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恢复记忆
    车内,单言缓缓睁开了双眸,视线不是很清楚,映入眼帘的就是满脸是血的安堇妍。

    “堇妍…堇妍……”单言费力点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安堇妍,想将她喊醒,但是此刻他的头很痛,痛的似乎是要炸裂开来一样。

    此时的他已经彻底从眩晕中清醒了过来,一边忍着痛一遍解开身上安全带,想要带安堇妍逃离这里。

    剧烈的疼痛袭来,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想要破茧而出,鲜血从额角留下,刚才的撞击也让他受了伤。

    猩红的血刺红了他的双眸,大脑深处一些陌生的,熟悉的记忆顷刻间向他袭来,快要将他淹没。

    “堇妍…堇妍…”

    此刻,程前正在跟对方对战,在刚才逃避的过程中,左臂不小心被子弹击中,大大的减少了他身手的敏捷度。

    刚才每打出一颗子弹,他心里便默数一声,现在弹夹里的子弹只有两颗了,接下来就只有放手一搏了。

    四名杀手手里全都拿着枪,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冷酷,四人并排朝着程前所在的方法走去四个人轮流朝着哪个方向开枪,程前根本就没有躲避逃走的机会。

    对方并非二流的混混,而是相当有技巧且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这一次南宫家族看来是真的想要置他们于死地。

    杀手一点一点的靠近,程前心中默念着,计算着在合适出手才能有效的击中对方而不浪费子弹来保全自己。

    在倒数了三声后,程前眼神一凛,站起身子朝着对方射击,第一枪击中了其中一人的心口位置,顿时就倒下去了。

    一枪放完了之后,程前乘机离开刚才躲藏的位置,转移到了另外一边。看到同伴中枪,另外三人也不敢掉以轻心,换好弹夹后,开始密集设计,程前根本没有机会还手,如今手上只有一颗子弹,难道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吗?

    看到旁边的草从里有个丢弃的空易拉罐,程前想了想,也只有博一博了,将那只易拉罐捡起,然后朝着另一边高空丢去。

    三人的视线被吸引了过去,程前乘机起身对准其中一人,在开枪的同时,其中一人反应过来看向了程前,同时举起手中的枪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两人同时中枪,程前的右边肩胛骨位置中了枪,倒地的瞬间,灭了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剩下的两个人继续朝着程前走过去,两人手里的枪都对准了程前的头。

    程前冷眼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没想到自己今天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心里很不甘,他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做,老大!他的老大!

    在最后的时刻,程前想到的是出生入死过的单言,也许是想最后再看一眼,视线朝着那个方向透了过去。

    砰!砰!

    两声枪响,程前惊愕的看着面前的两个身影毫无预兆的倒了下去。不远处一个熟悉的声音正看着他,朝着他走了过去。

    脸上满是血迹,如死神般无情的表情,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单言经过两人的时候,面无表情的补了枪,然后站在了程前的面前。

    程前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人,不确定的开口道“老大?”

    “你没事吧!”单言淡淡的开口,伸出一只手去拉他。

    程前伸出了手抓住了,起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前面受伤还没有死的杀手拿着枪对准了他们,立即喊出了声,“小心!”

    那一瞬间,程前是要上去挡枪的,但是单言察觉出了他的想法,在那同时,伸手推开了他,然后举起手里的枪,毫不犹豫的开了枪,子弹击中了杀手的头部,彻底解决了危险。

    “愚蠢!”单言l冷冷的骂了一句,但是程前却笑了,笑的都快弯下腰了。直起身子着眼前的人。

    “老大,你终于回来了。”

    “辛苦你了!”单言抬手在他没有受伤的那个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随后转身朝着车子那边走去。

    看到已经昏迷过去的安堇妍,小心翼翼的将她从里面放了下来。“你给医院打电话,照顾好她。”

    “老大,你要去哪里?”

    “我得去老宅!”

    “老大,我已经让人先过去了,安队长也过去了。”

    单言看了眼昏迷的安堇妍后,转身朝着另外一辆车子走去。程前知道自己是说不过他的,况且他相信老大的能力。幸好手机没掉,赶紧拿出手机打了急救电话。

    驱车一路狂奔,期间闯了几个红灯,惹来了交警在后面追赶。终于来到了单家老宅,单言快速的按下密码打开了铁门,看到院子里躺着一个杀手,看来这里已经发生了交战,急忙握着枪朝着客厅里走去。

    一路追赶过来的两名交警在看到院子里的尸体后,急忙跟总部做了汇报,然后两人拿着警棍就走了进去,一般的交警身上没有配枪。

    两人捡起了尸体旁边的手枪,朝着大厅走起。

    来到客厅单言没有看到尸体,也没有看到其他人的踪迹,正要奔赴二楼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喝声。

    “不准动,举起手来。”

    进来的是那两名交警,两人看到了单言手里的枪以及他身上的血迹,顿时警铃大作,奇奇拿着枪对准了单言。

    单言缓缓转身,双眸微凛,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说道“你们两如果还想活着,现在就放下手里的枪。”

    “威胁警员罪加一等,你劝你还是束手就。”

    这时,另外一个交警似乎认出了单言的身份,“你是远洋集团的总裁!”

