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暴揍钱小富
    这可是致富的黄金大道,赵铁柱不由得暗自高兴。

    赵铁柱心情舒爽,摩托车奔驰的更欢快了。很快开到了仙女村村口,赵铁柱准备进村的,突然想起了在城里时,郭晓芸给自己打电话,明天就要进村采购三黄鸡了,得提前做好准备呢!这个时候,去村外养殖场看看三黄鸡的生长情况。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将摩托车往村外养殖场开去。

    在离养殖场大门一百米的距离,赵铁柱突然看到一个人影儿鬼鬼祟祟的,立时警觉起来。

    看看时间,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一般这个时候,村民都在家休息了。而这个人不休息,却趁着黑夜溜到养殖场,不知道要干些什么?会是谁呢?

    赵铁柱将摩托车放在一边,悄悄地跟过去。

    那黑影儿戴着头套,赵铁柱看不清是谁。养殖场的铁大门锁着了,并不能直接进入,但这难不倒那人。

    那人看看一人多高的院墙,再观察四处无人,就在附近捡起几块石头叠成石堆,然后踩在石堆上翻院墙。很快就骑上了院墙,然后顺着墙根溜了下去。

    这个王八蛋,竟然翻院墙进去,赵铁柱强压住心中的愤怒,决定继续观察,看看这个人究竟要搞什么名堂。

    为了不打草惊蛇,赵铁柱从另一侧的院墙翻进去。值得一提的是,赵铁柱因为练功升级,身轻如燕,敏如猿猴。稍稍双脚一蹬,身子就往上蹿,很轻易地抓住墙头。翻上墙,然后顺着墙根落下,没有一丝声响,神不知鬼不觉。

    赵铁柱落地后,看到那黑影直接往养殖场的三黄鸡新鸡舍走去。

    难道是偷三黄鸡?赵铁柱心头一紧,明天郭晓芸就要来采购三黄鸡了,自然不能被人偷。如果真是要偷,自己一定会抓住这个小偷。赵铁柱想到这里,就悄悄地跟上去。

    但见这黑影进入新鸡舍后,看到鸡舍里没人,于是从衣兜中掏出一大包东西,将这东西倒入鸡舍一个水桶里,开始搅拌。

    赵铁柱在门外看到这一幕,立时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差点晕了过去。从气味来看,这是有毒的东西。

    不好,这个人要下毒。赵铁柱立即明白了,这个人就是来搞破坏的,想毒死自己辛苦饲养的三黄鸡。

    赵铁柱准备闯进去阻止时,突然有手电筒的光亮朝黑影照过来,紧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问“哪个?”

    黑影立即潜伏起来,那女人拿着手电筒走了过来。快走到黑影跟前时,突然那黑影像幽灵一般地出现,摘下头套,露出了一个骷髅面具,装鬼地喊着:“我是厉鬼,前来索你性命!乖乖受死吧!”

    “啊!”女人被突然惊吓,一下子晕了过去。

    赵铁柱认出了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嫂子沈水仙。

    卧槽,这个装鬼的人不得好死,吓晕我的嫂子。

    黑影这会儿看到沈水仙晕过去了,十分得意。将刚才的一桶毒药水要倒入三黄鸡的饮水槽,三黄鸡一旦饮水,就会中毒而亡。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一个箭步上前,夺过那水桶。那黑影看到了是赵铁柱,吓得立即像老鼠遇到猫似的,拔开腿就开溜。

    这让赵铁柱更是恼火,王八蛋,竟然想逃,没那么容易。

    赵铁柱霸气一吼:“哪里逃?”

    可那黑影只顾逃命,哪里敢应声,生怕被赵铁柱认出来,快速往铁门那边跑过去。

    赵铁柱发威了,将地上的一块石头狠狠地踢出去。这石头成了一颗子弹一般,呼啸着狠狠地射向黑影后背。

    “哎哟”那黑影的后背被击中,疼得惨叫一声倒地。

    赵铁柱快步上前,一把扯下那人面罩。借着淡淡的月光,赵铁柱认出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村长儿子钱小富。

    “钱小富你个小王八蛋,竟然来毒我的三黄鸡,我揍你丫的!”赵铁柱一看到是钱小富来坏事,气不打一处来,扬起巴掌对着钱小富的左右两脸一阵猛扇。

    “啪啪啪啪”一连暴打四个耳光,立时钱小富的脸肿成了小山包,嘴角也流出了鲜血,嘴巴被扇变形了,门牙被打掉了两颗,说话漏风。钱小富声音极其难听:“饶了我吧!爷爷!”

    赵铁柱哪里肯饶,厉声一吼:“老子要是饶了你,你以后又要来害老子,老子这一次把你往死里揍。”

    赵铁柱血气上涌,对着钱小富的眼睛暴打一拳,立时钱小富头昏目眩,天旋地转,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赵铁柱并没有饶过钱小富,这会儿尿憋得急,赵铁柱当场对着钱小富的嘴巴撒尿。

    “咔咔咔”当赵铁柱的尿撒进钱小富嘴里,钱小富立即被刺鼻的尿味给弄醒了,连忙大口地喘气。他看到赵铁柱这么侮辱自己,吓得裤裆也尿尿了,一个劲地磕头求饶:“爷爷,都是我眼红看到你养鸡发大财,我就懂了歪心思。”

    “老子没惹你,你眼红害人,活该被揍。”赵铁柱怒吼一声,然后又抬起右脚,要对着钱小富的裆下来个爆踹。

    钱小富连忙用双手捂住裆下,求饶不止:“爷爷,放过我吧!我可是钱家的独根。”

    “你这是祸根,一日不除就要害人,我废了你这个祸根。”赵铁柱血气上涌,抬起右脚要对着钱小富爆踹。

    就在这关键时刻,突然一个声音在喊着“铁柱,不要!”

    赵铁柱听到是沈水仙的声音,并没有住脚。对钱小富这种人渣王八蛋,必须出手狠。一旦留情,他就不长记性,好了伤疤忘了疼。只能让他疼到骨髓,他才能消停点儿。

    赵铁柱于是继续要爆踹过去,沈水仙虽然痛恨钱小富半夜装鬼下毒害人,但她不想赵铁柱闹出人命,连忙上前,从后面一把抱住赵铁柱。

    赵铁柱被沈水仙一抱,爽感妙不可言。鼻子中也闻到了沈水仙身上散发的淡淡香味儿,让赵铁柱有些晕乎乎的。

    “嫂子,这个钱小富一直阴魂不散,如果我不及时赶回来,咱们的三黄鸡都会被毒死的。不能就这么算了,让我收拾他,让他长点记性。”

    赵铁柱虽然有些犯晕,可此时对钱小富嫉恶如仇。自己最近忙得团团转,最厌恶人搞破坏。可没想到,这个钱小富总是时不时地找茬,这口气实在难以咽下去。

    沈水仙却说:“铁柱,你冷静点,咱们的目标不是对付钱小富和钱大富。虽然他们可恶,可这也是逼着咱们奋发图强呀!我不想你出事儿,忍一忍,冲动是魔鬼!你要是犯了事儿,嫂子怎么办?”

    沈水仙说着说着,眼泪顺着脸庞滑落。赵铁柱回头看到了,顿生怜香惜玉之心。嫂子的脸变得黑了,瘦了,面容也憔悴了。尤其是她流泪求自己的时候,那种样子让人心疼,心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