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重遇冷越
    在哄睡了单默跟单宇道完晚安之后,安堇妍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却没有看到单言的身影。

    这么晚了能去哪里呢?安堇妍疑惑着走到沙发那里坐下拿出了手机,顺便等等单言。

    打开手机,给林落落发了个消息,然后半天也没有得到回信,正准备再发第二条的时候,忽然想到了时间差这个问题,看看时间,现在国内应该是在凌晨。

    安堇妍暗笑自己白痴,然后退出了界面点开了新文资讯,兴致勃勃的刷着八卦,正看的兴起的时候,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安堇妍抬头朝着房门那边看去。

    “大叔,你回来了!”安堇妍朝着他招了招手,然后继续低着头看手机。

    单言没想到安堇妍还在等他,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瞄了一眼她的手机“在看什么,怎么还不休息?”

    “没看什么,八卦新闻而已,你不也还没睡吗?去找公公了?”

    “恩。”单言伸手将安堇妍揽了过来,安堇妍顺势倒下,枕着他的大腿,继续看着手机。

    “都说了什么?看你表情有些不对,是不是气氛不大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安堇妍不敢说自己多么多么了解他,但是至少她是了解他的。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心里堵得很!他抛弃了我们这么久,一回来说一句他错了,请原谅,然后就原谅他,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凭什么?”

    “那你来这儿又是为了什么呢?”

    “来是一回事,原谅他是另外一回事!”他来并不代表着他就已经原谅了他。

    “你们父子之间的事情,我也说不上什么话,帮不上什么忙,因为我不是你,不知道你都经历过了什么,以至于你这么怨恨他,但我相信他一定给你跟婆婆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我也不是要你原谅他,我没有这个资格这么说,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这么难过纠结,既然来了,不管你是不是能原谅他,都别让自己这么难受!”

    “谢谢你,堇妍。”说着,单言低头在安堇妍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亲完要离开的时候,单言停了下来,深邃的双眸紧紧盯着安堇妍清丽的双眸,随即往下在鼻子上落下一吻,力道很轻很轻,却一下子撩动了安堇妍的心弦,那柔软的触感就像一根羽毛在她心里轻轻地骚动着,安堇妍手中的手机滑落,单言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继而往下吻上了那双柔软的双唇。

    翌日,冷越如往常一样,来到了单文的房间里,敲了敲门之后推门进去。“义父,起了吗?”

    进入后的冷越没有听到回复,看到床上的人还躺着,闭着双眼,于是走近了些。

    “义父。”

    一声之后没有动静,冷越伸出手摇了摇单文的手背,然而触手的冰冷立即让单文皱起了眉头。

    “义父!义父!”冷越又唤了两声,在依旧没有动静的时候,伸手摁在了单文的颈动脉处,遂即惊愕的看向单文。

    “来人!快来人!”单文立即朝着外面大声吼道。

    此时刚刚醒来的安堇妍揉着惺忪的双眸从床上爬起了,正要去洗手间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于是她立即跑去开门。

    “少夫人!出事了!”

    安堇妍一打开房门就看到小艺一脸慌张的站在那里!

    “什么事情这么慌张!”

    “少夫人,公爵大人,公爵大人去世了!”

    “什么!安堇妍惊愕的愣在了原地,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安堇妍立即回头,看到了从浴室门口走出来的单言。

    由于单文的身份,所以他去世的消息传到了皇室后,皇室内一片震惊。作为皇室成员兼前国家内阁大臣,单文的葬礼办的很隆重,由于单文的身份特殊,所以单言无法公开,只是以友人身份来吊唁。而主持大小事物的责任全都落在了冷越身上,关于冷越的身份是众所周知的,所以理所应当的一切都是他来主持。

    在丧礼结束之后,单言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安堇妍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他坐在窗台上,一句话也不说,安堇妍知道他是心里难受了。

    安堇妍走过去,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能安慰他心底的难过,不管怎么说,那个人都是他的父亲,只好默默的在他身边坐下。

    许久,两人一直沉默着,最后还是单言打破了沉默,因为长时间没说话,声音变的有些沙哑起来。

    “没想到那晚的见面竟然是我们的最后一面!”

