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试探
    某酒店的总统套房内,男人坐在那里,面对着窗户手里拿着一条普通的手链,链子因为多年的摩擦,已经出现了褪色,但是男人还是爱不释手的握在手里,轻轻的摩擦着。眼神看着远处,似乎是在回忆着往事。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男人的身后。

    “义父。”

    “子楚,你回来了。”

    “义父可还是在为了父子相认的事情而烦恼。”

    单文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以为他会看淡这些,没想到在他的心里,对我的怨恨竟然如此之重,是我没有当好一个父亲,也怪不得他。”

    “义父,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相信,只要义父你不放弃总有一天,大哥他会放下恩怨,与你重归于好。”

    单文点了点头,“但愿如此吧!”

    深深的吸了口气,单文将所有烦恼的心绪收起,转而恢复了以往的冷静与淡定。“我这次回来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从我们离开到现在,那边都还沉得住气,没有什么大动作。不过……”

    “不过什么?”

    “艾顿王子最近与修斯公爵走的很近,互动频繁,我怀疑这两个人正在密谋些什么。”

    “如今国王没有子嗣,继承大的资格就会落到旁系,艾顿王子是王上的侄子,身份尊贵血统高贵是最有可能继承王位的人选,王上也有意思让艾顿王子继承大统。只不过艾顿王子生性残暴,实在不适和当一个君王。所以王上多次跟我提起此事的时候,我都没有同意,而休斯公爵拥有强大的财富,又深得王上信任,如果休斯公爵支持艾顿王子为继承人的话,那么艾顿王子很有可能就会继承大统。”

    “这个艾顿王子生性多疑且爱记仇,素来又与义父政见不合,如果他真的成为下一任的国王继承人,那么一定会想尽办法来陷害义父。”

    “所以我们绝对不能让艾顿王子的阴谋得逞。”

    “那义父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

    “再等两天吧,如果我们父子之间的矛盾依旧无法解开。那我也只能这样了,只要他们现在过的好那我也算是有所安慰了”

    看着单文落寞的背影,男人眸色微沉,心里决定了一件事。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没有总裁的允许,你不能进去,先生!先生!”

    小艺朝着眼前这个一路闯进来的男人大声喊着,想要跑到他前面拦住他,然而她穿着高跟鞋跑动不便,男人的步伐又很快,她根本就拦不上,只能一路追跑着。

    眼看着男人已经到达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口,小艺心里一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爆发力,让她一下子就跑到了男人的面前。

    “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没有总裁的允许,你真的不能进去,你要是再这样继续下去,我就只好打电话叫保全上来了。”

    冷越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的女子,“他在里面吗?我跟他说几句就走。”

    说着,冷越就要往里闯,小艺立即伸出了双手阻止他前进。“不行!”

    冷越眉头轻蹙正要硬闯的时候,玻璃门被人从里面拉开,单言冷眼看着眼前人,“小艺,你去忙你的吧。”

    小艺看了一眼冷越后,收回手对着单言点头道“是,总裁。”

    小艺离开后,单言转身进去,冷越立即跟了进去,玻璃门再次被关上。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单言背对着他站在了窗户前。

    “为了义父的事情。”

    “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情的话,那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

    “你知道义父这一次回来是冒了多大的风险吗?这多年来他一直都在自责后悔,他没有一刻忘记过你们母子。”

    “这些事情我都不想知道,我想我们之间的谈话可以结束了。”单言转身冷冷的说道。

    “义父他活不了多久了!”

    最终,冷越还是将这句话说出了口,尽管义父一再要求他不准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但是为了义父,他还是选择了告诉他。

    单言眸色微沉,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是吗?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跟他之间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无情的话,他毕竟是你的父亲!”

    “父亲?这两个字对我来说简直可笑!当他抛下我跟我妈的时候,当他选择跟那个女人结婚的时候,父亲这两个字,对我来说,就已经不存在了。”

    “你跟本就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义父他也是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如果不是他贪图权利,又怎么会跟那个女人在一起,当然,一个平民女子如何跟一国公主相提并论。如果他承认的话,至少我还算看得起他几分,他连承认都不敢承认,简直就是一个懦夫。”

    “你真的误会了!当初义父跟公主结婚也是……”

    “够了,我不想知道,你也无需跟我解释这么多,你这么在乎他,看来他在你心底还真的是一个好父亲,他有你这个义子也就够了。”

    “都说暗盟盟主冷酷无情杀伐果断,没想到却也是一个不敢面对现实的懦夫。”

    冷越滑落,面前一股劲风袭来,几乎下意识的回击,但是对方攻势太猛,一时应对不及,胸口被狠狠的打了一拳,顿时后退了好几步。

    单言看着眼前的男人,眼底一片肃杀之气,“你到底是什么人!”

    冷越揉了揉胸口被打的位置,冷笑一声道“你说我是什么人!想杀我灭口吗?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杀的了我了!”

    话落,冷越主动发起了进攻,两人在办公室里就这么打了起来,几十个来回后双方依旧难分上下,单言心里暗惊,没想到对方的身手竟然能跟自己对峙这么久。

    而冷越的嘴角依旧挂着浅浅的笑意,单言的身手也出乎他的意料,再继续下去,胜负还真是很难说。

    双方的动作太多,最后冷越不小心打翻了旁边的花盆,声音很快惊动了外面的小艺以及程前,两人急忙推门进去。

    “滚出去!”单言冷喝一声,两人愣了一下,急忙推出去不敢逗留。

    深吸了一口气,单言整理了一下衣袖,冷冷的看着冷越“你的身手很好,能跟我打这么久的你是第一个!”

