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钱小富的下场
    赵铁柱这一次醉倒了,竟然直接爽晕了。原来沈水仙的飞吻姿势做的太漂亮。这哪里是美女在赏飞吻啊!是仙女在赏飞吻,能够获得仙女赏飞吻,赵铁柱爽翻天了,直接就幸福的晕倒过去。

    “铁柱,你咋啦?”沈水仙可担心了,以为是刚才赵铁柱和混子打斗受伤了,连忙飞奔过来,摇晃着赵铁柱的胳膊。可是赵铁柱却不愿意醒来,一脸的陶醉啊!脑海还是沈水仙在赏飞吻的姿势。

    钱小富趁着这会儿,赶快开溜。

    这个赵铁柱,简直比魔鬼还可怕,自己花重金请来的八个混子,竟然干不过赵铁柱。这赵铁柱的功夫不知从哪里学来的,以前也没见他这么厉害啊!钱小富越想越怕,忍住裆下的疼痛,像条狗似地爬着逃离。

    “铁柱,醒醒呀!钱小富这个王八蛋跑了!”沈水仙眼睁睁地看着钱小富开溜,不由得急了,更是不停地摇晃着赵铁柱的胳膊。

    赵铁柱立即睁开眼睛,腾地一声来了一个鲤鱼打挺,怒视钱小富跑去的方向。

    “铁柱,追不上了,那钱小富已经逃了一百米远,而且快步往村里奔去。”沈水仙摇摇头不抱希望地说。

    赵铁柱却嘴角往下弯出一个弧度,抄起那根铁棍,暗暗运足神农玄功内力,锁定目标和方向,然后狠狠地投掷出去。

    这铁棍成了一把投枪,划破空气,直朝钱小富的后面投来。

    “啊”钱小富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快要逃开时,他的屁股后面被一根铁棍狠狠地捅了进来,疼得杀猪般地嚎叫起来。

    屁股后面像喷泉似地喷出血来,溅满一地鲜血,就像火红的杜鹃花遍地开放。钱小富痛得惨叫不止,满地打滚。

    这惨嚎声惊动了在野外劳作的村民,纷纷过来看热闹。当看到是钱小富被赵铁柱从后面狠狠地投掷了一根铁棍时,个个脸上漾起舒心的笑容,纷纷暗骂活该,自作自受。

    众村民同时对着赵铁柱竖起拇指称赞:

    “铁柱威武!”

    “铁柱好身手!”

    “功夫猛人!”

    ……

    钱小富这一次如意算盘彻底落空,他请来的几个混子全部是乌合之众,早就跑了。这会儿看到赵铁柱一步步走过来,吓得赶紧爬着开溜。

    赵铁柱哪里肯放过钱小富,想着刚才那么嚣张霸道,如果不是自己有能力对付八个混子,钱小富不知道张狂到何种地步。

    赵铁柱出狠手了,快步上前,抡起一巴掌暴打钱小富两个耳光。立时钱小富的脸上肿的跟小山包似的,鲜血从嘴角流出来了。

    赵铁柱仍不解气,不顾钱小富喊爷爷求饶,一把抓住他的裤腰带,稍稍用力,整个地将钱小富给提起来,往前面扔了出去。

    “咕咚”一声,正好扔进了前面的一处臭水沟中。这臭水沟里有许多绿苍蝇、水老鼠、蚂蟥、沙虫等等,它们纷纷闻到了人肉的味道,被刺激了食欲,纷纷地朝着钱小富聚拢。

    立时钱小富满身苍蝇,专叮咬他的屁股后面和受伤处,疼得钱小富再次惨嚎起来。

    除了绿苍蝇袭击钱小富之外,还有水老鼠直接咬钱小富的皮肉,鲜血直流,疼得钱小富哭爹喊娘。蚂蟥纷纷附在钱小富的身上吸血,钱小富感到头昏目眩,惨叫不止。

    还有沙虫,拼了命地咬着钱小富的身体,钱小富满身都是疙瘩和叮咬的地方。

    “救命啊!来人哪!”钱小富这会儿呼救起来,可是村民平时被钱小富作威作福,哪里愿意上前拉上来啊!一个个装作没看见似地离开了现场,心底里却暗自窃喜。

    赵铁柱看到钱小富这副样子,十分快慰。听着钱小富的惨叫,就像听到了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一般。

    “狗日的龟孙子,活该!”赵铁柱很舒心地骂了一句。

    沈水仙虽然痛恨钱小富,可她担心出人命,连忙提醒赵铁柱说:“铁柱,你快拉一把,不然出了人命,公家会抓你坐牢的。”

    可是赵铁柱却说:“嫂子,别担心,他不会有事的。这种人渣王八蛋,不让他吃点苦头,他就会更加嚣张狂妄,为所欲为。对于钱小富,必须出狠手才行。”

    沈水仙想想也确实是这样,于是不再做声了。

    钱小富这一次的确吃了大苦头,他被水中各种生物吞噬,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动沈水仙是这个结果,他打死也不敢再碰了。这个赵铁柱,竟然八个混子都对付不了,这功夫不是一般的猛。

    钱小富感到天旋地转,渐渐的要沉入臭水沟中,突然一个声音在吼着:“你这个败家子,丢尽了祖宗的脸。”

    钱小富一看,发现是爸爸钱大富,立时哭丧起来:“爸,您快救救我啊!”

    “你明知道惹不起赵铁柱,咋还要动他嫂子?”钱大富狠狠地痛斥着儿子。刚才他在村部做假账,听到有些村民经过村部,议论着儿子被扔进臭水沟,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又被赵铁柱收拾了。

    钱大富匆匆赶来,果然看到儿子像落汤鸡一般丢人现眼,不由得火爆三丈。

    “爸,您可别怪我啊!我们刚租了收割机,却哪里想到姓赵的小子抢先买了一台,还让那贱女人给村民收割玉米,这不是挡了我们的财路么?”钱小富受尽委屈地诉苦,对赵铁柱又怕又恨,可又无可奈何。

    “我不是让你耕种六十亩地么?你小子愣是一块地都没耕。不听老子言,现在知道吃大亏了吧?你这是活该受罪不说,还丢了老子的老脸啊!”钱大富用食指狠狠地戳了一下钱小富的脑门,训斥着说。

    “爸,我错了,可我也不愿意姓赵的那小子横行乡野啊!咱们总得想个办法对付他啊!”钱小富十分憋屈地说。

    “小声点,姓赵的那小子在朝这边看呢!说不定会听到我们的谈话了,快抓住竹篙。”钱大富边提醒边将一根竹篙伸过去。

    钱小富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似地脱了危险,不过因为伤痕累累,根本不能走路。

    钱大富只得背着钱小富回家,然后用小卡车送到了神农镇卫生院治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