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郑小菲出事了
    “铁柱哥,放开我呀!”黄佳蓓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害臊的紧,连忙催促着。

    可是赵铁柱担心一松手,黄佳蓓就会栽倒。她为了美,穿着丁字高跟鞋,走路分不得神,得多抱一会儿。

    赵铁柱这会儿不仅不松手,反而抱的更紧。

    不得不说明,赵铁柱的拥抱带给黄佳蓓温暖和安全。还有赵铁柱那结实的身板,健壮的肌肤,处处散发着阳刚之气,就连他身上的汗味也让黄佳蓓有些晕乎乎的。

    黄佳蓓不敢再被赵铁柱多抱了,她回过神来,用高跟鞋踩赵铁柱脚背,赵铁柱疼得差点流眼泪了,赶紧松开了搂抱黄佳蓓的手。

    “佳蓓,你真狠啊!”赵铁柱抱怨说。

    黄佳蓓则低着头回了一句:“你这么抱着我,羞死个人哒!”黄佳蓓说完,就低头跑开了。

    黄佳蓓一离开,恰好赵铁柱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赵铁柱一接听,是一个急促的声音:“铁柱哥,你快来接我!”

    赵铁柱一听是郑小菲的声音,连忙关切地问:“小菲,你在哪里?”

    “我在迎春大道辅路中段,有两个男人鬼鬼祟祟跟着我,我怕!”郑小菲胆怯的声音传来,让赵铁柱开始担心起来。

    “你为什么不走主路偏要走辅路?”赵铁柱问。

    可郑小菲的手机突然停止了通话,“喂,小菲,小菲……”赵铁柱喂了几声,也没有听到对方有回应。再拨打过去,电话提示音:“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不能与郑小菲联系了,这更让赵铁柱担心起来。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天已经黑了,必须去接应。

    赵铁柱想到这里,立即出了内堂,来到药堂,大步流星往外走。

    “铁柱哥,看你急急忙忙的,有啥事儿?”邓秀娜在大堂值班,问着赵铁柱。

    “秀娜,我要去接一个朋友,可能回不了,这店堂的事儿你多担待一些。”赵铁柱安排任务说。

    “嗯,你放心地去办事吧!对了,拿一颗神农春风丸,可以提神醒脑的。”邓秀娜边说边递了一颗神农春风丸给赵铁柱。

    赵铁柱欢喜接过,然后快速奔出店堂,来到停车场,骑上摩托车,风驰电掣般地往迎春大道辅路中段奔去。

    赵铁柱不断加大油门,一路狂奔,很快来到了迎春大道主路,却发现主路交通拥堵的很。原来前面发生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一辆大货车和一辆公交车相撞,造成多名乘客伤亡。交通警察正在现场进行交通管制,造成了主路异常拥堵。

    难怪郑小菲不能走主路呢!只能走辅路过来,赵铁柱好在是骑着摩托车,能够灵活饶过拥堵区,从主路匝道进入辅路。

    赵铁柱进入迎春大道辅路中段,立时气氛阴森起来。因为这辅路没有路灯,光线很暗,赵铁柱打开摩托车前后灯,往前疾驰。

    前面是一片林区,摩托车进入林区,就像进入无边的黑暗森林,气氛立即阴森恐怖起来。

    这辅路因为没有路灯,赵铁柱骑车又要穿过黑暗林区,加之路面年久失修,路况极差。赵铁柱半天也没有遇到一辆车,不由得为郑小菲担心起来。

    郑小菲在哪里呢?赵铁柱一脸茫然。正在这个时候,他的摩托车经过了一个岔道口。这个岔道口是通往无边的黑暗树林,有崭新的车轮碾压过的痕迹,这引起了赵铁柱的注意。

    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郑小菲开过来的车。不管了,跟着车痕往前行。赵铁柱驾驶摩托车,顺着车痕进入树林里。

    进入五百米后,赵铁柱立即发现了一辆崭新的白色皮卡车停着。

    车上没有人,人到哪里去了呢?

    赵铁柱将摩托车停在一棵大树后,仔细观察地上的痕迹,很快发现有一串脚印往更隐蔽的树林里延伸。这脚印十分杂乱,但赵铁柱能够判断出是三个人的脚印。

    有两个人的脚印比较大,脚掌也比较宽,只能是两个男人留下的。而另外的脚印只有三十八码左右,明显要小一些。赵铁柱记起郑小菲穿的鞋也是三十八码的,很有可能是郑小菲的。

    一想到两个男人劫持郑小菲的情景,赵铁柱就握紧了拳头,他快步沿着凌乱的脚印往树林深处走。前进了一百米后,赵铁柱突然停住了脚步,发现前面有个木板屋。

    这时,突然传来了急促的呼救声“来人呐,放开我,不要!救命呀!”

    赵铁柱一听,正是郑小菲的声音。

    赵铁柱心中一紧,迅速靠近木板屋。虽然木板屋的木门关得严严实实,但赵铁柱依然可以从门缝往里看。看到了屋内的一张木床上,郑小菲的双手被一个矮胖汉子死死地按着,不能动弹。

    而另一个高大壮汉则开始强行脱着小菲的衣服。郑小菲拼死反抗,可因为是两男人,她所有反抗无效,只能不停地呼救。

    “啪”地一声,高大壮汉狠狠扇了郑小菲一个耳光,瞪着凶狠的眼睛吼着:“你给老子喊啊!这树林里隐蔽的很,我看你能喊出个人来。”

    “你们放了我吧!求求你们了!”郑小菲不想自己的清白之身被这两个满身臭汗的男人给糟蹋了。她的第一次必须给自己喜欢的人,知道反抗不过,不得不哀求起来。

    可是这两个男人是这里的伐木工人,他们是背井离乡来到这里伐木,很少能够看到女人。想女人想的厉害,看到郑小菲这么年轻漂亮,早就动了邪念。

    “要放过你可以,但你必须陪我们玩玩。”高大壮汉说完,迫不及待地用力一扯,一把将郑小菲白色的小衬衣给脱了下来。

    “啧啧,长得真大,比我乡下婆娘的大多了。”高大壮汉看得直流口水。

    而一旁的矮胖汉子也说:“老大,别高兴的太早,城里女人有许多是整容隆的。”

    “那老子过过手瘾。”高大壮汉边说边伸出咸猪手。

    “呜呜……呜呜呜……”郑小菲哭了,眼泪哗啦啦地流。

    赵铁柱再也看不下去了,如果再不出手,郑小菲就要被这两头畜生给亵渎了。想着郑小菲如果被人亵渎,赵铁柱心里就十分难受。

    在这关键时刻,赵铁柱一脚踹开木板门,冲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