    “不管怎样,公公在离开之前能够见到你,也算是了了一个心愿了。”

    单言伸手将安堇妍搂在了怀里,“也不知怎的,明明心里很恨他,现在他死了,这心里反倒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安堇妍伸手反抱着单言,柔声道“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会一直陪着你!”

    单言紧紧抱着安堇妍眼眶有些泛红,安堇妍一直轻轻的拍着他,用自己的方式来安慰着他。

    葬礼结束后,他们也要离开了。临走之前,冷越找了单言。

    书房内,冷越将手里的一叠文件放在了单言的面前,单言微微蹙眉,冷眼看着他道“这是什么!”

    “这是义父名下的产业,他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于是签了遗产分割,这些都是你的!”

    单言冷哼一声,“这些东西我不需要!”

    “我知道你不需要,但是这些都是义父的心意,是他对你的愧歉。”

    “如果他以为就凭这些东西就让我原谅他,那他真是想太多了,这些东西我不需要,你是他的义子,对于我来说,你们之间才是真正的父子,既然是他的东西,由你继承也是最合适不过。”

    说完,单言转身就要走,冷越连忙开口喊住了他,“你真的不要吗?”

    单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以为我缺这些?”

    说到了这里,单言忽然转过身来,犀利的双眸打量着眼前的人,“我倒是十分好奇,你是如何知道我在暗盟的身份的?”

    “我查过。”

    “呵,你查过!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想要调查暗盟,从来都没有人查出来,你是如何查出来的。”

    冷越轻笑“也许是幸运!别人都查不到的事情竟然被我给查到了!你放心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也就是说只要我死,就再没有别人知道你的身份了。”

    “如果你真的是仅靠运气的话,那我想问问你,知道猎鹰这个组织的存在吗?”

    冷越微微蹙了眉头,“猎鹰?算是知道吧!当初袭击过你的那伙人就是猎鹰的成员。”

    “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这件事竟然都知道!”单言不得不对眼前的人刮目相看,如果他真的有这份能力的话,倒是可以通过他查出猎鹰的底细。

    “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感觉很不好!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冷越微微眯起了双眼,一眼就看出了单言在打什么主意。

    闻言,单言轻笑一声,“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帮我查出猎鹰的底细,所有骨干成员的资料以及总部位置!”

    “你想做什么!”冷越有些惊愕的看着单言。

    单言眼底闪过一抹戾气,“没有人在得罪暗盟之后还能全身而退,自从我接管单氏企业以来,对于江湖上的事情已经鲜少插手,没想到竟然还有不怕死的想来挑战暗盟的底线,既然如此我也不介意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他们不能招惹的。”

    这样的单言才是当初带领着暗盟在江湖上呼风唤雨让黑白两道都忌惮的暗盟之主。

    “好!我帮你这个但是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冷越指了指面前的这叠文件,“这些东西是义父给你的,你必须收下!”

    单言淡淡的扫了一眼那叠文件,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了这里。

    看着单言离去的身影,冷越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无奈的笑出了声。

    此时,安堇妍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刚收拾好,单言就走了进来。

    “都收拾好了吗?”

    安堇妍转身看向单言,“都已经收拾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单言点了点头,“两个孩子呢?”

    “在对面房间里呢,小艺正在跟他们玩。”

    “既然都收拾好了,我们也就出发了,已经出来好些天了,再不回去,怕是某人要骂人了!”