    单言看向他,“确切来说,我是单言!”

    “什么?”

    两人一脸茫然疑惑的看着他,手里的枪依旧举着。

    “蠢货,你们来的这地方是单家,我是单言,你们难道认为我会是凶手吗?”

    “单言早已经死了,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是的单言。”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动静,三人顿时寻找掩体保护自己,单言靠着窗户,刚好可以看到外面院子里的情况。

    就看到一个人的身影一闪而过,朝着大厅走了过来。随着脚步声接近,单言眸色一凛,站了出来,拿着枪对准了来人正要开枪的时候,看清了来人的长相。

    “是你!”

    听到声音,躲在另外一边的两个交警也看清楚了来人的面容一下子就走了出来。“安队?怎么会是你!”

    “其他人呢?”

    “我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正要离开的是,遇到了一群身份不明的人,于是就走火了,我查过尸体,两个人的手臂上都有鹰的纹身。看来已经有人先一步将人带离了这里。”

    “东鹰!”

    单言冷冷的说出了两个字,然而安钧彦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此时此刻站在面前的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像之前凌云给他的感觉,现在眼前站着的这个人倒是让他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感受到了安钧彦疑惑的眼神,单言看着他道,“我没死,一直活着。”

    “真的是你!”安钧彦惊愕的说道,短短一句话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了,竟然真的是单言。

    “那凌云?”

    “也是我,此事说来话长,先解决了眼前的事情再说吧。”

    安钧彦点了点头,现在的确不是解决好奇心的时候。“我已经让人通知了其它部门,沿路拦截可疑车辆。”

    就在这时候,屋里的电话响了,众人看向了茶几上的电话,单言走了过去,拿起了听筒。

    “喂!”

    “老大,我们的人已经将宅子里的人全部接到了山庄内保护了起来,老大你不用担心了。”是程前打来的,闻言,单言总算是送了口气。

    “好,我知道了,堇妍怎么样?”

    “还在手术室里。”

    “我知道了,告诉医生,一定要全力救治她。”

    “明白。”

    挂了电话后,单言转身看向安钧彦,“人已经安全了。”

    安钧彦闻言顿时松了口气,然后想起了什么再次问道,“堇妍怎么了?”

    “我们来的路上遇到了杀手,发生了车祸,她受了伤,现在在医院里。”

    “单言,你到底是什么人!自从堇妍跟你在一起,她从来就没遇到什么好事!我知道你有秘密,但是你说过,你会保护好她,不会让她收到任何伤害的,然而呢!”

    “对不起!”

    “我知道这件事情是南宫家族弄出来的,但是一切原因还是因为你!”

    “我不为自己辩解,但是现在我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做!”

    说完了之后,单言就大步离开了这里,看了半天戏的两个交警一脸疑惑。然后笑嘻嘻的看着安钧彦。

    “安队,这里应该不需要我们了吧!”

    安钧彦收回视线对这两人道“等刑警队的来了,录下口供就没你们什么事情了。”

    单言驱车赶往医院,来到医院后,找到了程前,看了眼紧闭的手术大门,然后说道,“你的伤,怎么还没有包扎。”

    “我没事,我得等少夫人出来才行。”

    “我在这里,你去清理伤口吧。”

    “这是枪伤!”程前说出了没有接受治疗的原因。

    “手机呢!”

    程前用另外一只手将手机从口袋里逃了出来,递给了单言。

    单言拨打了一个号码,很快那边就有人接了。“派几个人过来医院这边,医院的位置在……”

    挂了电话,单言回头却发现程前一直在看着他,正要开口问怎么了的时候,程前上前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抱住了他。

    “老大,欢迎你回来!”

    拍了拍他的肩膀,单言松开了他,看着他有些泛红的眼眶,叹息道“这三年来,真是幸苦你了!”

    “不幸苦!我始终不相信三年前的那场事故是个意外,一直以来都在暗地里调查。”

    单言的眼底泛起了冷咧的戾气,“南宫璃,南宫家族,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他真的没想到南宫璃竟然会做出这些事情,在那场事故后,将受伤昏迷的他带走了,乘着他失忆竟然编造他的身份,想起之后他所做的一切,他就觉得恶心愤怒。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碰过她!那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抗拒。

    他的人来的时候,手术室的灯正好灭了,手术室的大门被推开,护士推着病床走了出来。随后出来的医生走到了单言面前,摘下了口罩。

    “她……”

    才说一个字,他的脸上已经狠狠的挨了一拳,安均昊双手揪住了他的衣领,愤怒的说道“你就是这么保护她的!我疼都来不及,放在手心里呵护的妹妹,你竟然让她躺在了我的手术台上!”

