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父子见面
    沉默了片刻后,安堇妍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去!”

    一个字让单言皱起了眉头,疑惑的看着她,“为什么?”

    “其实你的心里也是想去的,不然你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纠结,你之所以怨恨,还是以为你心底的放不下,与其将来有一天后悔,不如现在去看看他,他已经没有多少时日了。”

    单言微微垂着双眸,幽深的眸子正在沉思着什么,安堇妍盯着他,双手握住了他的手,在他看向她的时候,微微一笑。

    微微点了点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去。”

    “嗯。”

    第二天,除了单言安堇妍以及两个孩子之外,随同的还有小艺,程前留守公司。冷越看着眼前的这一大家子,很湿欣慰的说道“看来你想通了。”

    “我只是去看看他现在如此狼狈的样子而已,不要以为我就已经原谅了他。”

    冷越低头浅笑,遂即说道“不管怎样,你能答应来,就已经足够了!”

    说着,冷越将视线转移到了一旁的安堇妍身上,颔首道“不知道他有没有跟你介绍,我是冷越,他父亲的养子!”

    安堇妍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人,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单言,这个,他怎么没有告诉她!“哦,你好!我是安堇妍!”

    “我知道,再他不在的三年里,单氏企业一直都是你在管理。”

    “安堇妍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什么,此时,单言冷声道,”可以走了吗?“说着,单言就一手抱着单默,一手拉着安堇妍朝着登机口走去,小艺赶紧牵着单宇跟了过去。

    冷越挑眉轻笑,遂即跟了过去。

    终于,飞机到达了e国机场,一出机场,外面就已经有人在等候了。几人坐上了加长的林肯,朝着目的地出发。

    可能是因为长时间坐飞机的缘故,单默觉得很疲累,下了飞机还在睡觉。安堇妍从小艺的怀里接过来单默。

    ”还是我来吧!“单言开口将单默报到了自己的怀里,安堇妍笑着也没拒绝。

    车子渐渐驶入一条小路,周围栽满了树,但是路上却没有看到任何的车辆。安堇妍好奇的朝着窗外看去,就看到了远处有座很大很大的庄园,房屋的设计很复古,就像是中世纪风格。

    ”我们马上就要到了路易庄园。“

    ”路易庄园?“安堇妍收回视线疑惑的看向对面坐着的冷越。

    ”是义父住的地方,也是皇家别墅,是国王陛下赏赐给义父的府邸且世袭。“

    安堇妍在心底小小的哇了一声,皇家别墅啊!世袭啊!好厉害的样子!

    随着车子驶入庄园,安堇妍才知道这栋庄园有多大,不亚于一个小公园。车子进入庄园后,行事了五六分钟才停下,下了车之后,安堇妍看着面前的这栋大城堡,心里想着,这该不会就是公公住的地方吧!”

    冷越走过来说道,“义父就是住在这里,你们也会住在这里,现在请跟我进去吧。”

    冷越说着就上了前,几人跟着进去,此时的单默已经醒了,睁大了眼睛看着陌生的地方。

    正如安堇妍心里所想的那样,整座城堡里的装饰风格都是中世纪风格,大厅的正中央还挂着一张长款一米多的油画,画中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带着王冠雍容华贵,男的穿着皇家礼服别着绶带,面容冷峻,目光深沉,眉宇之间跟单言有几分相似。

    这个男人应该就是传闻中她没见过的公公了。

    “我让管家带你们去你们休息的房间休息一下,我先去看看义父。失陪了。”

    冷越说完转身就走了,在他刚才站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我是管家史密斯·李!”

    “你会说汉语!”安堇妍有些惊讶的说道。

    “我母亲来自你们那儿!我带你们上去休息吧。”

    说着,管家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走在了前面。将所有人都带到了准备好的房间后,管家就离开了。

    房间内,就剩下了单言跟安堇妍,小艺在隔壁的房间,单宇跟单默在对面的房间。

    “在想什么?从下飞机到这里,都不见你说什么话!”安堇妍看着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单言,走了过去,从身后抱住了他。

    双手握着交叉在腰间的手,单言目光深邃,“没想什么,孩子都安顿好了?”

