每夜睡觉的时候,都会梦到一些事情,身体就会自然的做出一些防备动作,我怕会伤到你。”

    “怎么会这样?三年来每夜都如此?那你有没有看过医生。”

    “我跟陈医生提过这件事情,他说是因为当初的伤害太大,虽然已经记不清当时发生多事情了,但是大脑深处还存着当时的记忆,身体也会根据这些记忆做出一些防抗来保护自己。”

    “那可有什么办法医治?”

    “陈医生说随着时间,这种状态会慢慢消失,至于目前……”凌云看着南宫璃摇了摇头。

    “我送你回去吧!”看南宫璃沉默,凌云开口道。

    “不用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我一个人开车回去就行了。”

    “真的不需要?”

    南宫璃朝他微微一笑,“放心吧,没事的,你休息吧,明天我再来看你!”

    “我送你出门!”凌云揽着南宫璃的腰,将她送出了房间,知道对方的身影消失,才收回视线,转身进了屋关上了房门。

    走到沙发前坐下,凌云打开了电脑,然后将一份文件发了出去,直到文件传送完毕,这才起身进了浴室。

    第二天安堇妍进公司后打开电脑才看到有一封邮件发来,打开一看是远洋集团的合作方案。

    在看过方案之后,安堇妍对方案比较满意,然后就让程前联系了远洋集团,约个时间商谈一下关于合作的事情。

    “总裁,你真的要跟远洋集团合作?”程前看着安堇妍问道。

    “从目前的方案来看,合作对我们来说能得到很大的利益。”

    “总裁决定合作,真的是因为能给公司带来利益吗?”

    闻言,安堇妍愣了一下,看着程前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人真的很像单总不是吗?”

    “原来你是以为我答应合作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安堇妍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虽然他真的很像大叔,但是你我都知道,他不是大叔!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之所以答应合作,完全是出于公司的利益着想。”

    “总裁,之前,我查过远洋集团,也查过这个凌云。”

    “所以呢,得到什么结果没?”

    程前摇了摇头,“就是因为什么都查不到,才觉得更加奇怪!远洋集团作为两年前突然出现的企业,发展之快令人匪夷所思,尤其是这个凌云,我查过他的身份背景,除了是远洋集团的创始人和南宫家族的未来女婿之外,查不出其他的任何线索,所有有关远洋集团和他的事情,都是发生在这三年之内,总裁,难道你就不觉得很奇怪吗?”

    “照你这么说,的确是有些奇怪!”安堇妍秀眉尾蹙,思考着程前所说的这些信息。

    “而且,当初总裁不是让我查三年前的那场意外吗?我也查到了一些事情。”

    “你都查到了什么!”安堇妍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当初,总裁是跟南宫小姐一起去的欧洲,后来发生了事故,在一切都处理完了之后,我们的人就撤回来了。但南宫小姐却在欧洲待了一年才回来,不久后,远洋集团出现,以一场收购案扬名商业界。”

    “你的意思是……”

    虽然安堇妍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还是觉得很荒唐。

    也许,当年的事情远没有意外那么简单,我总感觉这一切的发生都是一个阴谋,就连这次的合作都是一个阴谋。所以,我才担心总裁跟远集团的合作。”

    ------题外话------

    今天好热,作者君要化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