    “对不起二哥,是我没有保护好堇妍,你打我也是应该的。”

    “你喊我什么?”安均昊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没听错的话,刚才好像听到他喊他二哥!

    “二哥!”

    “你…你跟堇妍的事情还没有确定,这一声二哥我担待不起。”安均昊松手放开了他,他误解了另外一个意思,他知道凌云喜欢安堇妍。

    “二哥,我是单言!”

    “你说什么?”安均昊惊愕的看着他。

    “事情说来话长,总之我没死,现在最重要的是堇妍,她没什么事情吧。”

    “脾脏受损,肋骨断了两根,要是再晚来一步,就会因为内出血而……”说着,安均昊转身看向了安堇妍,没有在说下去。

    “二哥,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给堇妍一个较带,接下来我有事情要去处理,堇妍就麻烦你照顾了,我会派人守在病房外面保证她的安全。”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安均昊看单言一脸凝重的表情,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以为只是简单的车祸,看样子并没有那么简单。

    “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向你解释清楚,拜托了。”

    “你放心吧,她是我妹妹,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说完,安均昊跟护士推着病床离开了这里,收回视线,单言对着程前说道,“你身上有伤,先跟他们回山庄吧。”

    “那老大你…”

    “我有件事要去处理。”

    “对了,老大,这是之前查到的有关于三年前的那场意外,里面的证据直接证明当年的一切都是南宫璃以及背后的南宫家族在幕后策划。少夫人让我到最后关头才拿出来,就是要给南宫璃以生的希望后在狠狠的打击她,让她常常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只是没想到南宫家族会这么快就派杀手过来了。”

    看着程前手里的u盘,单言道,“这件事情还是你来处理吧,你回去就将数据传给警方。”

    “好,我知道了。”

    离开了医院,单言坐上了驾驶座,系好了安全带,然后拿出了程前的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嗓音。

    单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冷声道“许久不见了!”

    “是你!你还活着!”对方短暂的惊愕之后,声音立即恢复了镇定,“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你欠我一个人情,现在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

    律尊微微挑起了眉头,“果然是你的风格,说吧,什么事情需要你开口让我来帮忙,难道是为了南宫家族的事情。”

    “看来你也知道了。”

    “新闻闹的那么大,想不知道也难啊!”

    “既然知道我就直说了,我要你使用一切手段打压南宫家族。”

    “使用一切手段?玩的这么狠!”律尊有些惊讶的说道。

    “今天如果不是我命硬,我现在就没有机会跟你说这些话了。”

    闻言,律尊点了点头,收起了脸上的不羁,“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来处理!结果保证让你满意。”

    “多谢!”

    挂了电话后,程前开车离开了这里,现在他要去一个地方,一个解决一切问题的地方。

    半个小时后,整个南宫家族旗下的企业顿时乱了套了,南宫家族的股票出现莫名抛售,大幅度的抛售让股票直线下跌,最后竟然崩盘了。南宫家族的几支股全都出现了同样的情况,顿时闹的股民人心惶惶的,这是前所未有的崩盘现象,就是个傻子也都明白了,这是有人在背后操作针对南宫家族。

    那些手上还持有南宫家族企业股份的股民赶紧将手上的散股抛了出去,避免割肉。

    “怎么会这样,你们这些人都是做什么的,赶紧想办法!查处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搞鬼!”

    南宫若气急败坏的摔了电话,在这样下去,南宫家族就要破产了,她不能让几代人的心血就这么毁在自己了她的手上。

    “夫人,夫人,不好了!外面有人闯了进来。”女佣跑进来一脸惊慌的喊着。

    “这么慌张做什么,什么人竟然敢闯进这里来。”

    话音说完,南宫若就看到一群人走了进来,“你们都是什么人,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啊?竟然私闯民宅。”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拿出了一张纸,“南宫夫人,这是搜查令,我们现在怀疑南宫企业非法集资以及商业行贿,请配合调查,跟我们走一趟吧。”

    “什么!非法集资,商业行贿,这不可能!这都是你们的诬陷!”

    男人笑道“是不是诬陷,夫人你心里有数,不想太难看的话,就请吧。”

    南宫若看着眼前的这群人,看来今天她逃不掉了,对方人多势众,再闹下去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好,我跟你们走。”

    “那就请吧!”男人说着,侧身让身后的人让出了一条路来。

    南宫若走了几步后,回头对着佣人道。“赶紧给少爷打电话!”

    “是,夫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