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3章 神针治顽疾
    丝丝气功通过银针渗入脊椎骨里面,激活了脊椎神经血液。

    加之刚才高美玉做了非常到位的神经穴位按摩,让脊椎神经处于通经活络,活血化瘀的状态。两者相辅相成,标本兼治,大显奇效。

    那受损的脊椎很快得到了修复,赵铁柱此时额头上渗满了黄豆般大小的汗珠。这以气御针比单纯内力疗法还要消耗体力,赵铁柱看到修复成功,赶紧停止,以极快的动作抽针。

    高美玉看到赵铁柱额头上渗满了这么多汗珠,知道他消耗了不少体力,连忙从衣兜中掏出手纸绢,主动给赵铁柱擦汗。

    高美玉给自己擦完汗,赵铁柱就从衣兜中掏出一个药盒,从药盒中取出一颗神农春风丸,递给高美玉说:“美玉,把这颗药丸浸在温开水中,等融化后,再喂给病人。”

    高美玉接过黄豆般大小的草药丸,心想:这么普通的小药丸,能有啥效果呢?不管了,试试再说。

    高美玉立即倒了一杯温开水,将神农春风丸放进去,很快就融化了。然后将病人的头部垫高,将一杯含有神农春风丸的药水灌进病人口中。

    “咕咯”一声响,病人将整杯水给喝下去了。

    赵铁柱看到喂下去了,十分满意,对着高美玉说:“美玉,我憋不住了,得去一趟卫生间。”

    赵铁柱往手术室大门走去时,外面走道闹哄哄一片,医护人员围绕着赵铁柱能否治好病人为话题展开激烈争论。

    杨志国看了看时间,脸色有些凝重,额头上也冒出了一些汗,他有些为赵铁柱能否治好病人担心。

    一旁的张雄斌也暗自轻叹一口气。

    杜春兰本来对赵铁柱抱些希望的,可过了这么半天,手术室的门也不见打开,赵铁柱没有现身,根本不知道治疗的情况如何,这让她的心一直悬着。李雨婷的心也揪得紧紧的。

    马鑫海觉得这正是讥讽羞辱赵铁柱的绝好时机,于是扯开嗓门说:“那个小农民,病人明明死了,他还想起死回生,又不是什么华佗在世,真是天大的笑话啊!”

    马鑫海一讥讽,王益民也接着嘲弄着:“一个小农民,怎么可能将受损的脊椎修复呢!这完全是瞎折腾。”

    正在两个人一唱一和讥讽赵铁柱时,恰好手术室的打开了,赵铁柱呈现在众人视野。

    几乎所有人齐声问:“手术进展得咋样了?”

    赵铁柱因为刚才以气御针消耗了大量的体能,身体有些虚脱,不想说话。更重要的是,他这会儿尿也憋的急,哪里能够多停留在场。他不说话,头一低,身子一弓,往卫生间快步走去。

    而赵铁柱这副有气无力,急着跑路的样子,在马鑫海和王益民的眼中,就是没有治好,想跑路避开责任,于是马鑫海又当众高声地羞辱赵铁柱:

    “大家看到了,那个姓赵的跑了,这病人彻底没救了!”

    “是啊!这根本不可能救的,如果真能起死回生,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王益民也嘲笑着。

    正在两个小丑大肆讥讽赵铁柱时,手术室的门再次推开,高美玉走了出来。高美玉流了一身香汗,刚才按摩脊椎神经穴位,也跟赵铁柱一样,消耗了不少体能,显得十分疲乏,走路两腿有点发颤。

    马鑫海善于察言观色,看到高美玉这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便断定是病人绝对没有治好。如果真治好了,高美玉的脸上会浮现出欣喜之色。

    马鑫海于是继续当众讥讽起来:“大家看哪!这位护士都这种状态,可想而知病人是绝对没有治好!这真是瞎折腾!”

    马鑫海这么嘲弄,高美玉气愤不过。她最见不得马鑫海嘲弄赵铁柱,自己没啥本事,倒是喜欢说风凉话。于是提起精神对着马鑫海说:“马鑫海,请你不要侮辱赵铁柱的医术,你看看我后面。”

    马鑫海却不相信:“有啥看头,我还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起死回生之术,除非是神医下凡。”

    “世上根本没有神医!只是一个传说而已!”一旁的王益民也添油加醋地附和。

    高美玉十分鄙视两个说风凉话的人,对着身后的病人说:“李叔叔,您出来给大家见证一下赵神医的医术吧!”

    高美玉一说,很快李德生就走出了手术室。立时,马鑫海和王益民瞬间石化。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赵铁柱还真能起死回生。这太不可思议了,明明病人心脏停止跳动,为什么又活了。

    心内科的主治医生马鑫海怎么也想不明白。脊椎科主治医生王益民也不相信脊椎能够矫正修复,连忙上前一看李德生后背脊椎,立时傻眼了。

    但见扭曲变形的脊椎矫正成了正常的状态,再看看受伤的脊椎,立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太神了,竟然奇迹般地修复了!”

    “真想不到我错看人了,原来是个神医!”王益民脑袋瓜子转得快,虽然刚才和马鑫海一唱一和,可这会儿铁的事实无异于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在事实面前,他不得不低头,治好病才是王道,讥讽是没有用的。这个时候再和马鑫海一唱一和,无异于自取其辱。王益民识时务,这会儿彻底对赵铁柱的医术刮目相看。他当众转换对赵铁柱的态度,大声赞叹赵铁柱是农民小神医。

    马鑫海听到王益民当众赞叹赵铁柱是农民小神医,极度不爽。想想羞辱赵铁柱不成,反倒赵铁柱拥有神奇医术,心底嫉妒的发狂。可他还是不服气,当众大声地嚷着:“那个小农民不就是瞎猫撞到死耗子,有啥了不起的?”

    这句话激起了公愤,所有人对马鑫海指指点点。杨志国看不过眼,这个马鑫海,平时没多大能耐,却对有能耐的人讥讽。这样的人,得狠狠地教训一下。

    想到这里,杨志国上前,对着马鑫海厉声呵斥:“小马,我让你无端讥讽赵神医,我抽你丫的。”

    杨志国边说边抡起手掌,当众对着马鑫海狠狠地扇去。啪啪,两个耳光,打得马鑫海措手不及,两脸立时红肿起来,瞬间像两块砖头似的,又青又紫。

    众人看到了,十分解气。

    高美玉看到院长发飙了,感到扬眉吐气,骂了一句:“活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