    “都是为了生存而已。”

    “你知道你刚才的话会给你带来怎样的后果吗?你就不怕走不出这间办公室。”

    “怕又如何,难道说不怕你就会真的不杀我?”

    瞳孔微缩,单言紧盯着眼前的男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如果我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你会相信吗?”

    单言看着他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冷越笑道“你不用担心,你的身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连义父他也不知道你的第二重身份。”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你如果真的不相信的话,那你杀了我就好!”

    “你以为我不敢?”话落,单言快速拿起身边桌子上的钢笔,快速的朝着冷越袭去,笔尖抵在冷越的脖子上时停住了。

    而冷越依旧保持着刚才的淡定,这份淡定倒是让单言有几分欣赏。

    收回钢笔,单言看着眼前的人,“你走吧!”

    “你不杀我?”冷越挑眉问道。

    “只是现在不杀你而已!”

    文言,冷越笑了笑,“单言,就算我知道你的另外一个身份,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你就放心吧,毕竟你是义父唯一的儿子。”

    “单言冷哼一声,不屑道你倒是对他很孝顺。”

    “如果没有义父,我早就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上了。,不管你信不信,对你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原谅义父。”

    “如果你也经历我所经历过的那些,你就不会轻易的说出让我原谅他的话了。”

    “三天后,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那边现在的局势不大稳定,义父身居要职,现在虽然已经赋闲在家,但是影响力还存在,有些人难免会视义父未眼中钉,欲除之而后看!”

    单言看着他依旧没有说话,冷越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该说的我都说了,打扰了!”

    说完转身离去,单言看着冷越离去的身影眉头轻锁。此时,程前走了进来,一脸的凝重。

    “总裁,刚才那个人是?”

    “冷越,帮我去查一下他的底细,越仔细越好!”

    “明白了,总裁,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你怎么会在办公室里跟他打了起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这个人不简单,他跟我打了这么久,却依旧保留着实力,不仅如此,他还知道我的身份!”

    程前有些疑惑的问道,“知道你的身份?总裁,你的意思是……”

    单言轻点了一下头,程前立即瞪大了双眸,“总裁,我现在就去查他的底细。”

    撂下这一句程前立即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柳树山庄

    安堇妍坐在沙发上,嘴里有意无意的轻咬着着手指,双眼盯着面前的茶几,视线却已经不知道飘忽到哪里去了。

    铃声忽然想起,打断了安堇妍的思绪,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林落落打来的。

    “喂,落落!”

    “堇妍,你现在哪儿?”

    “啊?我在家啊!怎么了?”安堇妍一脸状况外。

    “什么!你在家!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了,今天是诺诺的生日,你答应要来参加诺诺的生日宴的!”

    “我滴天呐!”安堇妍一手猛拍着额头,顿时清醒了过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给忘记了!”

    “那你现在要过啦吗?”

    “当然,我都答应好诺诺了,不能言而不信!”

    “是要徐子白派人去接你还是……”

    “我让阿杰哥开车送我,真是太尴尬了!我竟然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

    “那我们等你!路上注意安全!”

    “不说了,挂了!”

    安堇妍将电话挂了之后,从沙发上起来上了二楼,来到了单宇的房间内,看到小家伙还在谁家,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他的时候,小家伙忽然睁开了双眼。

    看到小家伙醒了,安堇妍走近了过去,“宇儿,醒了?”

    “妈妈!”奶奶的糯糯的声音响起,单宇揉着眼睛,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

    “宇儿,今天是诺诺哥哥的生日,我们去给他过生日好不好!”

    “生日?”单宇放下手眨着眼睛看着安堇妍。

    “是啊!我们去给诺哥哥唱生日快乐哥好不好!”

    “好啊!”小家伙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打了个打哈欠,迷糊的样子真的是太可爱了。

    母子俩穿戴好后下了楼,阿杰在接到安堇妍的电话后就在主楼外面等候了。看到母子俩出来,阿杰立即迎了过去。

    “少夫人,小少爷。”

    “杰叔叔好!”

    “小少爷好!”阿杰说着一边打开车门,让两人上了车。

    车子离开了山庄后朝着目的地前往,路上,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的单宇显得很开心,一路上都在哼着生日歌。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眨眼时间便以过去五年,所有人都在岁月的洗礼下,变的更加成熟了稳重了。

    刚刚结束了跟老师的交谈,安堇妍坐在车子里,双眼紧紧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孩子,已经八岁的单宇变的更加稳重懂事了,脸型像单言,但眉眼之间还是像安堇妍的。

    另外一个,穿着白衬衫灰色马甲,像个搪瓷娃娃似的令人喜爱。一大一小两个人并排坐着,面对安堇妍的注视,一言不发。

    “怎么,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妈妈,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真的是他们先动手的!”五岁的单默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无辜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宇儿,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向乖巧,怎么会动手打同学呢?”安堇妍怕孩子们会养成纨绔子弟的性子,所以特地让他们就读普通的学校,像其他孩子一样正常上下学。

    “我错了!”

    单宇乖乖的低头认错。

    “打人是你不对!但是妈妈想知道你动手打人的原因。因为妈妈知道你是个乖孩子!”

    “他们欺负弟弟。”

    单默立即点头附和“没错,他们欺负我,哥哥是帮我出气才动手打人的!妈妈,我们没有说谎,说的都是真的,妈妈你一定要相信我们,真的是他们先动手的,然后哥哥就……”

    “停停停!你先停下,让哥哥说!”安堇妍再次打断了单默,看着单宇,“他们都是怎么欺负弟弟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