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 护美小农民
    赵铁柱经过杨雪莲家时,发现她家亮着灯,屋子里面好像有人说话,隐隐约约听到有男人的威吓声。这引起了赵铁柱的警觉,看了看手机显示屏,已经是晚上八点了,还有哪个男人来杨雪莲家呢?

    赵铁柱决定看个究竟,于是快步上前,凑到堂屋前,发现堂屋的门是虚掩着,有一道缝,正好看到了里面的情景。

    但见一个满脸疙瘩肉的粗壮汉子,叼着一支过滤嘴,吐出一圈圈烟雾,露出满口大黄牙,像尊石像站在堂屋中,对着杨雪莲放狠话:“快把三万块的保护费交了!”

    杨雪莲用怯怯的眼神看着混混,十分犯难地说:“我没有!”

    “啪”地一声,混混狠扇了杨雪莲一个耳光,立时杨雪莲的左脸浮现出五个清晰的手指印,在雪白的节能灯光下十分醒目。赵铁柱看到杨雪莲用手捂住浮肿的脸,嘴角涌动一丝血迹,牙齿咬的嘎嘣响,拳头握得紧紧的。

    “快交出来,不然的话,哼哼,你这张粉脸也该涂鸦了。”混子边说边从腰间拔出一把锋利的牛耳尖刀,在杨雪莲的脸部比划着。

    如此欺负杨雪莲,赵铁柱眼睛差点喷出火来。只要混子再敢欺负杨雪莲一下,赵铁柱会像豹子似地冲过去。

    “豆腐坊不是我开的,我只是打工的,钱不该我管。”面对残暴的混子,杨雪莲反而显得平静。自己替赵铁柱打理豆腐坊,这豆腐和豆浆按时被杨三运到市内俏江南大酒店。至于资金结算,都是苏红娇经理按时通过网银转账给赵铁柱的。

    混子一愣,的确眼前的美妇不像是个老板,逼也逼不出钱来。可是直接走吧!他又不甘心白来一趟。混子不经意地朝着杨雪莲扫描了一圈儿,立时眼睛亮了起来。

    混子发现杨雪莲上穿翠花衬衣,下穿薄凉裤。因为在豆腐坊忙碌,流了不少汗,那翠花衬衣紧贴着肌肤,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还有那薄凉裤,在雪白日光灯的照耀下,可以看清里面的黑色小裤,还有那雪白修长的美腿。

    这种视觉效果,激起了混子身体内的那股邪火,一种极强的占有欲冲昏他整个大脑,看杨雪莲的眼神充满邪恶。

    杨雪莲看到这眼神不对劲,有些后怕地往堂屋后门退,她想从后面溜走。可混子快步上前,就像老鹰抓小鸡似地,左手一把揪住她的衬衣领口,让杨雪莲脱身不得。

    “来人呐!救——”杨雪莲刚喊,那混子用右手一把堵住她的嘴,杨雪莲立时喊不出声来,只能“唔唔唔”地叫着。

    杨雪莲试图反抗,可这个混子力气大得很。越是反抗,混子越是强烈制服。混子很快将杨雪莲放倒在地,开始扯着杨雪莲的裤腰带。

    撕拉一声,杨雪莲的裤腰带给抽了出来。薄凉裤被混子拉下了,露出了那白色的小裤,在节能灯雪白灯光映照下,显得格外刺眼。

    混子的哈喇子流出来,他伸出手,要将杨雪莲最后一块遮羞布给扯下。在这危急时刻,赵铁柱再也看不下去了,当头一喝:“不许动我的嫂子!”

    这一声棒喝,如晴天一个霹雳,震得人两耳发聋。

    那混子的手如触电一般地撤了,回头一看,发现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农民,眼神中浮现出一丝轻蔑,露出牙齿凶狠地说:“混账小子,知道爷爷是谁吗?”这混子边说边亮了亮自己的胳膊。

    赵铁柱看到这混子的胳膊上刻着一头红牛纹身,这红牛的两只角十分刺眼。在节能灯的映照下,就像两把尖刀一般让人胆寒。

    赵铁柱虽然不认识这个混子,但这红牛纹身,赵铁柱却并不陌生。他记起了村里人的议论,不由得一惊:“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牛头党?”

    “算你小子识相,爷爷可是牛头党的二号人物牛二黑,前来收保护费。”牛二黑十分嚣张霸道地说。

    牛二黑这么一亮出身份,赵铁柱和杨雪莲大吃一惊。

    原来这牛头党,可是神农镇的一股黑恶势力,核心成员是牛大黑和牛二黑这对亲兄弟。听人说,这兄弟很小的时候去武校学过七年武艺,然后回到了镇上。纠集了一帮游手好闲的混混,成立牛头党,开始对镇街头小商小贩收起保护费。

    对于不交保护费的,牛头党轻则谩骂,重则殴打,可谓臭名昭著。有个商贩不堪忍受,暗中报警,却哪里知道镇派出所所长收了牛头党的好处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结果商贩报警后,事儿不仅没有解决,反而被牛头党打了一个半死。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报警了,小商小贩们遇到牛头党来收保护费,都乖乖地上交,唯恐得罪,牛头党越来越猖狂。本来只在镇上收取的,可他们贪心的很,纷纷进各村收取保护费。对于各村搞一些小生意赚到钱的,他们一个都不放过。

    这牛头党不仅仅在镇上和各村收取保护费,更重要的是肆意侮辱良家妇女。赵铁柱前段时间听说过一件事儿,镇网吧有个女孩上网,本来牛头党是来网吧收取保护费的,收完了却不肯离去,反而调戏起网吧上网的一个女孩。

    女孩不堪骚扰,连忙告诉新来的网管,网管过来阻止。哪里知道被牛头党的混子暴打成重伤,差点打死。就这件事儿,传得沸沸扬扬,整个镇上和各村的人一听说牛头党,都吓得脸如土色。

    赵铁柱想到了牛头党的罪恶行径,义愤填膺,此时必须强力阻止牛二黑胡作非为,于是义正言辞地直面牛二黑:“牛二黑,我不管你是什么牛头党蛇头党,总之你收我保护费,欺负我嫂子我决不答应。”

    “你不答应,那就挨爷爷一刀!”牛二黑彻底被激怒了,端起牛耳尖刀,使劲朝着赵铁柱的胸膛刺过来。

    杨雪莲看得心惊胆战,这牛耳尖刀刺人的速度太快了!铁柱这下惨了!

    杨雪莲连忙捂住眼睛不敢看,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动如脱兔,敏如猿猴,身子一偏,头一低,那牛耳尖刀从头顶和腰侧扫过。咚地一声响,那把牛耳尖刀刺在了后门上,入木三分。木屑哗啦啦地往下掉,真是有惊无险。

    赵铁柱不等牛二黑再端起牛耳尖刀刺向自己,威武爆发。他抬起右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牛二黑的小腹猛踹过去。这腿就像鞭子一样,抽到了小腹,疼得牛二黑哇地一声吐出一口血来,很显然小腹的肠子被踹青了。

    牛二黑的牛耳尖刀当啷坠落在地,整个人后退三米之外,脑袋撞在墙壁上,立时头破血流,惨叫不止。

    牛二黑的牛耳尖刀还没挨着赵铁柱,就被揍成这样。他这才发现眼前的小农民不是好惹的货色,脸露怯意。

    “铁柱,真想不到你功夫这么厉害,刚才嫂子担心死了。”杨雪莲这会儿惊喜不已,连忙起身,投入赵铁柱的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