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2章 撞见债主逼债
    “咱们一起加油吧!首先把养鸡产业做大做强,带动乡亲们共同致富。”赵铁柱信心满满地说。

    “嗯!咱们回村吧!看看你安排沈水仙收购土鸡进展咋样了?”郭晓芸说。

    赵铁柱点点头,于是和郭晓芸一同进村。

    两人刚刚到村口,正好撞到了沈水仙和秦月娥,她们两手空空,面容沮丧。

    “嫂子,月娥婶,你们咋啦?”赵铁柱有些吃惊地问。

    “铁柱,都怪嫂子无能,这收购土鸡和土鸡蛋的事儿难办。”沈水仙轻叹一口气。

    “究竟怎么回事?你说清楚。”赵铁柱问沈水仙,沈水仙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好像受了什么委屈似的,眼泪在眼眶直打转转。

    倒是一旁的秦月娥说出了事情经过,赵铁柱和郭晓芸听着,很快明白了是这么回事。

    沈水仙和秦月娥两个人去了村部,这是村民早饭后聚集的地方。她们说高价收购土鸡和土鸡蛋,立时引起许多村民积极响应。可关键时刻,村长钱大富却霸道地对着村民放狠话:“谁要是敢卖土鸡和土鸡蛋,谁家的粮食补贴款就没了。”

    沈水仙找村长说理:“这是买卖自愿,为啥要从中作梗?”不想村长当众嚣张地放话:“老子是村长,爱咋样就咋样。如果你敢顶,老子第一个扣掉你的粮农补贴款。”

    “你霸道,欺负人!”沈水仙实在气愤不过,当众痛斥。

    钱大富看到沈水仙生气的样子也十分诱人,立时邪念一动,伸出手要揩油。沈水仙哪肯让他当众占便宜的,赶紧往后退,被地上的一块砖头绊了一下。她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幸好秦月娥将她扶住。

    沈水仙直接当众被钱大富欺负,自然十分委屈,神情沮丧。

    众村民看到沈水仙当场被村长欺负,更是害怕得罪村长。村长在村中,无异于土皇帝,大权独揽,横行霸道。村民怕他扣掉粮农补贴款,只能一一退去。

    赵铁柱听到这里,眼睛差点喷出火来,拳头握得嘎嘣响。这个狗村长,阻止村民卖土鸡土鸡蛋也就罢了,竟然当众欺负水仙嫂,是可忍孰不可忍。

    “嫂子,村长欺负你,这气一定得出。”赵铁柱说完,就直接往村部走去。

    “铁柱,别冲动!”沈水仙回过神来,她知道赵铁柱的脾气,一旦冲动起来,能够揍死人。

    赵铁柱却仿佛没听见似的,大步流星地来到村部,后面紧跟着沈水仙、秦月娥和郭晓芸。郭晓芸也愤愤不平,这都什么时代了,怎么仙女村还有这么霸道的村长,这样的村长早该下课了。

    赵铁柱像豹子一般地冲进村部,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却没有看到钱大富。

    “狗村长去哪里了?”赵铁柱骂了一句。这个时候,沈水仙隔壁家的王婶连忙说:“铁柱,我刚才看到村长往杜春兰家去了。”

    “我去找他算账。”赵铁柱说完,就往前冲去。

    “铁柱,你给我回来!”沈水仙怕赵铁柱犯事儿,连忙劝阻。可赵铁柱却头也不回,扔下一句话:“嫂子,你和月娥婶、芸姐都留在村部,我一会儿回来。”

    赵铁柱这么一说,沈水仙也不得不留在村部了。

    愿铁柱不犯事儿!千万别冲动。沈水仙在心里许着愿。

    而郭晓芸则暗想:这个村长太霸道无理,她倒希望赵铁柱能够揍他一顿。

    秦月娥遇到这样的事儿见怪不怪,只能轻叹一口气。

    赵铁柱很快来到了杜春兰家,杜春兰家有个院子,此时院门虚掩着,赵铁柱准备直接推门而入。刚刚到门口时,就听到了一个霸道的声音:“春兰妹子,快还钱。”

    赵铁柱立即通过院门缝看过去,发现村长挺着啤酒肚,坐在院子的一把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嘴里叼着过滤嘴,吐出一圈烟雾。露出满口大黄牙,咄咄逼人地说。

    “村长,我啥时候向你借过钱呀?”杜春兰一头雾水地问。

    “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钱大富边说边将一张借条高高举起。杜春兰仔细一看,发现是自家男人李德生亲笔签字按手印,上面的借款是二万块,但还款是三万。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德生借钱没给我说。”杜春兰还是有些不解。

    这个时候,钱大富不耐烦地说:“前年你家德生买运输车,你极力反对,他哪里敢和你说。背着你向我借钱,并许诺今年无论如何也要还清。今天正好是还款的日子,打他电话他手机关机,我就上门来讨债了。”

    “我真的没钱,能否缓些时间,等我家德生回来了,再想想办法。”杜春兰恳求着。

    “不行,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立即还钱,要么答应我一个特殊条件,我可以缓一缓。”钱大富边说边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朝着杜春兰诱人的身子扫描了一圈。

    赵铁柱在院门外看到了钱大富这邪恶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打杜春兰的鬼主意,不由得暗暗握紧拳头。

    “什么特殊条件?只要是我能够做到,我会答应的。”杜春兰见村长语气缓和了,于是问。

    钱大富环视四周,发现没人,嚣张地说:“春兰妹子,实话给你说,你男人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难道就不寂寞吗?今天呢!我那个黄脸婆又去镇上打麻将,也不在家。不如这会儿咱们一起解解闷,只要你从了,这还钱的事儿好说。”

    钱大富边说边毛手毛脚起来,有些迫不及待。

    杜春兰往后退,一脸怯怯地哀求:“村长,不要啊!你要这样,我活着没脸见人,求你做做好人,放过我吧!”

    杜春兰越是哀求,越是激发了钱大富的占有欲。钱大富意外发现,这杜春兰虽然四十岁,可是她的身材不输于二十多岁的美少妇。自己占不到沈水仙、杨雪莲的便宜,便将罪恶的手伸向男人不在家的杜春兰。

    杜春兰最近收割玉米,忙农活身体十分疲乏。今天一大早起床忙了农活后,本来要去养殖场烧火做饭的,却没想到村长闯进家门逼债,立时浑身发软,往后退到院子一角,已经无力躲避了。

    钱大富像狼抓羊似地揪住杜春兰的衣领,杜春兰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泪水从眼眶不住往外流。赵铁柱在院外看到了,十分不忍。

    钱大富以霸占别人老婆为乐,是全村最邪恶的男人,他哪里有什么同情心,反倒邪恶地对着杜春兰低吼着:“哭什么哭啊!搞得跟大姑娘似的,装正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