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白得一口鱼塘
    赵铁柱更是用心地带着二毛将这些神农解毒散撒到鱼塘。

    张雯雯和张桂花看着赵铁柱一脸沉着镇定,不由得相视而笑。

    “咱儿子沉得住气啊!好样的。”张桂花在张雯雯面前夸赞赵铁柱。

    张雯雯也夸赞说:“阿姨,铁柱哥真的很棒,那个讨厌的钱一刀无论怎么讥讽,铁柱哥都不理他,只专心地做事儿。”

    在张桂花和张雯雯的夸赞中,赵铁柱带着二毛将配制的神农解毒散全部撒在鱼塘里。立时,一幕让人不敢相信的事儿出现了。

    但见这些本来肚腹朝天,奄奄一息的胭脂鱼,嘴巴开始张大,不停地吞着这些浮在水面上的神农解毒散。那些吞了神农解毒散的鱼儿,身子开始摇晃起来。紧接着,从嘴中吐出了紫色的草来。赵铁柱看到,那正是醉鱼草的残留物。

    这些鱼儿将醉鱼草吐出来了,一个个变得活跃起来。刚才是肚腹朝天的,吐出醉鱼草后,就肚腹朝下,开始正常游动。

    观看的人群刚才还替赵铁柱捏了一把汗,这会儿看到鱼儿奇迹般地恢复了正常,全部对赵铁柱刮目相看。一个个竖起拇指高声赞叹:

    “铁柱牛人啊!”

    “铁柱是神医。”

    “铁柱是极品小兽医。”

    ……

    张桂花当场高呼:“咱家儿子给祖宗争光了。”

    “铁柱哥,你的医术越来越牛叉了!”张雯雯也欢呼雀跃。

    二毛这会儿双手竖起拇指,对着赵铁柱高声夸口:“老大,你这是神医配神药,药到毒除。”

    钱一刀做梦也没有想到赵铁柱竟然奇迹般地将鱼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他想到刚才激将赵铁柱打赌,这回自己输了,得将祖传的鱼塘给赵铁柱,不由得一阵失落。趁着人群在称赞赵铁柱时,他想钻空子溜掉。

    可张雯雯眼尖,看到钱一刀要开溜,连忙大声说:“钱一刀,你还没兑现赌注呢!”

    张雯雯当众一说,立时二毛注意到钱一刀开溜,赶紧快步上前,堵住钱一刀的去路。

    二毛为赵铁柱愤愤不平地痛斥:“姓钱的,不是刚才和我老大打赌么?怎么输了就要一走了之?”

    二毛这句话,让钱一刀无地从容。

    乡亲们也注意到钱一刀要开溜,一个个抡起拳头,人人喊打,纷纷要求钱一刀现场兑现赌注。

    钱一刀不得不耷拉着脑袋,乖乖来到赵铁柱面前,对着赵铁柱说:“赵铁柱,我输了,按照赌注,我那祖传的野鱼塘归你了。”

    赵铁柱却说:“钱一刀,你口头将鱼塘让给我可不能算数,得当众立个字据,白纸黑字,签字按手印才有效。”

    钱一刀听赵铁柱这么一说,只得点头照办。

    张雯雯这会儿准备好了纸和笔,钱一刀亲自写上将祖传野鱼塘让给赵铁柱,立字为证,永不反悔等字样,还签了字按了手印。

    赵铁柱接过了钱一刀的鱼塘转让字据,就像获得了一笔宝贵的财富一般,十分快慰。

    而钱一刀则十分落魄地离开人群,往村里走去。

    钱一刀想想如意算盘落空,偷鸡不成蚀把米,对赵铁柱暗暗嫉妒起来。

    “姓赵的,这次你赢了我的祖传鱼塘,也别得意,老子不会让你养鱼这么如意的,一定会让你栽个大跟头。哼哼,咱们走着瞧。”钱一刀很不服气地暗自吐出话儿来。

    钱一刀只顾嫉恨赵铁柱,压根就不注意走路,一不小心,一头撞在了一棵刺槐树上。额头上起了一个大包,鼻子也被撞塌了,眼睛被一根刺扎了个正着。

    钱一刀忍不住地惨叫起来,这惨叫声传出好远,被乡亲们听到了,纷纷看过来。当他们看到钱一刀走路被撞瞎眼时,一个个十分解气地骂道:

    “杀千刀的钱一刀,坏事做多了,活该走路撞瞎眼。”

    “这是报应,谁叫那姓钱的对铁柱不安好心。”

    钱一刀丢人现眼,捂住眼睛跌跌撞撞地回村。经过村部时,正好被村长钱大富看到了,钱大富看他鼻青脸肿捂住眼睛的惨样儿,连忙问是咋回事。钱一刀支支吾吾,最后经不住问,只得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

    钱大富一听侄子将祖传的野鱼塘输给了赵铁柱,不由得大为火光,指着钱一刀的鼻子破口大骂:“你比小富还败家,输掉祖传产业,愧对钱家祖宗啊!”

    钱一刀被叔叔骂了一个狗血淋头,更是灰头灰脸地往家里走去。

    钱一刀这一次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啥错,而是更增添对赵铁柱的嫉恨,在心底里暗暗筹划起破坏赵铁柱致富的事儿来。

    赵铁柱成功利用神农解毒散救活鱼塘所有胭脂鱼,这会儿,二毛的手机响了起来。二毛一接听,是野味鱼庄汪静的声音。

    汪静直接抱怨起来:“二毛,你怎么搞的?都快九点钟,怎么还没把鱼运过来?”

    二毛想起刚才撒的谎,连忙说:“汪总,我这车在路上,还在修呢!”

    不想汪静这会儿不耐烦了:“修修修,再这么修下去,我这鱼庄损失谁来陪?我要找铁柱问清楚,看究竟是咋回事?”

    二毛第一次遇到汪静发火,立时有些畏惧,用求助的眼神看着赵铁柱。

    赵铁柱连忙接过电话,对着汪静喊了一声“汪姐”。这一声汪姐让汪静的火气降下了一些,不过她还是对着赵铁柱抱怨说:

    “铁柱,你是咋搞的,为什么今天运鱼过来这么难啊?野味鱼庄的鱼告急,顾客们排着队等着品尝鱼呢!你要是不及时送过来,我这鱼庄生意怎么做下去啊?”

    赵铁柱听到这里,连忙安慰道:“汪姐,别担心,今天情况的确有点意外。不过作为补偿,我加大供应量,给你送四千斤鱼过来。”

    “什么?你今天能送四千斤,太好了!”汪静一听说赵铁柱送四千斤,可是比平常两千斤多了一倍,不由得眉开眼笑。

    赵铁柱却笑着说:“这两千斤就当做我补偿汪姐的,的确是我没有管理好鱼塘,是我的错,不怪二毛,我向汪姐赔不是。”

    赵铁柱如此诚恳,主动认错,这让汪静不由得对赵铁柱增加了不少好感。真没想到赵铁柱这么实诚,和他合作是一件舒心的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