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 神农连环针
    赵铁柱新的病理解释让许灵芸和刘丽君大为震惊,一般医院的诊断都说是骨髓坏死,或者说是机体组织细胞坏死。还有的说是瘫痪绝症,永无治愈的可能。

    “铁柱,那你有办法治愈吗?”刘丽君忍不住地问。

    赵铁柱头脑中浮现出《神农百草经》,立时里面治疗经络阻塞的方法历历在目。其中有一套神农连环针,让赵铁柱大喜过望。

    这神农连环针,是以气御针,连扎三针,一针是气针,一针是通针,一针是补针。这三针连环扎入,能起到气血通畅,妙针回春的效果。

    赵铁柱对着刘丽君、许灵芸大声说:“丽君,婶,我只用银针就可治愈。”

    赵铁柱话一出口,母女俩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铁柱,这怎么可能?就几根银针也能把我爸三年的瘫痪治好?”刘丽君睁大了眼睛看着赵铁柱。

    “年轻人哪!你叔的瘫痪早就被医院判定不治之症,只用银针治疗,行得通么?”许灵芸一脸难以置信。

    刘宝贵这会儿摇头叹息:“三年了,用各种方法治疗都不管用,用银针能有啥效果呢?”

    面对三人的质疑,赵铁柱丝毫没有丧失信心,他相信《神农百草经》中的医术。这会儿他对着三人说:“叔、婶、丽君,你们难以置信我能理解,不过我这施针手法和普通针灸不一样,待会你们就能够看到效果的。”

    赵铁柱说得十分坦诚,也十分自信。虽然三人半信半疑,但都愿意给赵铁柱一个治疗的机会。

    接下来,赵铁柱给刘宝贵治疗瘫痪开始了。

    赵铁柱从衣兜中掏出针灸盒,取出六根银针。他让刘丽君去最近的药店买一瓶医用酒精和一包酒精棉来,刘丽君立即准备去了。这会儿,赵铁柱又让许灵芸脱去刘宝贵的上衣和裤子,全身只穿着一个大裤衩。

    做好了这,赵铁柱开始给刘宝贵的膝关节处按摩起来。这是扎针前的预备工作,主要是让扎针的部位通经活络,活血化瘀。

    刚刚按摩完了,刘丽君就拿着买到的一瓶医用酒精和一包酒精棉过来了。

    “铁柱,你需要的东西我买回来了。”刘丽君边说边递过来。

    接东西时,因为面对面,赵铁柱看到刘丽君在啊呼啊呼直喘气。原来她跑着去附近药店买东西,这会儿随着她喘气,她傲人的前面一起一伏,让赵铁柱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不想赵铁柱这么一多看,被刘丽君发现了。刘丽君脸微微一红,不过她很快提醒赵铁柱说:“这会儿该给我爸治疗了吧!”

    赵铁柱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点点头说:“马上开始。”

    接下来,赵铁柱用酒精棉给六根银针消毒。消毒之后,来到了床边,让许灵芸将刘宝贵的双腿伸直,左右两手各持银针,开始施展神农连环针。

    许灵芸和刘丽君吃惊的看到,赵铁柱施展银针娴熟自如,手法麻利。赵铁柱左右两手同时将一枚银针扎进经络阻塞处,这是最为关键的一针,决定了治疗的成败。

    赵铁柱绝不是单纯的扎针,这会儿暗暗动用了神农玄功炼气功,这炼气功拥有极强的真气。赵铁柱用真气御针,阵阵真气通过按压银针末端渗入阻塞的经络中。

    “啊,好痛!”刘宝贵感到膝盖处阵阵灼痛,忍不住地惨叫起来。

    许灵芸和刘丽君担心极了,心想这下惨了。但很快,刘宝贵没有再喊痛了,而是重重地呼了一口浊气,好像把刚才的痛苦给呼出来。

    这种明显的变化,其实是赵铁柱在短短十二秒钟,将阻塞的经络用真气化解,让经络血液通畅起来。

    接下来,赵铁柱并不能停。这神农连环针就是要连着扎针,必须酣畅淋漓,一气呵成才有效果。

    赵铁柱顾不上额头渗满豆大的汗珠,双手各持银针,以极快的手法对着膝盖上方的经络扎了一针。这一针是通针,进一步打通阻塞经络,让血液更畅通无阻。

    在施用通针之后,赵铁柱又施展补针。这补针扎在膝盖下方的经络上,起到补足气血的作用。

    赵铁柱因为每一针都消耗了大量真气,这会儿他感到有些乏力。尤其是额头上渗满了豆大的汗珠,后背的汗水将衣服浸透。刘丽君看到赵铁柱为了给爸爸治疗,流了这么多汗,连忙掏出手纸巾,亲自给赵铁柱擦汗。

    赵铁柱本来人困体乏的,就差点支持不住了。不想被刘丽君擦汗,他感到额头、脸颊被刘丽君柔柔的手指划过,十分舒服。鼻子中闻到了很好闻的香气,这是刘丽君因为和赵铁柱身子靠的很近,她身上散发的香味儿。

    这香味儿很淡雅,很怡人,赵铁柱闻到后,精神一震。以气御针便有了动力,虽然额头脸颊的汗水像放水似地淌,可赵铁柱越来越精气神十足。

    刘丽君看到赵铁柱不顾疲乏地给爸爸精心治疗,更是给赵铁柱擦汗。看到他嘴唇干燥,连忙从卧房桌子上拿起一瓶苹果醋,一手擦汗,一手给赵铁柱喂苹果醋喝。

    赵铁柱做梦也没有想到刘丽君会如此犒劳自己,有美女记者擦汗和喂水,这让他更是拥有无穷动力治疗。

    赵铁柱喝完了苹果醋,浑身气力饱满,体力充盈。以气御针越来越顺畅,神农连环针施展得恰到好处。

    三十分钟后,赵铁柱停止了以气御针。刘丽君满以为赵铁柱会立即拔针,但赵铁柱却对她说:“丽君,把那瓶酒精递过来。”

    刘丽君于是递过来,赵铁柱打开瓶盖,然后将酒精撒在了扎针的地方。立时一幕让人料不到的事儿出现了,但见刘宝贵左右膝盖各扎的三枚银针处渗出了乌黑色的血迹。这血迹越来越多,将六根银针染成了黑色。

    “太奇怪了,我爸爸的体内竟然有这么多黑血。”刘丽君吃惊地说。

    许灵芸也暗自吃惊,眼前的这个年轻小农民,针灸诊疗手法真是非同寻常。

    赵铁柱这会儿说:“丽君,这是你爸体内的毒气,积攒了三年,把这毒气排出来,病就平安了。”

    “真的么?哪有这么神奇啊?”刘宝贵这会儿有些不敢相信地反问。

    赵铁柱笑着对刘宝贵说:“叔叔,我拔针后,您可以下床走路试试。”

    赵铁柱说完,就以极快的手法拔针。眨眼功夫就将六根银针拔出来,然后用酒精棉擦拭血迹消毒,装入针灸盒中。

    这会儿,刘宝贵在许灵芸、刘丽君的注视下试着下床站立。刘宝贵试着用左脚着地,发现能得力,然后右脚着地,也发现能够得力。试着走路,许灵芸担心他,要扶一把,但被刘宝贵一个眼神阻止了。

    刘宝贵这会儿走了一小步,发现双腿没有疼痛感。试着走一大步,也发现没事儿,最后绕着卧房走了一圈,发现安然无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