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神奇药草
    “咚”地一声闷响,黑熊的内脏四分五裂,身体被砸出一个血洞,鲜血喷薄而出,黑熊痛苦地抽搐着。不一会儿,就再也不动了。

    赵铁柱杀死了黑熊,让柳艳霞惊喜不已。她刚才为他担心的哭了,这会儿她一头栽进赵铁柱的怀里,喜极而泣。

    “柳姐,别哭,没事了。”赵铁柱抚摸着柳艳霞的头,安慰道。

    柳艳霞停止了哭泣,看向赵铁柱,发现他身上血迹斑斑,伤痕累累。这是黑熊的爪子抓过的伤痕,不由得担忧起来。

    赵铁柱试着用内力疗伤,可发现经过和黑熊大战,内力消耗一大半,根本不适宜内力修复,看来只能用药物疗伤了。

    赵铁柱因为手臂被严重抓伤,不能亲自配药,只能让柳艳霞帮忙。

    “柳姐,你将我药篓中的黄芩、天南星、白附子、紫珠叶、当归、黄连、赤芍这七样药草选出来,然后捣烂成糊状,敷在我的伤口。”赵铁柱对着柳艳霞说。

    柳艳霞连连点头,在药篓中寻找所需要的药草,可这么多药草,她哪里认识具体的药草,于是问着赵铁柱。赵铁柱这会儿因为疼痛难忍,浑身虚脱,只能闭着眼睛说出了所需要的几种药草的形状和特征,然后晕了过去。

    柳艳霞不能再问了,按照赵铁柱所说的,将几样药草捣烂成糊状,然后敷在了赵铁柱的手臂和后背伤处。

    柳艳霞敷药时,她看到了赵铁柱那深深的血痕,不由得流出泪来。这个坚强的男人,为了守护自己,竟然挨了黑熊这么多抓伤。每一道伤,都像烙印一样烙在柳艳霞的心里。

    晕睡中的赵铁柱感到浑身热热的,就像泡在温泉中一样舒服,或者像有人在按摩一般。五分钟之后,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让赵铁柱没有料到的是,他发现自己手臂和后背的伤口竟然不痛了。这么短的时间,纯粹药疗是达不到这种效果的。

    赵铁柱好奇地问:“柳姐,你刚才给我用了哪些药草啊?”

    柳艳霞看到赵铁柱醒来了,连忙高兴地回答:“铁柱,不就是你说的那几种药草么?”

    “你把敷着的药草糊糊揭开,我要看看伤势。”赵铁柱说。

    柳艳霞轻轻地揭开赵铁柱手臂上的药草糊糊,让赵铁柱和她同时吃惊的是,这手臂上明明有很大的伤口,却没有一丝痕迹。红肿青紫也消失了,整个看上去跟没有受伤一样。

    “是不是个别情况?柳姐,你看看我的后背。”赵铁柱抑制住内心的激动。

    很快,柳艳霞就检查赵铁柱的后背,立时,惊喜的声音传来:“铁柱,太棒了!这刚才后背明明有道血槽的,却奇迹般地不见了,愈合了。”

    “真的?你拍张图给我看看。”赵铁柱也有些不敢相信。

    柳艳霞掏出手机,对着赵铁柱的后背拍了一张清晰的图片。当赵铁柱看清了后背时,连连惊叹:“真是不可思议啊!”

    “铁柱,你给的药方子太神了。”柳艳霞激动地赞叹着。

    可赵铁柱心里十分清楚,那七种中草药并没有痊愈的这么快,也不可能这么彻底,主要功效是抗菌消炎,镇痛消肿。能如此迅速敛疮生肌、促进肉芽生长及快速愈合,这肯定还有其它原因。

    是不是内力自动修复伤口?赵铁柱暗暗采用内力探脉,自个探测身体,发现内力也是刚刚恢复。这说明,在晕迷时,是不可能内力自动修复的。

    究竟什么原因呢?细心的赵铁柱看了看药篓,无意中发现采摘的七株雪顶红只剩下了六株,立时就问:“柳姐,你是不是将这一株药草也捣烂敷在我伤口上了?”

    柳艳霞连连说:“当时你只说了一遍就晕了过去,我当时也糊里糊涂的,就不小心把这株药草也加进去了。”

    赵铁柱赞赏说:“太好啦!柳姐,你无意中犯错,却让我认识到这株药草的神奇功效啊!”

    赵铁柱这么说时,柳艳霞捂住了她的前面,脸上痛苦地抽搐起来,这引起了赵铁柱的担心。

    “柳姐,你咋啦?”赵铁柱关切地问。不是刚才还好好的么?怎么突然这么痛苦。

    柳艳霞紧咬玉牙说:“我的前面被黑熊抓了,这会儿开始胀痛起来。”

    赵铁柱脸色一凝,说:“柳姐,让我看看。”

    柳艳霞脸红了,但想到赵铁柱是医生,不得不给他看了。

    赵铁柱很快发现,柳艳霞前面果然有黑熊爪子抓伤的痕迹。那爪子抓伤了又白又嫩的肌肤,造成了淤青红肿。

    不好!这黑熊的爪子有毒,柳艳霞的前面又红又肿,被抓伤处如果不及时治疗,会让她整个前面都中毒。因为前面离心肺近,如果不及时治疗,就会引起心肺中毒死亡。

    赵铁柱想到刚才的雪顶红能够抗菌消炎,镇痛消肿,迅速敛疮生肌、促进肉芽生长及快速愈合,觉得有这么神效的药草,先用用再说。

    这会儿赵铁柱看到柳艳霞越来越痛苦,连忙安慰说:“柳姐,忍着点,我立马给你治疗。”

    赵铁柱说完,就从药篓中取出一株雪顶红,用内力搓揉成糊糊状,然后敷在了柳艳霞的前面。

    敷前面时,赵铁柱感到柳艳霞的肌肤弹性极好,又光又滑,无比舒爽。而柳艳霞感到浑身酥麻,情不自禁地耸动了一下芳肩,那两雪团子跟着晃荡开来,赵铁柱不由得眼睛发花。

    不能再看了,只能将视线挪开,用感觉给柳艳霞敷药。

    可即使这样,赵铁柱仍然感受到那种亲密接触的爽感。

    “我可不是龌龊的人,我这是治病,我得镇定。”赵铁柱强力克制自己,这敷药必须到位,马虎不得。赵铁柱救人心切,抑制住怦怦直跳的心,一心一意地给柳艳霞敷药。

    柳艳霞本以为赵铁柱会占便宜,可她发现赵铁柱如此专心治疗,不由得高看赵铁柱三分。

    经过三分钟的敷药,终于敷到位了,赵铁柱额头上渗满了细密的汗珠。他感到浑身发起热来,尤其是小腹下面蠢蠢欲动。

    :收藏很重要,关系到这部书的成绩。看书没收藏的亲们,请别忘了加入书架收藏顶起来哟!亲们越收藏支持,我越在九月份疯狂爆发更新,让亲们看得更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