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谁下的毒?
    “交给我管理?让嫂子当养殖场的场长?这个我行么?我怕拿不下来。”沈水仙大出意外,同时又不自信地问。

    “你怕啥呀!有我支持你呢!何况还有张雯雯是会计,也可以帮忙管理养殖场账务,你们两个我最放心了。”赵铁柱说。

    “你对嫂子太好了,把这么重要的职务交给嫂子,嫂子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为好。”沈水仙说。

    “你要感谢,就这样……”赵铁柱边说边附在沈水仙的耳边耳语一番,沈水仙有些害怕,不过她还是默默点头。

    很快,卧房里再次响起了高低不同的男女二重唱……

    第二天天刚亮,赵铁柱的手机急促地响起来了。一看来电显示,是张雯雯打过来的。赵铁柱看到沈水仙睡着了,不想接电话吵醒她。毕竟一晚上两个人春风几度,自己是越来越生龙活虎,可沈水仙却被折腾的求饶,这会儿需要好好休息。

    赵铁柱快速下床,跑到了后院。按下了接听键,问到:“雯雯,这么早打电话,有啥事儿?”

    “铁柱哥,鱼塘出大事了,都怪我睡得沉,呜呜……呜呜呜……”张雯雯那边传来了抽泣声。

    一种不祥的预感传来,赵铁柱连忙催问:“雯雯,你别哭,把话说清楚。”

    “铁柱哥,我和阿姨在木屋里睡觉,都睡得沉。今早醒来时,发现鱼塘里许多胭脂鱼浮上来了,上前一看,这些鱼都奄奄一息,好像要死的样子。

    二毛开着运鱼车过来了,看到这种情况,哪里敢捕鱼装车啊!这要是不能按时给野味鱼庄供鱼,损失可大了。阿姨为这事呼天抢地,有几次想跳水,我死死抱住。”张雯雯焦头烂额地说。

    赵铁柱听到这里,脸色凝重起来。

    不过赵铁柱遇事不慌,对着张雯雯说:“雯雯,别担心,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到。”

    “嗯!铁柱哥,你可要快点呀!”张雯雯心急如焚地提醒。

    “我知道,我会尽快过来。对了,你安慰好我娘,别让她想不开,啊!这天塌下来了,儿子給她顶着。”赵铁柱不忘说了一句。

    “嗯。”张雯雯点点头。

    赵铁柱接完电话返回卧房时,沈水仙已经醒了过来。

    赵铁柱因为有紧要事必须快速离开,沈水仙看到他急匆匆的样子,就知道有啥重要事儿去处理。不过她还是说了一句:“铁柱,一大早的,让嫂子起床给你做早餐。”

    赵铁柱哪有心思吃早餐的,对着沈水仙说:“嫂子,以后再吃吧!我有点急事要去鱼塘,你在家好好休息!”

    沈水仙却笑着说:“嫂子哪里能休息,今天第一件事儿就是去养殖场,给你喂三黄鸡呢!这后院的蔬菜瓜果长得这么好,我和婆婆怎么也吃不完,多余的就喂鸡。喂完鸡,嫂子就去给村民收割玉米。”

    赵铁柱看到沈水仙这么勤劳朴实,不由得忍不住地亲吻了一下沈水仙的嘴唇,说:“嫂子,辛苦你了。”

    “跟着你做事,嫂子辛苦也值。”沈水仙边说边啃了一下赵铁柱的嘴唇。如果不是有急事,赵铁柱很想又抱住沈水仙疯吻一次,或者来个清晨大战。

    因为情况紧急,赵铁柱和沈水仙道别之后,并没有直接去鱼塘,而是快步往家里走。

    进入自家后院,赵铁柱二话不说,先采摘三十朵雪顶红,装在一个蛇皮袋里。同时去了卧房取出了一些在仙女山采集的各种中草药,然后拿起这些药,快速往鱼塘奔来。

    赵铁柱来到鱼塘的时候,发现许多村民站在鱼塘边上,一个个摇头叹息。原来鱼塘胭脂鱼出事儿已经被村民知道了,一个个过来看情况。当看到鱼塘的胭脂鱼一个个漂在水上,奄奄一息时,不由得暗自替赵铁柱同情了一把。

    二毛唉声叹气,可又无可奈何。

    张雯雯一个劲地安慰着张桂花:“阿姨,别想不开呀!铁柱哥说了,天塌了他也能够扛着。”

    “雯雯啊!这是造孽啊!好不容易包了鱼塘养鱼,可偏偏鱼就出问题了,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啊!”张桂花愁眉苦脸地说。

    张雯雯虽然在安慰张桂花,可心里也焦虑得很。这胭脂鱼如果不救活,就会绝种,这养鱼产业就完了。自己昨天答应帮助赵铁柱管理鱼塘,这所有鱼儿今天要是绝种了,自己还管理什么呀?这真是一个残忍的事儿。

    在张雯雯焦虑万分时,赵铁柱的声音出来:“雯雯,我来了!”

    张雯雯听到是赵铁柱的声音,就像救星来临一般,快步上前,对着赵铁柱说:“铁柱哥,都是我昨晚睡得太沉,没有照看好鱼塘。”

    “别自责了,对了,我看看鱼究竟出啥情况了。”赵铁柱边说边看向鱼塘,发现许多胭脂鱼漂在水面上,口里咂巴着,呼吸十分困难,立时脸色凝重起来,这可比想象的严重得多。

    赵铁柱对着一旁的二毛说:“二毛,你快去取一条鱼上来,我迅速检查一下。”

    二毛连忙点头应声,很快用一个网兜兜了一条鱼上来。

    赵铁柱在众人瞩目中,开始检查鱼的病因所在。

    这一次赵铁柱暗暗动用了内力探脉,内力细若银丝,渗入鱼的五脏六腑,就像一双透视眼,将鱼的整个体内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一分钟后,赵铁柱停止了内力探脉,很快搞清楚胭脂鱼的情况,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

    “铁柱哥,究竟查出啥情况了?”张雯雯有些担心地问。

    赵铁柱脸色沉重地说:“这是鱼中毒了。”

    赵铁柱刚一说出口,立时在场的乡亲们替赵铁柱打抱不平:

    “这是谁下的毒啊?”

    “哪个杀千刀的干这缺德事,我咒他生儿子没屁眼。”

    “我咒他走夜路掉粪坑,喝凉茶塞牙齿。”

    ……

    赵铁柱抬起头,看着替自己打抱不平的村民。同时握紧了拳头,如果投毒的败类在场,他会毫不犹豫地暴揍一顿。可是他此时必须克制,这会儿当务之急是集中精力,挽救这些中毒的鱼。

    赵铁柱赶紧将蛇皮袋中的雪顶红取出来,与自己带的其它药草混合,然后捣烂,同时对着张雯雯说:“雯雯,你带着二毛快去采些黑麦草过来,我马上要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