    “嗯,安排的倒挺周到的,小艺在房间陪他们玩呢。”

    单言笑了笑,松开安堇妍的手将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搂着她的腰,微微弓着身子,下颌抵在她的肩旁上,看着窗外不发一语。

    安堇妍知道他心里有事,也知道是关于公公的,可是父子俩的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插嘴!只好静静的这样陪着他。

    房间内,一个人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本书,微微低着头,看着面前的这一页已经很久没有翻篇了。

    脚步声传来,房门被轻轻的推开,冷越走了进去,来到了书桌前。

    “义父……”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冷越停止了声音,走近了些,才发现面前的人已经睡着了,于是小心翼翼的将他手里的书本拿走,将他盖到大腿上的毯子往上拉。

    就在这时,头发花白的人睁开了双眼,浑浊的眼神逐渐清晰,看着面前的人。

    “我吵醒您了。”

    “你回来了!”单文看着眼前的冷越,他养了二十多年的孩子。

    冷越难得露出一丝柔和的微笑,“不止我回来了,他们也来了!”

    “什么?”单文的眼神逐渐变的震惊,看着眼前的人,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义父,子楚不负所望,将他们带来了!”

    闻言,单文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抹微笑,笑容满满扩大,眼眶也红了起啦,伸手握着放在膝盖上的手,点了点头,有些哽咽的说道“真的吗?他们真的来了?子楚,谢谢你!”

    “义父,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他们现在在放假休息,等会,我就带他们过来见你!”

    单文赶紧开口“没关系没关系,坐飞机肯定累了,让他们好好休息休息!”

    “那就等吃晚饭的时候再见面。”

    单文连连点头“好好!”

    “义父,我扶你上床休息一下吧,这样才会有精神跟他们见面!”

    “好!”

    将单文扶上床安顿好了之后,冷越离开了房间,刚将房门关上,就有人走了过来了。

    “先生!”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到了冷越面前,微微躬身,态度十分尊敬。

    “什么事?”

    男子在冷越耳边轻声言语着,冷越的表情顿时变的阴沉起来,等男子拉开了距离之后,冷越冷冷的看着他,“我知道,你下去吧。”

    “是,先生!”男人颔首,然后转身离去。

    看着男人离去的身影,冷越的眉头蹙起,眼神深邃的令人令人难以琢磨,无法看透。

    晚饭的时候,冷越来到了安堇妍跟单言的卧室,在外面敲了敲房门,开门的是安堇妍。

    “打扰了,等会儿就要吃晚饭了,也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希望这些饭菜能够合你们口味。”

    “没关系,我们不挑食!对了,一直都没有好好问你,你说你是我公公的养子,那你是不是比大叔小,那我是不是该喊你小叔?”

    冷越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遂即点头道“是,你可以喊我小叔,虽然你年级看起来比我还小,但是你是大哥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嫂子。”

    被冷越这么一说,安堇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叫她嫂子。

    “那什么,你大哥他在睡觉,我现在去喊他起来!”

    “好!那我先去忙了!”说完,冷越转身离开了这里。

    安堇妍关上门转身来到了床前,轻轻的拍了拍单言的胳膊,“大叔,起床了!”

    单言躺在床上,靠着床头,双手交叉环在胸前,逼着眼睛,隔着眼镜投下一片阴影,如刀刻般深邃的五官,让人忍不住沉迷。

    安堇妍忍不住伸出手指去描绘着单言的眉型,忽然间右手被人狠狠握住,安堇妍惊愕之际,看到了一双深邃的双眸,在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被人压在了身下。

    “大叔……”

    “宝贝儿~你刚才实在勾引我吗?”

