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营救叶子萱
    赵铁柱看得十分舒爽,准备走进神农养生堂时,无奈这会儿人群爆满,自己都挤不进去。

    赵铁柱心想:现场有雪莉管理,还有她聘请的新员工忙碌,加之有刘宝贵、许灵芸这对夫妇进行后勤管理,整个神农养生堂处于正常营业状态,不用自己参入了。

    自己还是安安心心做个甩手掌柜吧!赵铁柱在心里说。

    今天进城的目的完成了,自己不如离城回村,回去规划如何进一步扩大蔬菜和山竹药种植问题。

    赵铁柱准备离城回村时,恰好衣兜中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赵铁柱打开短信,发现是一条简短的信息:“我被黑中介囚禁,请帮我报警解困。”

    赵铁柱看到心里一惊,竟然有这样的黑中介,不由得回信息问道:“你在哪个黑中介?”

    很快短信提示音响起来,赵铁柱一看,发现是这样一行字:“大望路阳光写字楼。”

    “好!”赵铁柱简短回复,立即拨打了丰山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队长陈思琼的电话。很快电话接通了,赵铁柱将自己收到短信息的事儿告诉了陈思琼。陈思琼引起高度重视,连忙部署警力往大望路阳光写字楼开进。

    而赵铁柱也不闲着,因为自己所处的位置离大望路不远,他立即打了一辆的士,塞给司机一张百元大钞,让他火速赶往大望路阳光写字楼。

    很快到了阳光写字楼,发现写字楼大门口有两个高大魁梧的保安用犀利的眼神打量着自己。其中一个保安质问:“来这里干什么的?”

    赵铁柱说:“我是来求职的。”

    保安看到赵铁柱一个小农民,农民工进城,肯定是找一些力气活儿,于是对着赵铁柱说:“你去三楼职介所。”

    赵铁柱点点头,于是进入阳光写字楼。

    这写字楼总共只有六层,并没有安电梯。赵铁柱一口气上到三楼,在楼梯拐角,他发现有个标识牌。上面写着:“应聘普通工人上三楼职介,应聘文员会计的上六楼职介。”

    竟然分为两个职介,这个求救的人在哪个职介呢?赵铁柱快步走到三楼职介门口,朝里一瞅,发现是许多农民工在里面,就一个大屋子,不可能是求救的人困在这里。

    三楼排除了,赵铁柱立即赶往六楼。

    到了六楼,赵铁柱一眼就看到一间大门紧闭着。奇怪,这大白天的不是职介所么?怎么关门了,和三楼的完全不一样。

    赵铁柱感到蹊跷,悄悄凑近大门。虽然门关得严严实实,但赵铁柱将耳朵贴到门边,很快听到了里面有个邪恶的声音:“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来到这里,就由不得你了。”

    “你们这帮黑中介,刊登虚假广告诱人上钩,绑架限制人身自由,你们这么做,警察会严厉查处的。”一个似曾熟悉的女声痛斥起来,赵铁柱挠了挠脑袋瓜子,可还是听不出是谁。

    “啪”地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传来。紧接着,那女人的惨痛声传来。赵铁柱听着十分不忍,怎么这声音听起来越来越熟悉啊?难道是……

    “不老实是吧!就让哥几个玩玩潇洒。”那个邪恶的声音传来,引来几个猥琐的男声音。赵铁柱判断,这里面至少还有四个男人。

    “啊!不要,不要啊!”那女人惨痛之后,又失声地喊起来。

    “这回由不得你了,哈哈哈,长得不赖,让老子摸摸。”又是那个邪恶的男声传来。

    “你们这些畜生,禽兽。”女人刚刚痛斥一句,就唔唔唔起来,好像是嘴巴被堵住。

    赵铁柱再也不能听下去了,他从那越来越激烈的唔唔唔声就感到事态严重,尤其是耳边传来了那个邪恶的声音“你们几个别急,让我尝鲜,一个个轮着来。”

    然后耳边传来了一声邪恶到极点的笑。

    必须出手,再不出手,那女人就会被这帮禽兽给糟蹋了。

    说时迟那时快,赵铁柱一脚踹开大门,势如猛虎,其疾如风。他一眼就看到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趴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就像一头猪要拱掉一朵鲜花。

    赵铁柱抬起一脚,朝着那中年男人的屁股后面一个爆踹。赵铁柱这一踹,力大无穷,竟然一脚将那中年男人给踹飞起来。

    “扑通”一声,那中年男人踹飞之后,就像一头肥猪似地砸在地板上,正好砸了一个猪啃泥。上下两颗大门牙被磕掉了,鲜血直流,地面上嫣红点点,就像火红的花儿一般盛开。

    杀猪般的惨叫一阵高过一阵,回荡整个大房间。在场的四个同伙男人看到了,无不目瞪口呆。

    那女人本来要被这群禽兽糟蹋的,却不想来了大救星。她抬起头一看,立时惊喜地喊出声“铁柱哥。”

    赵铁柱这会儿也认出了女人,喊着“小叶子,怎么是你?”

    原来这女人是叶子萱。

    那个中年男人被磕掉四颗门牙,惨叫之后,他忍住疼,对着四个目瞪口呆的壮汉吼着:“你们他妈的发什么呆,还不快动手扁他。”

    经中年男子提醒,这四个壮汉就像四只跳蚤一般将赵铁柱围困起来。仗着人多势众,对赵铁柱拳打脚踢。

    “铁柱哥,小心,快躲开。”叶子萱看的触目惊心,连忙提醒。

    但赵铁柱偏偏不躲不闪,这四个壮汉,压根在眼里不算事儿。而这会儿,那个中年男子一脸鄙视地低吼:“小农民,竟然搅黄老子的美事儿,很快让你跪着喊老子爷爷求饶。”

    这时,两个壮汉左右夹击,各自抡拳朝赵铁柱劈头盖脸打来。赵铁柱以闪电之速伸出双手,很轻易地扣住了两壮汉抡拳头的手腕。稍稍用力一掐,咔吧咔吧两声,两壮汉的手腕骨被掐碎了,疼得两壮汉龇牙咧嘴。

    而这个时候,赵铁柱前后两个壮汉抬起腿朝腹部和背部踢来。好家伙,赵铁柱疯狂爆发。他稍稍运行神农玄功,将掐住手腕的两壮汉猛地推了出去。

    大快人心的事儿出现了。

    但见两个壮汉被另两壮汉爆踹,疼得惨叫不止。

    在另两壮汉没回过神来,赵铁柱再次爆发。抡起神农大力拳,朝着两壮汉的头部砸来。

    “叭叭”两声巨响,正好砸在壮汉的头部。立时两壮汉的鼻子被砸塌,眼睛被砸凹陷去了,嘴巴被砸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