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双喜临门
    “三年了,终于可以下床了。”刘宝贵欣喜若狂,仿佛黑暗中见到了光明。

    许灵芸和刘丽君这会儿彻底对赵铁柱出神入化的医术刮目相看了,母女俩惊叹的声音不绝于耳。

    “真是神医配神针,妙针回春!”许灵芸高度赞誉。

    “铁柱,你这医术,简直是华佗在世,起死回生。”刘丽君这会儿看赵铁柱的眼神水波流盼,发现赵铁柱比任何时候都帅,对赵铁柱的医术佩服的五体投地。

    刘宝贵被赵铁柱奇迹般地治愈瘫痪之症,不由得紧紧地拉着赵铁柱的手,感激不已。当从刘丽君口中得知赵铁柱是仙女村的小农民赵铁柱,而且在市内开了一家神农百草堂药堂,生意红红火火时,不由得更是对赵铁柱竖起拇指夸口:

    “真是农民小神医啊!我这条命,本来要去阎王爷那报道的,却被你硬生生地拉回来了。如此救命之恩,定当涌泉相报。请问治好我的病,需要多少诊金?”

    刘丽君在一旁也说:“铁柱,不瞒你说,我爸不喜欢欠人人情,你尽管开口。”

    许灵芸也插话说:“小神医,治病赚钱,天经地义,你治好了丽君他爸,我们家绝不会亏待的。”

    但赵铁柱这会儿头皮麻麻的,整个人晕晕的。原来是以气御针消耗了几乎全部精气神,“咕噜噜”赵铁柱的肚子提起了抗议。

    赵铁柱有气无力地说:“我不需要诊金,你们只要管一顿饭就行。”

    赵铁柱这么一说,三人才知道他饿得慌。于是不再提付诊金的事儿,刘宝贵和许灵芸让刘丽君给赵铁柱泡茶,他们则去厨房忙着做饭菜去了。

    爸妈去厨房忙碌,刘丽君这会儿给赵铁柱泡了一杯碧螺春茶。让赵铁柱坐在堂屋的椅子上,这会儿赵铁柱连端茶的力气都没有。刘丽君体贴入微,反正爸妈不在场,不如干脆喂茶给赵铁柱喝。

    赵铁柱呷了一口茶,感到口齿生香,回味无穷,精神得到舒缓。

    喝茶时,赵铁柱的眼睛无意中瞅向面对面的刘丽君,立时定住了。

    但见刘丽君的裙子领口有颗扣子松动了,因为面对面,赵铁柱很轻易地看到了衣领口里面的春光。他仿佛看到了两山夹一沟的诱人风景,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喉咙口犯起痒来,小腹处有些温温热热。

    这么快就来反应了,赵铁柱不敢再看下去了。如果再看下去,裤裆非支起帐篷不可,他可不想在刘丽君面前犯尴尬。

    赵铁柱克制自己不去看,只专心喝茶,很快将茶喝完了,感到一股热流在体内涌起,体力恢复了不少。

    刘丽君看到赵铁柱喝完了茶,准备拿着杯子离开,偏偏这会儿意外的事儿出现了。

    刘丽君家是老宅子,自然有老鼠。这会儿一只小老鼠贼溜溜地跑过来,撞到了刘丽君的脚上。刘丽君一瞅,发现是一只丑陋的小老鼠,吓得玉容失色。腿脚一软,整个地往前栽倒。

    不偏不倚,正好栽向赵铁柱。她坐在了赵铁柱的膝盖上,赵铁柱怕她摔倒,干脆双手将她搂住。不想这一搂,刘丽君整个人儿与赵铁柱的身体贴的紧紧的。赵铁柱感到自己的胸膛被两团柔软挤压着,感到弹性十足,极其舒服。

    眼睛也不由自主地看过去,再一次瞪得浑圆。这个刘丽君,裙领口大开,赵铁柱看到了那绝好的风景,立时感到身体迅速有了反应,下面很快就按捺不住了。

    这会儿尴尬的事儿出现了。

    刘丽君被赵铁柱搂了也就算了,可她感到小腹处有个东西让她十分难受,用手去握。哪里知道握住了不该握着的地方,立时触电般地缩回来,脸也臊得通红。

    赵铁柱被刘丽君无意中的一握,整个身子就像被电着了一般,僵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的脸唰地红了,呼吸也粗重起来。

    刘丽君连忙要脱开,可她浑身无力。而这会儿,恰好许灵芸、刘宝贵两人在厨房做好了几盘菜,各自端着菜往堂屋走来,口中喊着“开饭了!”

    两人进入堂屋,刚好看到了女儿坐在赵铁柱膝盖上,被赵铁柱搂抱的紧紧的。

    刘宝贵和许灵芸看到自家女儿和眼前的农民小神医赵铁柱如此亲昵,心中暗喜。两人将盘子端到饭桌上,双双拍掌称好。

    “双喜临门啊!咱家有福了!”许灵芸赞叹道。

    “丽君终于找到了中意的好男人,我这颗石头终于落地了。”刘宝贵十分畅快地说。

    刘丽君脸微微一红,但她很快想到带赵铁柱回家的目的就是让他当一回男朋友,以打消爸妈催着找男朋友的想法。想到这里,她释然了许多。这会儿反正爸妈在场,不如继续和赵铁柱表现的更亲昵一些。

    赵铁柱本来以为被刘宝贵和许灵芸发现后,刘丽君会很快从自己的膝盖上起身。却不想这会儿刘丽君双手扣住自己脖子,竟然当着爸妈的面,对着自己的额头重重地香了一口。

    这吻软软的,柔柔的,甜甜的,暖暖的,香香的,赵铁柱感到身子轻飘飘的,差点要飞上天了。

    刘宝贵和许灵芸看到女儿和赵铁柱如此亲昵,更是确定赵铁柱是刘丽君的男朋友了,这会儿看赵铁柱的眼神多了一丝异样。不仅仅是救命恩人,更是未来的女婿,自然更是热情地招待。

    这桌酒席真丰盛,有五香鸡翅、酥香藕夹、麻辣鸡脖、蕃薯饼、乡巴佬鸡蛋、烤土豆片、豆沙茄排等。刘宝贵还特意将一瓶上好的五粮液拿出来,给赵铁柱和自己斟了一杯。而许灵芸和刘丽君则喝葡萄酒,各自倒了一杯。

    “铁柱,刚才要不是你,我这条命就没了,这一杯我敬你!”刘宝贵边说边敬酒,赵铁柱也不客气,一饮而尽。

    许灵芸和刘丽君也跟着喝了一杯葡萄酒。

    喝酒之后,就是吃菜。

    这菜味道不错,赵铁柱连夸刘宝贵和许灵芸厨艺好,让刘宝贵和许灵芸不由得对赵铁柱很有好感。

    酒过三巡,刘宝贵好像心思重重,有许多话想说,可又没有说出口。赵铁柱看到刘宝贵有话憋着,主动地给他倒酒,并以晚辈的身份给刘宝贵敬酒:

    “叔,看您心思重重,肯定有难言之隐,我这做晚辈的也不好开口问。但我还是说句,不论发生啥事儿,只要人的生命还在,一切可以重头再来,天大的事儿也不算事儿。”

    刘宝贵非常赞同赵铁柱的话,好像遇到了忘年之交,连忙端起酒杯,和赵铁柱一饮而尽。喝完酒后,刘宝贵打开了心扉,说出了他曲折的人生经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