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再遇陈思琼
    赵铁柱左手持板刀,右手持铁锤,变得虎虎生威。

    另外持钢管和短剑的两壮汉看到了,胆战心惊,一个个不敢上前。

    人贩子头目看到了,气急败坏地对两个壮汉吼着:“你们草包,还不快给老子冲。只要废了那小农民,老子每人赏你们五千块。”

    两个壮汉替人贩子头目卖命,就是为了钱。一听说有五千块,也就不顾危险,不要命地朝着赵铁柱进攻。

    赵铁柱左手持板刀,一把挑开了一个壮汉的短剑。右手持铁锤,一锤砸断了一个壮汉的钢管。

    两壮汉想开溜,赵铁柱抬起鞭腿,一个秋风落叶扫,将两个壮汉扫倒在地。这两个壮汉像滚萝卜似地滚向山路下面的斜坡,坡上有许多锋利的石头,扎得两壮汉头破血流,伤痕累累。杀猪般的惨叫一浪高过一浪,打破了这幽静的山野。

    “爸爸,您比电视上的侠客还要神勇。”小花看到赵铁柱制服了四个持凶器的壮汉,不由得高声欢呼。这会儿,小花跳下了车,朝着赵铁柱奔过来。

    人贩子头目对赵铁柱恼羞成怒,这会儿从腰间拔出手枪。趁着赵铁柱没有任何防备,开始放黑枪。

    赵铁柱只看到小花朝自己奔过来,喊着“爸爸”。赵铁柱张开双臂,将小花紧紧地抱住。

    “小农民,你打伤了老子四个小弟。这一枪,老子让你进阴曹地府。”人贩子头目边说边要扣动扳机。

    在人贩子扣动扳机时,意外的事儿出现了。

    “砰”地一声枪响,人贩子头目持枪的手臂被一颗子弹击中了,鲜血溅满一地,人贩子头目的手枪坠落地上。

    人贩子头目抬头看过去时,吓得双腿发软。但见一个身穿黑色警服的女警持着一把精致手枪,赫然出现在眼前。

    看到警察来了,人贩子头目想逃之夭夭,但很快有两个高大的男警员堵住他的前后退路。一把锃亮的手铐拷住了他的双手,人贩子头目落网,精心策划的拐卖儿童罪恶计划彻底泡汤。

    那四个被赵铁柱打伤的壮汉,也一一被另外两个男警员们用手铐拷住。金杯车上十二名被拐儿童成功获救,大快人心。

    赵铁柱大难不死,得益于眼前的女警。当他看到了女警时,此时女警也在看他。目光交错的一刹那,两个人竟然同时出声“是你!”

    原来这女警不是别人,正是丰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队长陈思琼。这陈思琼赵铁柱曾认识,这个火爆警花,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的命,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

    而陈思琼在接到雪莉报案后,亲自部署警力,奋力追击。在关键时刻发现人贩子头目要危害赵铁柱安全,果断开枪,让赵铁柱化险为夷。

    “这么巧啊!咱们去一边谈谈。”陈思琼边说边朝着山路边的一处树林说。

    赵铁柱看到小花有男警员照料,于是跟着陈思琼进入小树林。

    “赵铁柱,我问你,你这功夫是从哪学来的?”陈思琼刚才看到四个手持凶器围攻的壮汉被赵铁柱揍得哭爹喊娘,对赵铁柱刮目相看的同时,忍不住地追问赵铁柱功夫的秘密。

    赵铁柱哪里能够把自己修炼神农玄功的秘密说出来,只能玩忽悠:“陈队长,我自小出生在仙女村。村后一个道观,里面有个道长。我从小跟着道长学习武功,也就练了一点防身之术。其实只是一点皮毛而已,根本不能算功夫。”

    “你一个人将四个壮汉打得落花流水,还不能算功夫?我问你,你究竟学的什么功夫?快如实交代。”赵铁柱越低调,陈思琼越是感兴趣。

    陈思琼稍微来晚了一些,没有把赵铁柱痛扁四个壮汉的情景看到,只看到人贩子头目要放黑枪。这最精彩的场面错过了,陈思琼这会儿缠住赵铁柱,一定要问个水落石出。

    赵铁柱绝不能把神农玄功的秘密说出来,于是继续玩忽悠:“陈队长,其实就是道家的一些强身健体术,根本不能和你的擒拿格斗相提并论。对了,我还有事儿,得走了。”

    赵铁柱边说边要离去,陈思琼正在兴头上,哪里肯让赵铁柱走出树林,连忙一把拦住去路,对着赵铁柱说:“你休想搪塞过去,快表演一段功夫。如果你忽悠我,姑奶奶饶不了你。”陈思琼边说边故意摸了摸腰间的那把精致手枪。

    赵铁柱看到陈思琼在摸枪,心想这个暴力女警花不好惹,只能表演一段吧!不过绝不能表演神农玄功任何功夫,但不表演也不好搪塞过去。赵铁柱情急之中灵光一闪,对了,何不表演五禽戏。

    这五禽戏并不属于神农玄功,而是自己就读中医药大学时,老教授在教给自己中医药学之余,教给自己防身健体术,也就是五禽戏。

    赵铁柱反正对五禽戏的功夫练得娴熟自如,于是在树林里表演起来。

    陈思琼看到赵铁柱时而如猛虎猛扑呼啸,时而如小鹿愉快飞奔,时而如猿猴左右跳跃,时而如黑熊漫步行走,时而如鸟儿展翅飞翔。一套古武五禽戏的真功夫以柔克刚,以静制动,刚柔相济,让赵铁柱浑身散发阳刚之气,虎虎生威。

    “怎么老模仿动物,该不是在我面前耍花架子吧?看得我眼睛都花了,你想忽悠我,没那么容易。不如验证一下,咱们过招试试。”陈思琼看不懂五禽戏功夫,只认为是花架子,缠着要和赵铁柱过招,探探这功夫虚实。

    赵铁柱没办法,只能陪着陈思琼过招。心中想:竟然小瞧五禽戏,看来得露点真功夫,让她心服口服。

    让陈思琼没有料到的是,赵铁柱的功夫根本不是花架子。几个回合下来,陈思琼就有些招架不住,累得口中气喘,越来越处于下风了。

    “啊呼啊呼”陈思琼开始喘气了。和赵铁柱过招,感到和高人比武,不累才怪。她喘气时,傲人的前面一起一伏,让赵铁柱联想仙女村外的清水河,跟涨潮的波涛一般汹涌澎湃,不由得眼睛瞪得浑圆。

    陈思琼看到赵铁柱盯着自己的前面猛看,不由得又羞又急,连忙娇喝一声:“小坏蛋,看我的腿。”

    陈思琼边说边抬起右腿,朝着赵铁柱猛踢过来,这一踢几乎将陈思琼整个身体的力量都使出来了。赵铁柱真没想到陈思琼这么暴力,心想必须压制一下她。这是一头女暴龙,只有把她驯服了,才能够乖乖地任由自己驾驭。

    想到这里,赵铁柱暗暗运行神农玄功,不躲不闪。在那腿踢过来时,赵铁柱瞅准时机,双手一掐,正好掐住了陈思琼的脚踝。

    “啊——”陈思琼突然感到自己的脚踝骨被老虎钳子钳住似的,疼得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

    不过陈思琼仍不服输,她抡起拳头朝着赵铁柱的头部砸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