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巧治病鸡
    “嫂子,我听你的。”赵铁柱抵挡不住沈水仙的温柔,这会儿对着钱小富厉声一吼:“钱小富,看在嫂子的份上,我就饶你一马。不过我警告你一句,如果你再敢害人,休怪我手下无情。”

    “爷爷,我再也不敢了!”钱小富听到这句话,鸡啄米似地服软求饶。

    “滚!”赵铁柱霸气一吼,那钱小富于是像头败家犬一般仓惶而逃。

    这个时候,养殖场的大铁门并没有开,铁门旁边有个狗洞,钱小富竟然像条狗似地往里钻。

    “果然是条狗!母狗养的钱小富。”赵铁柱扬眉吐气地骂了一句。

    沈水仙看到了这意料之外的事儿,不由得十分解气。这个钱小富作恶多端,罪有应得。落到钻狗洞,那是报应。

    钱小富钻狗洞,可谓有惊无险。因为狗洞比较狭窄,而钱小富身子有些胖。不过为了逃命,他硬生生地往里挤。一阵惨痛,他挤了出去,浑身鲜血淋漓,伤痕累累。

    钱小富这一次陷害不成,反而落成这副惨样,对赵铁柱越来越惧怕了。

    钱小富是爬着回家的,爬到家后,就差点断气了。幸好他爸钱大富在家,得知儿子私自行动,陷害赵铁柱三黄鸡不成,反倒被揍成这样,不由得训斥起来:

    “不成器的东西,你这是活该找罪受,老子都几次暗算赵铁柱不成呢!这赵铁柱,咱们以后不能随便惹他啊!即使惹他,咱们也得想个万全之策。”

    “爸,我实在不服他啊!为啥赵铁柱干啥成啥,我却都不成。”钱小富还是有些不服气地说。

    “你这是天生的败家子,老子教你好好去村南头把六十亩地耕了,学种蔬菜瓜果,说不定能够跟赵铁柱一样赚钱呢!你小子却啥苦都不能吃。等你伤好了,就去耕地吧!

    我也好联系农技站,购一些农药化肥种子,种蔬菜瓜果,这一次咱们一定要赢过那姓赵的。”钱大富老谋深算地说。

    “爸,这次我听您的,快送我去卫生院啊!哎哟,我全身骨头散架了!”钱小富疼得龇牙咧嘴。

    钱大富看到儿子被赵铁柱揍成了半死,一边扶着儿子上了农用三轮车,一边暗自放狠话:“赵铁柱,你不就是会种地养殖吗?老子这一次也跟你一样搞产业。老子是村长,资源可以随便利用,就不信搞不过你。”

    钱大富半夜将儿子钱小富送往神农镇卫生院,而赵铁柱在暴揍钱小富之后,却并没有歇一口气。他和沈水仙进入鸡舍里,观察三黄鸡的生长情况。

    鸡舍的日光灯打开了,宛若白昼,赵铁柱和沈水仙一起顺着鸡笼观察三黄鸡。

    发现三黄鸡都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嘴里发出“咕咕”的声音。这种反差的表现让赵铁柱留心起来,他从鸡笼中抓起一只三黄鸡,用手摸了摸鸡的翅膀下面,发现温度很高。

    “铁柱,发现啥问题了?”沈水仙在一旁,看到了赵铁柱摸鸡翅膀下面时,脸色十分凝重。

    “鸡在发烧,如果再烧一会儿,鸡就发病。明天春风大酒店的老板娘郭晓芸就要来采购三黄鸡了,鸡这种状态可不行啊!”赵铁柱有些揪心地道。

    “白天我和月娥婶忙着清理鸡粪,打扫清洁,鸡活泼健康的很,怎么到了晚上就出这种情况了?”沈水仙担心地问。

    赵铁柱说:“嫂子,把鸡舍的门窗打开,保持空气流通,洒水降温。”

    “好!我立即去办。”沈水仙点点头,于是忙去了。

    赵铁柱继续检查其它三黄鸡,发现症状都一样。暗暗动用内力探脉,很快探明鸡的病症根源,是病毒引起发烧症状,就像人感染病毒感冒发烧一样。

    如何根治呢?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立时里面的“畜医圣方”让赵铁柱精神一震。

    这“畜医圣方”能够治疗马牛羊,鸡狗猪等家畜的病,记得暑期李雨婷家的土鸡发鸡瘟,兽医高鹏无治。自己利用这“畜医圣方”中的“神农除瘟方”神奇治愈,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有了这“畜医圣方”,赵铁柱治疗三黄鸡因病毒感染引起的发烧就不用愁了。

    赵铁柱头脑快速闪过“畜医圣方”中的内容,很快有一种除病毒的退烧良方,采用几种药草即可配制。赵铁柱大喜过望,连忙大声地说“有了”。

    沈水仙开窗通风后,正在洒水降温,看到赵铁柱兴奋不已,连忙好奇地问:“铁柱,有啥了?”

    “嫂子,我有根治三黄鸡发烧的方法了。”赵铁柱胸有成竹地说。

    “那快治疗啊?”沈水仙又惊又喜,迫不及待地催促着。

    “嫂子,你在鸡舍里洒水降温,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赵铁柱说完,就像一阵风似地离开了。

    沈水仙看着赵铁柱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心想:这个铁柱,究竟出去干嘛呢?但愿他平平安安的。

    沈水仙洒完水降温后,恰好赵铁柱抱着许多药草回来了。

    沈水仙看到这些草,摇摇头说:“铁柱,采这么多草干嘛呀?”

    赵铁柱知道沈水仙不认识这些药草,笑着说:“嫂子,我这是药草,能够治三黄鸡的烧。”

    “真的?那快点试试,三黄鸡越来越不行了。”沈水仙半信半疑的同时,又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嫂子,把这板蓝根、大青叶、麦冬、百合、金银花用木锤捣烂成汁,然后倒入饮水槽。”赵铁柱吩咐说。

    沈水仙有些不敢相信这些药草能起作用,不过看到赵铁柱一脸自信的样子,也不便问下去了。反正赵铁柱是医生,他让自己怎么做就怎么做,配合他的安排就成。不过还是希望这些药草能够起效果。

    沈水仙于是拿了木锤,将这些药草放在木盆里,开始捣烂成汁。

    沈水仙半蹲着身捣烂时,赵铁柱也没有闲着,他在清理饮水槽。打了一桶水,泼向饮水槽,水流将饮水槽中的脏物冲走,饮水槽变得干干净净。

    赵铁柱清洗饮水槽后,看到沈水仙捣药草时有气无力,连忙说:“嫂子,你歇会儿,我来捣烂。”

    赵铁柱接过沈水仙的木锤,稍稍用力,砰砰砰连声作响,这些草药汁水就不断地渗出来。

    “铁柱,你真能干。快,我给你擦擦汗。”沈水仙一边夸赞,一边掏出手绢儿给赵铁柱擦汗。

    赵铁柱感到沈水仙的手抚摸在自己的额头、脸颊,舒服极了。还有那香绢儿散发着一股清香味,让自己陶醉。

    眼睛也情不自禁地看过去,意外发现嫂子的衣领口扣子松开了一颗。原来鸡舍温度有点高,她有些热解下了一颗纽扣,忘了扣上。赵铁柱无意中看到了沈水仙里面那诱人的风景,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

    不能分神,三黄鸡必须急救,否则损失惨重不说,还不能明天满足郭晓芸的需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