    安堇妍顿时脸上一红,“瞎说什么呢,我哪里有勾引你,我是喊你起来吃饭了!”

    “是吗?可是我觉得你比饭好吃!”

    “不不不!我不好吃!我不顶饱,我们还是下去吃饭吧,别让他们等久了!”

    “那让我亲一下。”说着,单言俯身低头含住了那双娇嫩的唇瓣,温柔而不是霸道。安堇妍心里着急,单言又不放她,纠结的心情让她不知所措起来,当她渐渐沉迷在单言的吻里时,单言却在此时放开了她。

    看着安堇妍一脸迷茫的样子,忍不住低头在她耳边低声道“怎么,还想要吗?如果你不介意其他人在等我们吃饭的话,我们继续好不好!”

    安堇妍又羞又气,论起拳头在单言的胸口上捶了一下“你就知道欺负我!”

    单言笑道“我哪有欺负你,我爱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欺负你!”

    “就你欺负我!”安堇妍轻哼一声,从单言的怀下钻了出来,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然后对着单言说道“起来吧。”

    单言挑了一下眉,起身下了床,“走吧!”

    两人下了楼来到了楼下大厅,就看到其他人已经都到了,单默那小子正跟单文聊的不亦乐乎,单宇安静的坐在一旁。

    “你们来了,快入座吧。”冷越回头看到两人,立即开口说道。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安堇妍抱歉的说道,挽着单言的手来到了餐桌前,然后看到了那个头发花白的男人。

    “叔叔…不对,现在不能叫叔叔了!真没想到您竟然就是大叔的父亲。”

    单文点了点头,笑道,“是啊,我也没想到当初在公园里遇到的竟然会是我的儿媳妇跟孙子,这一切都是上天赐予的缘分啊!”

    “你们之前见过?”单言疑惑的看着安堇妍,她从来都没有跟他提起过这件事情。

    两人落座后,安堇妍笑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后来因为一些事情,所以就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你,当时我们也不知道彼此的身份。并非是存心瞒着你的!”

    “吃饭吧!等饭吃完了,大家再聊吧!”单文说道,看起来比平时要开心许多,脸上一直都挂着笑。

    单言将视线落在了单文的身上,看到了他身下坐着的轮椅,难道现在已经不能行走了吗?只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一顿饭吃的不冷不热的,吃完了之后,安堇妍就带着两个孩子在外面转转活动互动,参观参观。

    小艺坐在走廊下,看着头顶上的星空,也不必国内的好看多少。正打算起身回房睡觉的时候,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

    “你怎么在这儿?”

    小艺回头愣愣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冷越,“怎么,这里,我不能来吗?”

    冷越走到小艺身边,双手搭在栏杆上,看着前方,“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怎么没有跟他们在一起。”

    “吃多了,不想动,所以就躲在这里了!”

    闻言,冷越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你倒是实诚。”

    “诚实是美德嘛!”

    冷越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今天的月亮特别圆,特别亮。

    “那个,我困了,先回房了,晚安!”说着,小艺就起身离开了这里。冷越回头看了一眼小艺的身影后继续抬头看着天。

    “这里就是公爵的房间了。”史密斯·李恭敬的说道。

    单言点了一下头,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深吸了口气,推门而入。

    一进屋,单言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单文,听到声音,单文抬起头看向单言,“你来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依旧冷淡的语气,只是眼底染上了几分不同以往的神色。

    “我以为你不会来!”

    “我是不想来,因为我没有原谅你。”

    “可是你还是来了。”

    “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孩子认为他们的父亲是个冷血动物,对一个垂死的老人都没有一点同情心。”

    单文嘴角扬起一抹浅笑,泛着苦涩。“不管怎么说,你能来看我,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母子,也对不起母亲,我是一个不配被原谅的罪人。”

    “现在忏悔,不觉得晚了些吗?”

    单文低头苦笑没有说话,单言看着他也沉默了,明明是父子俩,却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