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车中风光美
    工具箱都在后备箱中,赵铁柱拿了扳手和螺丝刀,还有油压千斤顶等等。不顾地上泥泞,趴在地上卸轮胎。

    此时雨下得跟瓢泼似的,赵铁柱浑身湿透,刘丽君看着十分不忍,连忙从车中拿出一把小花伞要给赵铁柱遮挡。

    可赵铁柱却说:“丽君,别管我,我一会儿就能换好的,你在车中把衣服换上,别穿湿衣服,小心着凉。”

    刘丽君经赵铁柱这么提醒,的确感到身体凉飕飕的,该换了,不然感冒了,就会影响明天去电视台工作。

    刘丽君想起车中有一个包装袋,里面正好有一套雪纺衬衣和一件蓝色牛仔短裙,还有一件内衣和小裤,正好可以换上的。

    “铁柱哥,那你在下面换轮胎,辛苦了,我就换衣服了。”刘丽君说。

    “好的,你安心地换吧!”赵铁柱说完,就专心地卸载轮胎。

    刘丽君看到赵铁柱专注卸载轮胎了,心想:反正他忙得很,趁着他忙,自己抓紧时间脱换衣服。

    刘丽君为了不让自己露光,将背部对着车窗玻璃,她解着自己的白色职业包臀装。赵铁柱正将轮胎卸载了一半,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知道是刘丽君在脱衣服。不知怎的,他的心象八爪鱼在挠,痒痒的,很想看看。

    赵铁柱于是将眼睛透过车窗玻璃往里看,立时眼睛定住了。虽然只看到刘丽君的后背,可她的后背像雪一般白,像玉一般温润。皮肤细腻无比,给人一种冰清玉洁的感觉。

    赵铁柱看到刘丽君的后背,很想伸出手抚摸一下,看看是不是更滑更细嫩。只可惜自己在卸轮胎,又是隔着玻璃,只能幻想着。

    刘丽君丝毫没有觉察到赵铁柱在偷看,脱去了外衣后,她将双手放在后面,开始解着内衣扣带。很快扣带解开了,内衣失去束缚,无力地挂在她的胸前。

    赵铁柱恨不得绕到另一侧去偷看刘丽君的前面,只可惜这样容易被发现。算了,我还是卸轮胎吧!我可不是偷看她的,赵铁柱想到这里,就收敛自己的想法,开始专心卸轮胎,一口气将轮胎卸下来。

    刘丽君偷偷瞟了一眼赵铁柱,发现他一丝不苟地卸载轮胎,又开始将新轮胎往上装。不由得暗自叹服,这个铁柱哥,竟然这么正人君子,专心做事。如今像这样的好男人真是太少了,我可以放心地换衣服了。

    刘丽君对赵铁柱放下心来,这会儿干脆转过身,开始将那湿湿的内衣脱下。

    刘丽君并不知道,赵铁柱这会儿在装轮胎,用扳手拧螺丝时,意外瞟到了她雪白的两团。赵铁柱眼睛一直刺痛,赶紧挪开,脑袋嗡嗡作响。

    赵铁柱忍不住地咽了下口水。不能再看了,再看下面就有反应了。

    赵铁柱极力克制住,这会儿刘丽君换完了内衣,就弓着身,脱去短裙,露出了那白色的小裤。

    这小裤哪里是裤子啊!简直是勒绳,根本遮挡不住那隐秘之地。

    赵铁柱感到小腹处温热起来,裤裆撑起了帐篷。

    这么快就来反应了,可不行,坚决不能再看。赵铁柱怕犯囧,极力让自己不去看,专心拧螺丝。

    赵铁柱强力克制自己不再去看,这样看,只会引火烧身。自己忍一忍,等将轮胎换完了,就迅速骑摩托车回去,带着李雨婷回村。回村后,解决的途径就多了,去找水仙嫂、杨雪莲、张雯雯都成。

    赵铁柱想到这里,就专注用扳手拧着螺丝。

    说来也巧,赵铁柱安装好轮胎,刘丽君也刚好穿上了衣服。

    赵铁柱从车底下爬出来,满脸汗水。这可不是累的,而是刚才克制自己,得要多大的定力才行,定力消耗过多,赵铁柱就流汗了。他对着刘丽君说:“丽君,轮胎换好了,你可以开车试试。”

    刘丽君开动车,发现一切正常,非常感激地说:“铁柱哥,多谢你了。对了,看你都是汗,外面又下着雨,快进驾驶室。”

    不等赵铁柱回答,刘丽君拉住赵铁柱的大手,硬是将他拉进副驾驶坐下了。

    “把这瓶红牛饮料喝了,提提神,补充力气。”刘丽君边说边递来了红牛饮料。赵铁柱的确消耗了不少体力,拿起红牛饮料喝起来。

    刘丽君看到赵铁柱额头上渗满汗珠,于是掏出手纸给赵铁柱额头擦汗。

    因为是面对面,赵铁柱看到了刘丽君新换的雪纺衬衣领口一颗扣子松动了,意外看到了里面那雪白的两团。

    这内衣薄如蝉翼,里面那葡萄般的两点也看得清清楚楚。赵铁柱看着,忍不住地咽了一下口水,喉咙口痒痒的,小腹处温热起来,裤裆再次撑起帐篷。

    不好,下面较起劲来了,赵铁柱不想犯尴尬。喝完了红牛饮料,刘丽君擦完汗,他就对着刘丽君说:“丽君,天晚了,你开车回家吧!我也要回去了。”

    赵铁柱说完,就弓着身捂住下面要下车。刘丽君看到赵铁柱满脸通红极其难受,关切地问:“铁柱哥,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捂住肚子呀?是不是肚子疼?我看看。”

    刘丽君边说边要摸向赵铁柱小腹下面,可赵铁柱连忙遮掩说:“没啥问题的,不用担心。”

    可越是这样,刘丽君越觉得担心。她秀眉一挑,趁着赵铁柱不注意,一把扒开赵铁柱的手,猛地去摸。立时,摸了那炙手可热的东西,脸唰地红了。

    感受到那惊心动魄的弧度,刘丽君芳心一颤。这个铁柱哥,竟然这么强。这也不知道将来谁做他媳妇?谁有福气能够消受的起呢?

    赵铁柱被刘丽君摸了,尴尬的很,赶快撤退。可哪里知道刘丽君一把握住,这突然一握让赵铁柱根本没有防备,他立时整个人像被电击一般不能动弹。

    赵铁柱脑子嗡嗡作响,脸胀得通红,呼吸越来越粗重了。

    “丽君,别这样啊!你这么握着,会出事的。”赵铁柱根本没有克制力,哪里能够被刘丽君这么握着。

    可刘丽君却再次握了握,对着赵铁柱说:“你不老实,是不是?刚才我脱衣服,你在偷看?”

    “没,没有。”赵铁柱支支吾吾,回答的时候底气明显不足。

    “那你为什么变得这么强?我严肃地问你,你看过我没?”刘丽君的脸色十分严厉,眼神像刀子,容不得赵铁柱说半句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