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遇到怪事儿
    赵铁柱立即看向竹篮子,果然发现一个小瓷瓶。用手一摸,还是热乎乎的,立即尝了一口,是热酒。

    “嫂子,这酒真香,这烫酒的手艺也不赖啊!”赵铁柱边喝酒边夸赞着。

    被赵铁柱这么夸赞,沈水仙觉得今天做这道下酒饭菜所有的付出都值了,连忙对着赵铁柱说:“铁柱,都吃光,吃个饱,啊!”

    “嫂子,我给你留点吧!”赵铁柱说。

    “嫂子在家吃饱了,不能再吃了,你好好享用吧!”沈水仙回应着。

    赵铁柱于是放开手脚大吃特吃,大喝特喝。

    很快酒足饭饱,吃饱饭菜后,恰好沈水仙将这斜坡的玉米全部收割完了。

    赵铁柱吃饱喝足后,发现了一件怪事儿,就是身体感到越来越热。

    太难受了,自己得去清水河洗个澡消消热气。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要脱衣服往清水河去,却被刚刚收割完玉米的沈水仙给拦住了。

    “铁柱,夜晚洗澡会着凉的。”沈水仙劝阻赵铁柱。

    赵铁柱却不管着不着凉,他一个猛子扎进清水河,潜入河底不上来。

    沈水仙担心极了,这个铁柱,咋突然要跳河里,怎么回事呢?自己做的饭菜没问题啊!无非就是仙女村的特色农家菜,名字叫一碗香。酒也没问题,就是一般的野高粱酒,度数也不高,量也不多,赵铁柱也不会喝醉呀!

    可能是铁柱怕热,沈水仙想。

    赵铁柱在河底里,感到身体的一团火蹭蹭地燃烧起来。用水浸泡也没用,反而迅速让这种热力扩散,让他浑身难受。

    这下惨了,吃了狗肉了!明明是一碗香,是用五花肉,为啥沈水仙却要用狗肉?

    赵铁柱记得曾经在杨雪莲家,杨雪莲做了砂锅焖狗肉,自己就是吃了狗肉,让自己浑身燥热。

    赵铁柱知道潜水没用,干脆钻出来,然后也不理会沈水仙,他捂住前面,快步往家跑。

    沈水仙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道赵铁柱吃了狗肉比要他的命还难受,连忙紧追不舍,一下子堵住赵铁柱的去路。

    “铁柱,你咋啦?看你这么难受,有啥情况给嫂子讲,别闷在心里。”沈水仙说。

    “嫂子,那一碗香你是不是放了狗肉?”赵铁柱问。

    “是呀!今天去张屠夫家买五花肉,可是他卖完了,他只有狗肉,嫂子就买了一些回来当做五花肉用,难道肉有问题?”沈水仙不解地问。

    “肉没问题,是我不能吃狗肉。”赵铁柱说完,感到下面膨胀的不行,双手都捂不住了,这要是让沈水仙看到了,准把她吓坏的,赵铁柱不想这样,说完这句话就快步走开。

    沈水仙要搞清楚情况,一把抓住赵铁柱的手,随手一摸,好烫。

    “铁柱,你咋发烧了?还有你的手,别捂着前面。”沈水仙边说边打开赵铁柱捂住前面的手。

    突然,一幕让沈水仙触目惊心的事儿出现了。沈水仙看到了那惊心动魄的尺寸,吓得赶紧用手捂住眼睛,但还是从手指缝看到了那地方,不由得心尖儿一颤,战战兢兢地说:“铁柱,你真是个牛犊子,咋变得那么大啊!太可怕了!”

    “都是你放了狗肉,这狗肉可是热性食物,现在是夏天,吃了热上加热,何况我的身体本身热气过重,这热上加热,让我体内跟火炉一般烤啊!”赵铁柱哭丧着脸道出缘由。

    沈水仙这才发现自己不经意间犯了个大错误,用温柔的声音歉疚地说:“铁柱,都是嫂子的错,以后不会给你做狗肉吃。看你这么痛苦,嫂子心里像刀绞,可又不知如何能够帮你缓解?”

    “嫂子,我体内阳气过剩,阴气不足,我需要采阴补阳,阴阳相合才行。”赵铁柱刚说完,就感到身体像火药桶,随时会一触即爆。

    赵铁柱可不想烈火焚身,这一次比杨雪莲那一次还要炙热。赵铁柱苦不堪言,虽然河水不解内热,但至少可以稍稍缓解一下外热。

    赵铁柱实在无法忍受,撒脚丫子往清水河跑。沈水仙边追边问:“铁柱,你说的话嫂子似懂非懂,那阴阳相合是啥意思?你快说清楚啊!”

    可赵铁柱哪里能够再多说一句话啊!再说一句话,自己的身体就要爆了。这会儿他一个猛子扎进清水河,河面上掀起阵阵涟漪。

    沈水仙看到赵铁柱扎进河里,在河边急的团团转。要是铁柱真有什么意外,她也不想活了。此刻,沈水仙已经把赵铁柱当做心爱的男人了。

    什么是阴阳相合呢?沈水仙秀眉紧蹙,反复揣摩这句话的意思。突然她想到了这么一件事儿,当初和黄亚平的婚姻纯粹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媒婆上门说亲时,说自己和黄亚平阴阳相配,到时候阴阳相合,准能生个大胖小子。这阴阳相合不就是男女圆房么?

    只可惜自己命苦,只和黄亚平拜完堂却没能圆房。亚平被钱小富这个王八蛋逼债出门打工,半个月后就在工地做钢筋工摔死了。自己做了寡妇,一直守活寡到现在。

    在沈水仙弄清楚了意思时,恰好赵铁柱浮出了水面。赵铁柱浑身赤红,一看就像全身被烧着了似的。

    赵铁柱绝望了,这次死定了,对着老天吼着:“老天,你这是报应我吗?如果你要我的命,我还给你。”

    看着赵铁柱痛不欲生的模样儿,沈水仙的心比刀绞一般难受。她快步走到赵铁柱面前,对着他说:“铁柱,我知道什么意思了,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就要了我吧!”

    沈水仙边说边从后面抱住赵铁柱,将她的诱人身子紧贴着赵铁柱的后背,赵铁柱立时如触电一般酥麻。

    “嫂子,不行啊!我身子太烫了,你会很痛苦的。”赵铁柱不是不想,而是不忍心沈水仙痛苦。

    “没事的,嫂子只想你平平安安的,养殖场正在建设呢!你要是出啥事,嫂子也不活了!”沈水仙满是担忧地说。

    赵铁柱想想也是,死容易,无非就是一扬脖子两眼一闭的事儿。可自己的种田、养殖、医疗等等许多事儿需要去完成,身边许多女人需要自己守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