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护花小神医
    刚刚两个人办完事儿,耳边传来了韩国栋和孙兰的喊声:“铁柱,瑶儿,饭熟了,你们在哪里啊?”

    “不好,我爸和兰姨找我们来了,这要是万一被发现了,可不好。”韩梦瑶被喊声惊醒。

    赵铁柱连忙一骨碌起床,本来想和韩梦瑶温存一下的,却不想这幸福的时光就是那么短暂啊!

    赵铁柱起床,精神好得很。可是韩梦瑶却一脸犯愁,她发现自己一丝力气都没有,就像浑身被掏空一般,软的像面团。木床沾满了斑斑点点的血迹,这是韩梦瑶宝贵的贞洁之血。

    赵铁柱看到了那血,十分兴奋,真想不到韩梦瑶竟然是贞洁之身,连忙忍不住地亲吻了一下韩梦瑶。

    可这会儿爸爸和兰姨的喊声越来越近,韩梦瑶急了,对着赵铁柱娇嗔一句:“铁柱,都怪你,害的姐都起不来。这要是我爸和兰姨来了,怎么的了?”

    赵铁柱却嘿嘿一笑,从衣兜中掏出一颗神农春风丸,对着韩梦瑶说:“服下去就没事了。”

    “这神农春风丸也能提神么?”韩梦瑶有些惊诧,不过看到赵铁柱点点头,于是毫不犹豫地服下去了。

    一服下去,韩梦瑶就感到一股清亮之气迅速蔓延全身,很快就将下面那火辣辣的疼痛消散了,浑身也感到有精神了。试着下床,竟然能够站稳走路。

    “铁柱,这神农春风丸竟然有这么多药效啊!简直能治百病。”韩梦瑶不由得对赵铁柱的医术再次高看了三分,刚才是娇嗔抱怨,这一回却是水波流盼,满眼春意。

    赵铁柱笑道:“当然啦,这药丸可是咱们的主打药品,争取开业使咱们的药丸一炮走红。”

    “嗯,咱们出去吃饭吧!免得我爸和兰姨找到这里。”韩梦瑶点点头,然后走出小木屋,赵铁柱也跟着走出去了。

    在韩梦瑶家吃完了饭,已是黄昏时分。赵铁柱不顾韩国栋和孙兰挽留,坚持回家。

    韩梦瑶亲自将赵铁柱送到了别墅大门口,有些恋恋不舍。

    “铁柱,进城后常来姐这里。”韩梦瑶说。

    “呃!”赵铁柱点点头。

    “路上骑车慢点,注意安全。”韩梦瑶不忘提醒一句。

    “知道了,你回去吧!”赵铁柱说。

    “我要看着你走,对了,神农春风丸的设计包装我会做好的,首批制作一千个,你可要回去加紧配制一千颗神农春风丸啊!”韩梦瑶说。

    赵铁柱笑着说:“没问题,不过这店面装修和招牌的事儿,还得瑶姐操心。”

    “姐马上就联系装修和广告公司动工,如果装修完毕,我就等你进城,咱们准备开业呢!你还得找人做营业员。”韩梦瑶说。

    赵铁柱说:“好的。”

    赵铁柱骑着摩托车,加大油门,往前疾驰,韩梦瑶一直看到赵铁柱的摩托车直到消失。

    赵铁柱骑着摩托车,一路风尘仆仆,不知不觉就到了神农镇,然后开往仙女村。

    赵铁柱经过半路上的那个凹坑,满以为会不好走时,却惊喜地发现凹坑被新的水泥砂石填满了。这摩托车骑上去,四平八稳。

    这是谁修的路呢?赵铁柱自问着,同时继续往前疾驰,很快发现前面有一辆碾压机在作业着,还有许多运渣车在忙碌。赵铁柱看到有不少修路工人在辛勤地工作,灯光将这漆黑的夜晚照得通明。

    赵铁柱上前,问了一个修路工,很快明白这是市交通局下属的建筑队进行紧张施工。为了赶进度,他们换了两拨人,一拨白天作业,一拨晚上作业,大大提高了工作进程。

    “辛苦你们了!”赵铁柱对着这些工人们说。

    这些工人们则笑着说:“这都是市长亲自审批的,咱们局长也亲自督导,不辛苦不行啊!不过这待遇还行。”

    赵铁柱看到工人们干劲十足,也就放心而去。

    赵铁柱赶到仙女村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因为村民白天忙农活,身体有些累,一到天黑就休息了,许多人家的灯都熄灭了。

    赵铁柱将摩托车往村里开时,经过杨雪莲家,发现她家的灯亮着。赵铁柱心想,雪莲嫂真辛苦啊!想着苏红娇今天电话通知要求每天送三千斤豆腐和三千斤豆浆,赵铁柱就有要帮帮雪莲嫂的想法。

    赵铁柱往堂屋正门走来,轻轻推门,发现门是虚掩的。门开了,走进豆腐坊,却没有看到雪莲嫂人影儿。

    人呢?赵铁柱自问。借着灯光,赵铁柱看到了豆腐坊几口大水缸水波荡漾,这一定是去挑水了。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出了门,沿着水桶滴水留下的湿印快步往清水河奔去。

    赵铁柱一口气奔到了清水河,很快看到了河边有两个水桶。赵铁柱快步上前一看,发现正是雪莲嫂家的。

    桶在这里,人却不见了,雪莲嫂难道是不小心被河水卷走了?

    赵铁柱看到这汹涌澎湃的清水河,不由得担心起来。

    正在担心时,耳边传来了一个邪恶的声音:“贱女人,你只要给老子喊,老子就掐死你。”

    这声音让赵铁柱立时警觉起来,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这是谁?

    为了搞个究竟,赵铁柱快速往声源地靠近,摸进了河边的一片小树林。借着皎洁的月光,赵铁柱看到了一个粗壮的男子将杨雪莲按在地上。

    因为天太黑,赵铁柱看不清那男子的脸,不能认出究竟是谁。但赵铁柱却完全想象得到,这个男子的脸上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杨雪莲挑了九担水,早就累得浑身发软,哪里有力气反抗的,加上这男子十分凶恶。不仅按住她,还用双手锁住她的喉咙,让她脸呼吸也十分困难。杨雪莲成了一只待宰的羔羊,眼泪也忍不住地流出来。

    赵铁柱借着皎洁的月光,看出了那白花花的脸上有泪痕,握了握拳头,恨不得立即冲上去暴揍那男子。

    不过赵铁柱尽量克制,他想搞清楚这男子是谁。

    “啧啧,果然长得不赖啊!尤其是前面,比城里的那些女人还大,让老子过过手瘾。”男子边说边要摸杨雪莲的傲人处。

    杨雪莲今天只穿着一件低胸睡衣,至少有一半都露在外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