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护花小神农
    秦月娥的泪水如滔滔江河连绵不绝,她准备来个咬舌自尽。反正自己的身子被玷污了,名节不保,就来个自我解脱。

    可钱一刀这个王八蛋,根本不顾秦月娥的这种反应。他这会儿就像一头畜生一般地扑了过去,将秦月娥压在身下。

    赵铁柱再也看不下去了,说时迟那时快,在钱一刀要玷污秦月娥的关键时刻,赵铁柱疯狂爆发。

    赵铁柱一个箭步冲上去,抬起右脚,朝着钱一刀的屁股猛踹过去。赵铁柱这一次动用了神农玄功内力,力道强劲,竟然整个地将钱一刀给踢飞起来,砸在了茅草丛中的一堆乱石中。

    这堆乱石是锋利的刀锋石,钱一刀被扎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杀猪般的嚎叫响彻整个茅草丛。

    秦月娥本来要绝望咬舌自尽,却意外发现钱一刀从自己身上被人踹飞出去。她抬起头一看,发现是赵铁柱,不由得惊喜地喊:“铁柱,你来了!”

    “月娥婶,让您受惊了。”赵铁柱看到秦月娥差点**,满脸秀泪,有些心疼地说。

    而这会儿,钱一刀看到是赵铁柱如神兵天降,吓得屁股尿流,顾不上疼痛,就要爬着逃走。

    赵铁柱哪里能够让钱一刀逃走,他三步并做两步上前,一把从后面揪住钱一刀的裤腰带,就像提一条野狗似地将他提到了秦月娥面前,然后往地上摔去。

    嘣地一声,钱一刀被赵铁柱摔了一个狗吃屎,立时他的两颗门牙被磕落,下巴被磕肿,胸部的两根肋骨也被摔断,疼得杀猪般的嚎叫传遍整个野外。

    仙女村外劳作的村民听到了,一个个停止了手中的活儿,纷纷猜测:“这是谁家的猪在野外叫?”

    赵铁柱将钱一刀收拾得很惨,这会儿仍不解恨。他掏出银针,顺手一扬,直接朝着钱一刀下面扎下去。这一扎,钱一刀只感到下面一凉,然后像失去知觉似地,整个人身子一僵。等赵铁柱拔出银针时,钱一刀的裤裆不停地尿尿。

    钱一刀尿湿了裤子,空气中传来刺鼻的尿骚味。秦月娥赶紧捂住鼻子,看着钱一刀这落魄样,秦月娥十分解气。这个钱一刀,活该被赵铁柱搞得尿失禁。

    “狗东西,快给月娥婶跪下道歉。”赵铁柱扎针让钱一刀一辈子尿失禁后,厉声一喝,吓得钱一刀像龟孙子似地,扑通一声跪在秦月娥脚前磕头如捣蒜。

    “月娥婶婶,求您让赵爷爷饶了我吧!都怪我一时糊涂,早知道落得如此下场,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再打你的主意!”钱一刀边说边不停地磕头,头都磕得流血了。

    秦月娥虽然对钱一刀深恶痛绝,但她其实心肠很软,看到钱一刀被赵铁柱收拾成尿失禁,头破血流,觉得得饶人处就饶人。于是朝赵铁柱使了个眼色,示意赵铁柱放了他。

    赵铁柱却并没有马上放钱一刀,他的脑海浮现出另外两件事儿。这会儿厉声质问:“钱一刀,我问你,昨晚养殖场水沟里有人放敌敌畏,这事儿和你有没有关系?给我老实交代,不然下场会更惨。”

    钱一刀被赵铁柱打怕了,吓得浑身像筛糠头似地抖动起来,连忙低头认错:“是,是我做的。”

    赵铁柱抡起拳头就要砸钱一刀的头,钱一刀连忙求饶:“赵爷爷,可不是我出的主意啊!这都是村长指使我做的,这敌敌畏也是他给我的。”

    “杀千刀的村长。”赵铁柱愤怒地骂着。

    赵铁柱骂完之后,又质问钱一刀:“狗东西,还有件事儿,昨晚沈水仙家的烟筒被堵,这和你有没有关系?”

    “有,也是村长指使我做的。”钱一刀低垂着头认罪。

    “你们真是蛇鼠一窝,为所欲为,天理不容。”赵铁柱痛斥之后,将铁拳握得嘎嘣响。

    赵铁柱忍无可忍,抡起拳头朝着钱一刀的肚子猛击过去,正好将钱一刀整个人给击飞出去。这种超强爆发力,让一旁的秦月娥看得赶紧用手捂住眼睛,但还是从手指缝里看到了钱一刀被击飞十米外。

    扑通一声,钱一刀狠狠地摔在一处野枣树中。这野枣树到处是刺,扎得钱一刀千疮百孔,伤痕累累,血流如注,惨叫声一阵高过一阵。

    赵铁柱仍不解恨,他杀红了眼,继续抡拳头朝钱一刀走过来。秦月娥看到钱一刀整个人已经受了重伤,如果赵铁柱再暴打一拳,估计就完蛋了。

    虽然钱一刀罪有应得,但赵铁柱如果失手取了他性命,赵铁柱会坐牢的。秦月娥可不想赵铁柱因为救自己闹出人命,连忙快步上前,从后面紧紧地抱住赵铁柱。

    不想这一抱,两个人如触电一般酥麻。赵铁柱感到后背有两团柔软挤压着,十分舒服。鼻子中闻到了一种很好闻的兰花香味,让他犯晕。回头一看,立时眼睛定住了。

    原来秦月娥的衬衣扣子被钱一刀扯掉了,只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肚兜。这肚兜根本裹不住傲人的两团,那雪白的深沟一览无余地呈现在眼皮底下,赵铁柱看得眼睛都发花了。

    赵铁柱怎么也没有想到,秦月娥的前面竟然那么诱人。不过赵铁柱的头脑还是被那种嫉恶如仇的愤怒所占据,他对着秦月娥说:“月娥婶,这个王八蛋干尽了坏事,绝不能轻饶。”

    “铁柱,听婶说,别冲动,要是出人命,公家会抓你坐牢的。”秦月娥劝阻着。因为害怕赵铁柱再去揍钱一刀弄出人命,她更是用力地将赵铁柱抱的紧紧的。

    这一下赵铁柱感到两团柔软挤压得更紧凑了,立时,他全身被电麻了一下,脚步再也挪不动了。

    秦月娥抱住赵铁柱的时候,浑身一阵颤抖。尤其是闻到了赵铁柱身上的男人汗味,让她犯晕。看向赵铁柱那结实的肌肉,强壮的筋骨,不由得芳心一漾。

    “月娥婶,你松开吧!。”赵铁柱不能再被月娥婶抱住,这么一抱,他感到下面来反应了,连忙提醒秦月娥松手。

    秦月娥虽然守着清白身,可不代表她对男人没有正常的需求。尤其是像赵铁柱这么健美的男子,浑身散发着阳刚之气,但凡任何一个女人,都不由得陶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