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神农大酒店
    自从创办了神农百草堂,日进斗金,赵铁柱已经是实力雄厚的大老板了,说话相当豪爽。

    董军民也的确需要钱活动一下,虽然天天阳光装修公司总经理是姐夫,可他也是刚上任,手下的人也需要给点好处才能把事儿办好。

    董军民报出了自己的银行账号,并对赵铁柱说接收十万块会用在关键地方,比如打点装修设计工程师和施工工长等。

    赵铁柱又给雪莉打了一个电话,并让她给董军民的银行账号打了十万元的款。

    董军民收到了,连忙感激说:“老弟啊!有了这十万块活动经费,我保证让我姐夫把他手下的一帮人安排的妥妥的,到时候一定让这酒店成为最为豪华的大酒店,不输于五星级的标准。”

    “好!尽量按照五星级的标准来装修吧!”赵铁柱毫不吝啬地说。

    “妥妥的,你们酒店起个啥名字?”董军民问。

    赵铁柱问郭晓芸:“芸姐,你打算起啥名?”

    本来郭晓芸想起春风大酒店的,可想着这酒店事实上是赵铁柱帮忙盘下来的,还是把起名权交给赵铁柱把!于是说:“铁柱,这名字你起个吧!”

    赵铁柱毫不犹豫地说:“那我就叫神农大酒店!”

    “不错嘛!你的神农百草堂生意做的那么火爆,这又起神农大酒店,以后可以成立神农集团了。”郭晓芸夸赞说。

    一旁的董军民听到这名字,也竖起拇指称赞:“老弟啊!这神农大酒店霸气,一定会成为全市最有档次的豪华大酒店。对了,时间不早了,我得去找我姐夫办事儿,有事儿随时联系。”

    董军民说完,就匆匆离去了。

    这整幢大楼就剩下了赵铁柱和郭晓芸。

    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赵铁柱想到该离城回村。

    自己的事儿多得很,明天要批量给野味鱼庄供应山竹药、胭脂鱼、还有黄金佐料雪顶红花粉,自己得加油扩大规模种植山竹药、养殖胭脂鱼,还要扩大规模种植雪顶红和其它辅助中草药,可谓事儿多多。

    “芸姐,咱们回家吧!”赵铁柱说。

    郭晓芸想到神农镇春风大酒店的事儿也特别多,需要回去处理,于是点点头,跟着赵铁柱下电梯。

    从十楼下到一楼,两个人在电梯中沉默不语。当电梯下到了七层时突然晃荡起来,吓得郭晓芸连忙像小猫似地钻进赵铁柱的怀里。

    赵铁柱连忙抱紧郭晓芸,哪里知道一抱,两个人的身体更亲密接触。赵铁柱只感到自己的胸膛被两团柔软挤压着,不经意地看过去,立时眼睛定住了。

    真是好大好白好圆,跟刚出笼的馒头还要诱人,赵铁柱感到眼睛发花了。不能再看了,再看身体就有些不受控制。这个郭晓芸,浑身散发着熟稔妩媚的气质,让自己无可抵挡。

    “铁柱,我好怕啊!”郭晓芸感到电梯越来越抖晃,吓得玉容失色,浑身颤抖,与赵铁柱更是贴的紧紧的。赵铁柱也自然地将她抱得紧紧的,安慰说:“芸姐,别怕,一会儿就到一楼了。”

    郭晓芸看到赵铁柱遇事不慌,沉着镇定,不由得暗自高看他三分。

    电梯到了一楼,停止了抖晃,原来是虚惊一场。电梯门开了,赵铁柱搂抱着郭晓芸走出电梯。准备松开手时,哪里知道郭晓芸主动将嘴唇贴在他的嘴唇上,开始热吻起来。

    郭晓芸发现,赵铁柱就是她的安全感,最近她忙酒店的事儿昏头转向的,而且一个人很寂寞很孤独,许多事儿只能自己扛着。虽然自己变得坚强,可其实那是表面的,她不喜欢自己成为女汉子,她需要一个能够呵护她疼她的好男人。

    而赵铁柱今天的表现太帅了,帮自己盘下了这幢大楼做酒店。这规划又那么好,圆了自己将春风大酒店往市内拓展的美梦。

    郭晓芸发现自己离不开赵铁柱,越来越需要他,也就情不自禁地献吻了。

    两个人热吻之后,都有些情不自禁,很想酣畅淋漓一回。

    不过因为是在一楼大厅,大门是玻璃门,外边马路上的行人可以透过玻璃门看到里面的情景。郭晓芸有些顾忌,对着赵铁柱说:“铁柱,咱们换个环境吧!”

    赵铁柱也觉得放不开,因为马路那边不时有人朝这边看过来。

    “铁柱,要不咱们回镇上的春风大酒店吧!”郭晓芸提议说。

    可赵铁柱觉得没这必要,正在兴头上。想了想,突然记起了什么,对着郭晓芸说:“芸姐,我有办法,快跟我去地下一层。那里没人看见,安静的很。”

    郭晓芸一听来了精神,是啊!地下一层是最幽静的,最适合两个人办事儿,于是跟着赵铁柱走安全楼梯下到地下一层。

    赵铁柱打开了地下一层的照明开关,立时地下一层亮如白昼,雪白一片。

    “这地下一层竟然有许多房间,咱们去那边。”赵铁柱边说边带着郭晓芸往一间别致的房间走去。那房间的门上贴着一块不干胶,上面是三个字“样板间”,十分醒目。

    推开了门打开了灯,更让两个惊喜的是,这样板间其实就是一个卧室,里面有一张双人沙发床。看到了这柔软的床,两个人立即条件反射地躺倒在床,感到浑身轻松。

    “铁柱,今天咱们累一天了,能躺在这里休息一会儿,真好。”郭晓芸说。

    “芸姐,我给你按摩按摩吧!”赵铁柱看到郭晓芸一脸疲乏,主动说。

    郭晓芸点点头,赵铁柱于是按摩起来。内力按摩无比舒爽,很快郭晓芸就爽的不行。

    等赵铁柱停住手时,郭晓芸却一把抓住他的手,往自己的前面一放。赵铁柱立时感到又柔又滑,舒爽无比,妙不可言。

    “铁柱,姐是个女人,需要男人。你如果想,姐现在就是你的人。”郭晓芸说完,就趴在床,摆着一个诱人的姿势,同时抛来一个媚眼。这媚眼就像钩子,一下子将赵铁柱的心牢牢地勾住了。

    赵铁柱哪里还能控制的住,就像仙女山的野狼一般扑了过去。很快卧房里,漾起了阵阵高吭的声音……

    近两个小时后,两个人才恋恋不舍地云收雨散。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钟,赵铁柱想到必须离城回村了,于是起了床,感到浑身舒畅。**之后,郭晓芸浑身酥软,哪里能起得来。倒是赵铁柱心疼她,将她背起。

    “铁柱,都怪你凶的像老虎,幸好我没做你媳妇,不然准被你折腾死。”郭晓芸伏在赵铁柱的背后,给了一粉拳。

    赵铁柱感到这粉拳捶在身上跟挠痒痒一般舒服,于是说:“芸姐,我是老虎,那你就是母狼。你看看我身上,到处是你的杰作。”

    郭晓芸这才发现了赵铁柱的肩膀上,胸膛上,臂膀上都是自己的牙印。刚才也是实在承受不住,为了缓解疼痛,就狠狠地对着赵铁柱的身体下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