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秦月娥遭劫
    钱大富出农药,钱一刀亲自拿着这些农药,在半夜时分,趁着张桂花和张雯雯睡得熟,偷偷地将这些农药倒入鱼塘里。

    赵铁柱听到这里,义愤填膺,“啪啪”两巴掌,狠扇钱大富两耳光,打得钱大富脸上肿的像山包,血从嘴角流出来,溅满一地。

    赵铁柱仍不解气,抬起右脚朝着钱大富裆下猛踹,疼得村长双手捂住裆下,像头猪似地嚎叫起来,满地打滚。那银针本来在屁股里,一打滚,那银针就扎进骨髓里,痛得钱大富哎呀妈呀地惨叫起来。

    村民看到做尽坏事的钱大富落到如此下场,一个个扬眉吐气,暗骂活该。

    张雯雯和张桂花在运鱼车上装鱼,看到赵铁柱暴揍钱大富,两个人都十分解气。

    二毛则骂了一句:“狗村长,这是报应。”

    赵铁柱高举拳头,要继续暴揍钱大富,吓得钱大富裤裆尿尿,双手抱住头喊“赵爷爷饶命,以后再也不敢投毒了。”

    赵铁柱看到钱大富成了龟孙子,心想暂时饶他一马。想到钱一刀是直接投毒,于是厉声质问:“钱大富,快说,那个钱一刀在哪里?”

    钱大富被赵铁柱整得惨不忍睹,苦不堪言,连忙说:“我侄子去镇上买酒肉去了。”

    “走了多久?”赵铁柱问。

    “这会儿走了十多分钟吧!”钱大富说。

    “绝不能让他溜了。”赵铁柱暗下决心,飞也似地离开了。

    赵铁柱急匆匆地往村口奔去,到了村口遇到了李雨婷的娘杜春兰。杜春兰正在打猪草,看到赵铁柱慌慌张张的样子,关切地问:“铁柱,咋跑得这么快?”

    赵铁柱看到杜春兰,问:“春兰婶,我找钱一刀,您看到他经过这里么?”

    杜春兰说:“刚才看到他骑着一辆摩托车经过这里,摩托车上挂着两个空酒桶,估计是去镇上买酒了。”

    赵铁柱一听钱一刀是骑着摩托,就要撒丫子追赶。杜春兰连忙从篮子中拿出一个黄油纸,里面包着一大块鸡蛋炒饼,对着赵铁柱说:“铁柱,婶知道你没吃早饭,快把婶的鸡蛋炒饼吃了,这样跑路才有精神啊!”

    赵铁柱的确饿了,急需食物补充,也毫不客气,拿起炒饼,大口地吃了起来。很快吃完了,杜春兰又从竹篮子里拿出一壶水,赵铁柱拿起来,一咕噜喝光了。吃饱喝足,赵铁柱感到气力饱满,精气神极其旺盛。

    “春兰婶,谢谢了!”赵铁柱不忘致谢,然后撒开脚丫子,像一阵风似地往前飞奔。

    赵铁柱听到了杜春兰在后面的赞叹声:“铁柱,你这跑步速度赶上世界冠军了!有空来婶家玩,婷儿要婶寄些玉米棒子过去,婶拜托你了!”

    赵铁柱一听要给李雨婷寄玉米棒子,回头应声:“春兰婶,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了。”

    杜春兰看到赵铁柱爽快答应,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这个铁柱真是好帅啊!和自家女儿真般配。最近铁柱各方面事业风生水起,要是早点让铁柱做自己女婿,那该多好!

    赵铁柱像头豹子似地往前飞奔,他边飞奔边观察地上的痕迹,发现有摩托车碾压过的清晰印痕。这毫无疑问,就是钱一刀骑摩托车经过的。

    赵铁柱必须在钱一刀去镇上之前赶上,这个钱一刀,成了狗村长的帮凶。一想起钱一刀的丑陋行径,赵铁柱就嫉恶如仇,更是发力奔跑。

    赵铁柱跑到了半路,再过一座山,就可以看到神农镇了。而在这个两山夹一沟的地方,赵铁柱却发现摩托车印痕消失了。

    奇怪啊!这摩托车到哪里了呢?

    赵铁柱继续观察碾压的痕迹,很快发现摩托车从路边驶下了一个斜坡。赵铁柱快速沿着印痕往下找,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茅草丛林。这茅草有一人多高,长得繁茂无比。

    赵铁柱很快发现茅草边上有一辆摩托车,摩托车后座上有两个空酒桶。不用猜,这一定是钱一刀的。

    这个钱一刀来这里做什么呢?赵铁柱有些不解时,耳边传来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钱一刀,你个遭雷劈的,快放开我。你这么做是犯法的,你究竟要干什么?你可不许乱来!”

    “秦月娥,你可是咱村的美婶婶。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难道你就不寂寞吗?让我给你解解闷吧!”耳边传来了钱一刀邪恶的声音。

    赵铁柱真想不到,这个钱一刀竟然要在这里非礼秦月娥。杀千刀的钱一刀,给自己鱼塘投了毒后,半路上还要占秦月娥的便宜,天理不容啊!

    赵铁柱循声往茅草丛中钻进去,很快看到了前方十五米处,钱一刀将秦月娥按在茅草地里,一脸猥琐地盯着她诱人的身子,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不要,你放开我,求求你了,不要啊!”秦月娥哀求着,希望钱一刀能够大发慈悲放过自己。

    可对于兽性大发的钱一刀,越是哀求,越是激发了他强烈的占有欲。更是对着秦月娥蛮横地说:“美婶婶,你男人早就死了,还装什么清白。只要和我好,我就给你介绍活路干,让你过上称心日子。”

    “你这个畜生,婶是不会答应的。”秦月娥是个守清白身的女人,哪里肯同意。

    可秦月娥越是不同意,钱一刀越是要霸占。反正这会儿茅草丛中,是不可能有人的。钱一刀嚣张霸道地低吼:“美婶婶,今天你不同意也得同意,老子来个霸王硬上弓。”

    钱一刀说完,左手揪住秦月娥的衣领,猛地一扯。撕拉一声,整个花格子褂子的扣子被扯脱落了,立时那粉红色的肚兜暴露在空气中。这肚兜好像小了一号,裹不住那两团子雪白的柔软,至少有一半露在外面。

    钱一刀这一次哈喇子流了一地,迫不及待地伸出咸猪手,就要狠狠的掐一把。

    这个钱一刀,应验了那句话:坐牢三年,母猪也能变貂蝉。何况眼前的秦月娥可是仙女村的美婶婶,钱一刀坐牢回来,霸占美嫂杨雪莲不成,就将目标转移到秦月娥身上。

    此时钱一刀饥渴得像头野狼,秦月娥一个柔弱女人,哪里抵抗的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