    想起某人此刻正在办公室里悲愤的表情,安堇妍忍不住笑出了声。

    单文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回国后的单言依旧每天忙于工作以及家庭之中,安堇妍依旧每天在家当着贤妻良母,早晚接送孩子,跟林落落一起出去逛街。

    这天,安堇妍跟林落落约好了一起去逛商场,安堇妍比约定时间早了一点,就在时代广场那里等着,买了一杯果汁,带着遮阳帽,坐在椅子上,享受着这美好时光,欣赏着周围的风景。

    看看时间,马上就到约定时间了,落落应该也要到了,安堇妍喝了一口果汁,准备起身的时候,忽然看到对面的巷口有个身影一闪而过,虽然速度很快,但是安堇妍确信自己没有看错,那个人怎么会在这儿?

    怀着一丝好奇,安堇妍朝着对面的巷子走去,按照刚才那人经过的路线,安堇妍跟了过去。绕了几个巷口之后,安堇妍依旧没有看到那人的身影,不禁停了下来,“难道真的是自己看错了?”

    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酒瓶滚落的声音从左边的巷子里传来,安堇妍皱起了眉头走了过去。

    前面有个转角,安堇妍走了过去,一转身,一把枪顿时执着她,枪口理她的额头仅仅只差五厘米的距离。

    两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惊愕的表情,显然都很意外。

    “怎么是你!”冷越放下了手里的枪,脸色有些苍白,安堇妍看到了他左手手臂上的鲜血顺着手臂一直留到了地上,袖子全都被鲜血染湿了。

    “你受伤了!”安堇妍惊愕的说道。

    正在此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听声就能判断出不是一个人,冷越眸色顿沉,用受伤的那只手拉着安堇妍就往反方向跑。

    “在那儿!”一声大喊,随即而来的是一课子弹与安堇妍擦肩而过,打在了墙壁上,对方安装了消音器,所以外面并不能听到枪声。

    “快点追,别让人跑了!”约有七八个人在追着,安堇妍不知道他们都是些什么人,但一定都不是什么好人。

    冷越一直紧紧拉着安堇妍的手,两人一直跑,一直跑,冷越偶尔回身朝着那些人开枪,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似乎没有听到那些人追来,两人跑进了一个黑暗的角落里。

    此时,两人所处的位置是一个正在拆迁的旧城区,全都是平房,一间挨着一间,有的居民已经搬走了,有的还在苦苦煎熬着,这个地方龙蛇混杂,三教九流的人都汇聚在这里,白天隐藏起来,晚上全都出来活动了。

    两人找到了一见破败无人居住的房子走了进去,安堇妍扶着冷越坐下后,转身去用木板将门口遮挡起来,屋内没有电,仅凭着外面的月光隐约可见的亮度。

    来到冷越面前,安堇妍蹲下身子,“你没事吧!那些人为什么会追你?他们是要杀你!”

    “是!”冷越换了个姿势坐着靠在那里,却因牵动了伤口而微微龇牙,安堇妍立即看向了他受伤的手臂。

    “你怎么样了啊!留了这么多血得想办法止血。”在这种环境里取出子弹是笑话,万一伤口感染了可就麻烦了,只得暂时先将血止住。

    “死不了!”冷越说着,便将受伤的那条手臂的袖子扯碎,将伤口周围的血液擦掉,然后将撕下来的布条在伤口上方绑紧。

    “你做什么?”安堇妍看着他的举动问道。

    冷越看了她一眼,说道,“看过取子弹吗?”

    安堇妍惊愕的瞪着他,就看到他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小匕首,对准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就划了下去。鲜血顿时就冒了出来,安堇妍不忍闭上眼睛却又担心会出什么意外,于是强忍着睁开双眼。

    冷越一点一点将子弹从肉里取出来,满头大汗,双唇泛白,安堇妍看着他如此难受,也不知道自己能帮什么忙。

    终于子弹被取出来,冷越松了口气整个人都瘫了下来,伤口的血不断的往下流,安堇妍立即将自己穿的雪纺长裙撕下来一段。

    “我来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豪门诱婚:独宠小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